艺文志频道
您当前的位置:中国环境网>艺文志

谁见圣人独往来

2018年06月13日作者:温亚军来源:中国环境网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

  在诸多的大山名岳中,东莞樟木头的观音山最高峰双面髻山海拔790米,的确不算太高。可是,观音山有座世界最大的花岗岩观世音菩萨圣像。且此山与菩萨同名,充满了灵性与神圣,由此而享誉大江南北,也是努力地诠释着“山不在高,有仙则名”。

  据风景区董事长黄淦波先生介绍,观音山国家森林公园建成时,择极具灵气的花岗岩,靠人工雕琢,历时三载,终请成净高33米、重达3000多吨的世界最大花岗岩观世音菩萨圣像。圣像雄踞观音山顶,端坐须弥莲座之上,头戴宝冠,身着天衣,肩披帔帛,胸饰璎珞,左手持净瓶,右手结无畏金刚印,古朴典雅,栩栩如生,是不可多得的极具盛唐风采的石雕艺术精品。目前,观音寺已初现百年前古寺景象,大悲殿、财神殿、古鼓楼、古钟楼等已全部建成,是整个森林公园景区的核心。山上的原始次森林苍茫连绵,独具自然生态特色,美丽的自然风光和浓郁的佛境气氛,使观音山蒙上一层神秘的色彩。在景区工作了二十多年的黄董事长,对观音山的角角落落如数家珍。站在巨大的观音像前广场,他用生动引人的故事讲述完佛祖修行的艰难过程,以及颇具传奇色彩的观音圣像落成典礼。那一刻,在观音普萨无处不在的眼神注视下,内敛、自省,乃至敬畏之心油然而生,仿佛我的思想被拂去了尘埃,升华了,转向自然界所有的生物,转向事物普遍的体系,转向主宰一切的神圣。

  黄董事长打断了我的思绪,对沉浸在神圣氛围中的我们说,这些不是迷信,而是宗教,是信仰。

  信仰是一个人的自由,当然也需要一定的勇气。每个人在当初鼓起勇气,顶住各种外在的困顿,以最热忱、最诚挚的心态去追求自己的信仰时,会克服一切困难,沿着自己选择的道路一直坚持走下去。那么这个人的一生是有目标的,有追求的,也是充实、享受的一生。

  是啊,信仰不是迷信。

  观音山独有的“三圣殿”能够说明一切。三尊圣人——老子、佛祖、孔子共享一殿,他们各自宏阔的思想论及宇宙、自然、事物、法则……

  老子是道家性命双修的始祖,讲究虚心实腹、不与人争的修持;以“道”解释宇宙万物的演变,“道”为客观自然规律,同时又具有“独立不改,周行而不殆”的永恒意义。总结出自然界“道法自然”。

  佛祖释加牟尼缘起性空,心性生万物;万事万物都是人心中的执念产生的,而心中无执念则为空,空中有大智慧,空中有大法力;无我,靠自力解脱生死烦恼忧愁悲伤痛苦,乃至涅槃。佛教的基础是信念和智慧,是普渡众生。

  孔子的儒家思想是做人要“仁”,处理家庭事物要“孝”,对待国家要“忠”,遇到冲突要“忍”,做事情要“中庸”,学习要“道统”。总之是教你如何为人处世。

  能说这三大圣人的思想是迷信?!

  世间的一切事物都处在持续不断的变动之中,没有任何东西能保持一种永久不变的形态。我们对外界事物的感受,也同事物本身一样,经常在变动。他们不是走在我们的前头,就是落在我们的后头;或者使我们回想一去不复返的过去,或者使我们憧憬往往难成现实的未来。世上没有任何一种能使我们的心永远寄托的固定不变的东西,因此,我们在世上所能享受到的,只不过是一些转瞬即逝的快乐。唯一能使我们感受到永恒的幸福,那就是信仰了。信仰能使一个人感受到真切的幸福存在。

  听着黄董事长声情并茂的讲述,看着环绕着观音圣像的绿色群山,还有起飞或者降落的白鸽,再有鲜花盛开的大地、暖暖的春意,在微微荡漾的春风里,即使人声喧哗,却也能被这种宁静、安详静静消弥。世间万物,唯在这样的时刻,如此和谐的统一。而此刻,我同样也感受到了黄董事长的幸福,景区员工的幸福,乃至我们所有人的幸福。

  从佛祖修行的故事中能够感知,许多人正是经历了多年的心灵震荡之后,他的精神才能振作起来,也才找到了自己的信仰,开始恢复他的人生常态,并感受到为应付逆境而积蓄力量的巨大价值。谁都知道,人的一生短暂却又漫长。既然这短暂的一生是一场接一场连续不断的考验,还有改变,那么这些考验或者改变采取什么形式就无关紧要了,只要它能达到预期的效果,那么,做不到放弃尘世的一切,何不学会放下一切妄念,可以不用像信徒那样苦心孤诣地修行,只要心中有信仰,面带笑容,以虔诚、真挚的心灵,心平气和地对待自己的人生,哪怕坎坷,哪怕坦途,享受到人生的乐趣或者说幸福,就够了。

  如果说抄心经,能使自己的身心沉静下来,做到心无旁骛,专心致志,也是一个心灵涤荡的过程。对于初次抄写的人来说,是做一件神圣的事情。我很享受这个过程。

  那么,面对一棵又一棵躺着或者竖立千年甚至近万年的巨大古木,你的心里可能不仅仅只有震撼,更应该感到震惊。它们无一不拥有黑黝黝的躯干,被剥落的树皮早已脱落风化不知去向,或许是重归了生命最原始的状态吧,只留下布满伤口或者腐化的主体,以一种坚韧和顽强的姿态挺立,或以不甘与不屈的形态匍匐于大地,等待最终的生命消散。无论挺立还是匍匐,我们都一眼能辨出那些树木历经的岁月有多么漫长,一个腐点,一个年轮都是生命的挣扎和成长。这些古木中,有四千四百多年黄帝曾孙帝喾时期的水松,还有近万年已变成硅化木的橡树,当然更多的,是我们没法知晓的时光……它们倒下后,被同样寂寞的泥土逐渐掩埋,被冷酷的风雪雨水侵蚀,在时光缝隙中,沉寂了千年、百年。有些沉寂终不为人知,而有些,则被人类寻找、发掘,清理出来,这些消失了生命的沉寂躯体,在人类的友善中,却以不朽,对,不朽!它们以不朽的精神再次屹立于这个千姿百态的世界。

  也是个充满爱,充满着幸福的世界。虽然信仰这个词并没有把我们每一个人都拢进怀中,但在我们的精神世界里,其实都有着自己的信仰。如同这些树,甘于沉寂而千百年不朽。

  临离开观音山这天,晨起,有雾。站在观景台上,沐浴在清凉的春风里,望着山下被薄雾笼罩的树木、花草,还有樟木头镇,从迷雾空隙泄露出来的阳光,薄纱一样,似有若无地铺洒在大地。远处山恋上的观音圣像若隐若现,眼前树林里的飞鸟流逝,山下镇子的喧哗尚无,一切显得朦胧而真实,神秘而真切。在南方短暂的春天里,这样细腻温婉的自然之美更为人着迷。我并无不舍之意,观音山是让人静之所地,那些浓郁的花香,绚丽的颜色,都一一纳入我的脑海,我只需一颗安静、简单的心,就可聆听它们,享受它们。

  也许,这才是我与观音山相遇最大的收获吧。

  


编辑:李莹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