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利信息化技术论坛将召开 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论坛举行 2017新能源交通国际论坛举办
法治频道
您当前的位置:中国环境网>法治>新闻

30省抽调5600人 决战“气十条“收官年京津冀治霾大督查

2017年04月27日作者:来源:南方周末

    

  济南,环境保护部2017 年第一季度空气质量专项督查第13 督查组在检查扬尘治理情况。(视觉中国/图)

  (本文首发于2017年4月27日《南方周末》)

  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大气污染防治强化督查,为期一年,抽调5600人——全国十一分之一环境执法力量。

  “督查组将独立开展督查,基本采用暗查、突击检查的方式。各地方政府不再进行陪同,不提前打招呼。”

  一个区县环境监察大队的人,至少两三次见到环保部部长、副部长。

  督查行动带来的直接好处是:市领导直接拍板,给环保部门增加了15个编制,以解决人手不足的问题。

  “以前督查哪有这么累?(现在)凌晨出去夜查暗访,生物钟已经调整到两三点才睡觉了。”清明前,一位重污染天气应急督查组组员说。这次应急督查从清明假期前开始,一直持续到4月7日。

  “大气十条”收官之年,一轮督查刚完,新一轮更大的环保风暴接踵而至。

  从2017年4月7日开始,来自全国30个省份的5600名环境监察执法精英,陆续抵达京津冀,支援位于“京津冀大气污染传输通道”28个城市(包括河北、河南、山东、山西部分城市及北京、天津)的大气污染治理。

  这相当于全国环境执法力量的十一分之一——全国各省市环境监察执法机构总人数,也不过6万余人。

  “这次强化督查从全国抽调人员,其中三千多人是京津冀地区的执法人员,两千多人是从京津冀之外的省份抽调的。”2017年4月21日,环保部环境监察局局长田为勇告诉南方周末记者。

  为确保此次督查质量,田为勇在4月5日强化督查动员大会上强调:“各个督查组将独立开展督查,基本采用暗查、突击检查的方式。各地方政府不再进行陪同,不提前打招呼。”

  “强化督查也是为了保障今年几个重大活动,为了京津冀及周边地区百姓的生活。这是一项政治任务,需要大家从思想上高度重视起来。”强化督查巡查组的一名官员如是强调。

  这次被命名为“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大气污染防治强化督查”的行动,时间和规模也创造了历史之最。单一执法行动中,环境执法人数最多,覆盖城市最广。持续也最长——督查方案显示,行动将一直延续到2018年3月31日。

  治污高压将在一年内持续存在。督查组将由28个组、每组8个人组成,224人的编制,每两周替换一次,原则上不重复。由各地抽调来的环保精英将进行异地交叉督查。

  “我作为一个区县环境监察大队的人,至少两三次见到了环保部部长、副部长。我们全年都在应对大气污染治理。”廊坊一位基层环境监察干部对南方周末记者说。

  被督查的地方环保部门感到压力颇大。以廊坊为例,这一年,将持续不断有环保督查组出现。“督查组发现一个问题转交督办可能只需要一个小时,但地方环境执法从立案到后期整改则需要忙好几天。”上述廊坊一位基层环境监察干部说。

  “这次真是拼了,举全国之力支援京津冀地区治理大气污染。”多位参与督查的人感叹。

  暗访遭遇阻挠

  暗访执法,执行起来也并非一帆风顺。

  在华北某省,抽调自河南的督查组,就接连两次遭遇了阻挠执法。

  这本是针对大气污染的督查,不过4月16日,督查组发现一家企业直排大量废水。“我们在门口敲门,出示了执法证件,半个小时门都没给开,直到后来警察过来才进去。”这个督查组的一位负责人对南方周末记者回忆。而两天后,他在另一家企业惠众金属表面处理有限公司执法时再次被阻挠。

  阻挠执法的代价巨大。4月24日上午,南方周末记者前往事发现场,厂区已被当地执法部门拆除,残垣遍地,废弃物已经苫盖。

  这并非个例。在河北邢台、山东济南,督查组的暗访式执法,均遭到阻碍。

  据环保部通报,4月16日,督查组对一家环保节能科技有限公司执法时,被企业一王姓负责人扣留超过一个小时不允许离开,直到公安到场。事后,该企业被查出燃煤手烧炉未列入燃煤小锅炉淘汰名单、无粉尘及废气收集处置装置等问题。

  “以前从没遇到过执法受阻的事情。过去本地执法都是明察,有区县执法大队陪同,对企业也比较熟悉。这次是暗访。”上述来自河南的督查组人士说。

  这并非首次全面暗访。在环保部此前组织针对京津冀的第一季度空气质量专项督查和重污染天气应急督查期间,暗访就已成为常态。

  “这次督查可以看作是第一季度专项督查的总结和延续。”一位参与了第一季度督查的工作人员说。除了暗访,前两次督查同样抽调了异地力量支援,督查内容也专门针对大气污染防治。

