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文志频道
您当前的位置:中国环境网>艺文志

风 陵 渡

2018年11月08日作者:衣璇玑来源:中国环境报

  公元1259年二月,早春,暮色在雪色中变淡。三骑快马疾驰急停在安渡老店门口,为首的少妇高叫店家准备两间上房。

  店小二赔笑:贵客光临,请都请不到,只是,小店早已客满,实在准备不出房间啦。

  这位着宝蓝色锦缎皮袄容颜端丽的少妇不耐烦听这店小二的。以她的江湖经验,她想,哼,托辞而已,不过是想趁着大雪封江阻路涨价捞钱。

  宝蓝色锦缎少妇认定店家耍的就是这种把戏,于是直接闯进店内查看。

  她一冲进去就落入二十多双眼睛里。二十多个天南海北的羁旅人烤着一堆大火准备熬过一个长长的黑夜。

  她们一进来,堂上人都眼前一亮。

  宝蓝色锦缎少妇身后,是两个十五六岁的少女和少年。少年神情粗豪,少女清雅秀丽,都着淡绿锦缎皮袄。那少女的脖颈,挂着一串明珠,每颗珠子都是小指头一般大小,发出淡淡的光晕。这串珠子,是曲灵风搜集来献给自己恩师黄药师的珍宝,黄药师在牛家村给了黄蓉。

  这少妇是郭芙,少女是郭襄,少年是郭破虏。姐弟三人奉父母之命去晋阳请丘处机后回襄阳,没想到,行到黄河边,被北方早春的雪拴住了脚。

  郭芙见了堂上情形,知道店家没有虚伪,也只能在这堂上将就一晚上。

  于郭芙郭破虏,于堂上那二十多个天涯四海客,这一晚不过是某一晚而已,跟许许多多之前渡过的夜晚也不曾有何两样。只有于郭襄,这一晚,将被拿出来单独标记,成为她生命里永远不可能忘记的一晚。

  这一晚,其实是注定命运的一晚。好多人的命运因为这一晚而改变了。郭襄今后半生的漂泊,峨眉派的创立,武当派的创立,张三丰成为张真人……

  这一场雪要绊住的只有郭襄。

  再过八个月,郭襄就十六岁了。

  也许是生下来就被杨过抱走的缘故,也许是喝过豹子乳和古墓里的玉峰蜂蜜的缘故,也许跟这些都没有关系,就仅是得了她外公黄药师的遗传而已,总之,这十五年中郭襄长成“小东邪”。

  她会私放在城头守夜睡着了而要被她爹爹斩首示众的军士,会把妈妈腕上的金钏儿偷来送给穷人家的女孩子,会和丐帮帮主鲁有脚成为忘年交,一块儿喝酒吃肉。她做着逾矩而随心尽情的事情,活得自由自在。

  而这十五年里,杨过学成剑魔独孤求败的剑术,一人一雕行走江湖,专行正义侠义之事,不经意间就闯出“神雕侠”之称号。

  而这个她一生下来就抱过她的男子,杨过,神雕侠,在这个风雪之夜,又和她迎头撞上了。他们之间经过十五年的时空距离,又要交汇了。命运有时候,怎么都避不开,有时候,又怎么都追不上。

  这个安渡老店内的四海客,竟然纷纷都知道“神雕侠”,其中好几个,竟然还亲身受过“神雕侠”的帮助。

  喝酒吃肉烤火,屋外大雪纷飞,这正是听故事讲故事的好环境好氛围。

  神雕侠的故事,郭襄一听就着迷,一听就心心相惜,一听就悠然神往。

  她不顾一切就跟着大头鬼去见神雕侠。直到见到面具后面那张清癯俊秀的脸。

  他说,你今年十六岁啦,生日是十月廿四,你生在襄阳,因此单名一个“襄”字,是不是?

  她说,我生下来的第一天,你便抱过我了,是不是?

  他没有回答她的话,却悠然想起,十六年前,十月廿四, 在襄阳,小龙女抱着一个婴孩儿和金轮法王大战……

  她生下来的时候,是杨过和小龙女生离的时间。她长到十六岁,是杨过和小龙女重聚的时间。她的意义,不过是一把时间的尺子,拿来计量杨过和小龙女分离聚首的起止。

  但是,她跳出了一把尺子的意义。

  敬仰,怜惜,爱慕,这些情感水到渠成,那风陵渡头的一夜围炉,那些话可不是白说的。

  对,那个黄河的渡头名字就叫“风陵渡”,那安渡老店就在风陵渡上,郭襄对杨过感情就从那个渡头开始。

  许多年后,她已经创立了峨嵋派,收了弟子,成为一方武林之尊,而她的心,还忘不掉风陵渡头的那一夜。她的嫡传弟子,第二代峨嵋派掌门的名号赫然就叫“风陵师太”。

  风陵渡,确是黄河边上的渡头。它和许家集、姜庙镇、牛家村不一样,和燕子坞、小镜湖不一样,它不是小说作者信手拈来的一个地名,它实实在在地存在,在小说之前就存在。它是小说的布景地,作者在这里演了一出“风陵夜话”,戏演完了,忧伤的叹息的情绪却留在了风陵渡。

  风陵渡在山西,却连接着山西、陕西、河南三地,是黄河上一个很重要的渡头,古来兵家必争之地。

  金代的赵子贞有《题风陵渡》一诗,云:一水分南北,中原气自全。云山连晋壤,烟树入秦川。风陵渡自古就以纵横南北接壤三地的地理位置驰名。

  它名字的来由,据说是风后的陵墓在此,因此叫了“风陵渡”。风后,传说是黄帝的大臣。又说风陵,其实是指女娲的陵墓,女娲是以风姓的。

  既然不是子虚乌有之地,那更好,从此风陵渡倒可以多一个定语:郭襄邂逅杨过之地。

  作者简介:

  衣璇玑,中国作协会员,巴金文学院签约作家,曾获在场主义散文奖、冰心散文奖,著有《落花人独立 金庸的情侠江湖》《我是人间惆怅客 金庸小说里的男子》《此情深处近无色 金庸小说里的女子》等。


编辑:李莹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