  为了方便督查,环保部专门制作了针对本次督查的临时执法证,外地环境执法人员可持证在京津冀地区执法——这是对过去经验的改进。

  但督查发现的问题,仍待地方政府落实。

  4月初,南方周末记者跟随环保部应急机动督查组在河北保定暗访。3月31日,督查第一天,督查组发现未来紫金山项目工地苫盖不规范等问题,随后向保定市下达督办函。但4月6日最后一天深夜,车头调转,督查组再次回到工地,问题仍未解决。

  “我们已经收到督办函,转下去了。”保定市政府大气办负责人表示。但事实却非如此。“我们没有收到专办的函件。”负责上述项目的保定市住建局负责人却说。

  为了当场解决问题,督查组和地方政府官员决定深夜留在工地,追查函件去向。结果查明,市政府大气办转交给区政府,区政府大气办再度转给区住建局。区住建局认为该工地不属于其管辖范畴,属市住建局监管。问题就此停顿。

  “这个暗访就反映出地方政府部门存在的问题。督查不是要把所有问题都发现了,而是要地方举一反三,压力传导到基层。”应急督查组一位负责人这样向南方周末记者解释。

    

  环保部督查组在某铸造材料有限公司检查。除了大气污染,督查组也会视情况处理其它污染问题。(视觉中国/图)

  压力传导到乡镇一级

  强化督查组的到来,甚至引起了普通市民的关注。

  督查组人员、行程和驻地电话并未向社会公开,但负责上述华北某市的外地督查组人员,仍接到了群众举报电话,反映惠众金属表面处理有限公司的环境污染问题。

  “口音听起来是本地人,不知道举报人是怎么知道电话号码的。”该组成员回忆。一小时后,督查组出发赶赴现场,随即遭遇执法受阻。

  当地地方政府对此作出了非常严厉的惩处——当地纪检、组织部门对基层党委、政府责任人问责;对惠众金属表面处理有限公司的相关责任人采取了行政强制措施。而另一起案件,企业当事人被拘留,涉事企业被顶格经济处罚。

  “地方政府也是战战兢兢,生怕出错。因为以前从未遇到过如此规模的大气督查。”督查组人员这样感叹。在督查组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时,一连接到3个地方干部的电话,谨慎地询问采访内容。

  环保部的目的,是把大气污染防治压力传导到乡镇一级。

  督查组成员同样没有经历过这样的督查。现在,环保部每天对各组督查情况进行统计,表彰优秀。4月8日至20日,位列28个组第一名的督查组共检查了240家企业,发现209家存在环境问题。

  不过,除了传递的压力,督查组也给地方环保部门撑了腰。

  “他们实际上是干活来了,帮着我们工作。”山东某地一位环保局长对南方周末记者坦承。

  他介绍,督查行动带来更直接的好处是:市领导直接拍板,给环保部门增加了15个编制,以解决人手不足的问题,“督查组的到来至少是加快了解决问题的进程。”

  被抽调的环保骨干

  在环保部每日公开的督查快报中,本次强化督查被冠名为“蓝天保卫战”。这一表述源于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2017年两会的政府工作报告。

  “对京津冀‘2+26’个城市进行为期一年的大督查。这个督查在2月份曾经搞过一个月,从第一季度行动来看,对保证空气质量确实起到了一定效果,通过不断强化督查,能够实现我们既定的一些目标。”环保部环境监察局局长田为勇这样解释本次强化督查的由来。

  效果显著。南方周末记者查阅2017年以来北京市空气质量月报,1至3月污染指数,已呈逐月下降趋势。

  2017年也是“大气十条”的收官之年。“要在年底交上一份合格答卷,首先要帮助差等生进步。谁是差等生?京津冀地区。”一位南方省份支援京津冀强化督查的环境执法人士认为。

  本次强化督查也是确保2017年一系列重大活动能够顺利举行。作为一项政治任务,为了做好这次督查,环保部此次要求各地抽调的,都是精兵强将,由地市级环境执法支队长或副支队长担任督查组组长。

  在山东菏泽,湖北省派出了省环境监察总队副总队长张也俏带头的督查团队。张也俏对南方周末记者介绍,他要求督查组以“湖北军团”自称,扬湖北人的精神,确保任务完成。

  不少环境监察干部抢着争取进入督查队伍。山东省环保厅一位干部透露,本来还担心难以召集人手,但并非如此。此前,聊城一位环境监察干部就因没有进入督查组而懊悔。

  “难得的机会,可以代表部里督查地方,也能向其他兄弟城市学习交流治霾经验,有机会还是希望可以争取到。”这位未入选的环境监察干部说。

  被抽调参与本次强化督查的地方环境监察人员,筛选标准严格。

  “举例来说,这次派出的浙江组、杭州组,成员过去就做了很多的打假工作,这次打假工作也主要是他们完成的。这样挑选出来的执法人员就更加地有针对性。”田为勇告诉南方周末记者。

  “我们要求各个组,派到哪个城市,要首先了解这个城市的工业特点、产业特点,比方说某个人擅长查造纸,派他去查钢铁可能不行,所以组织人员方面要有相匹配的专业知识,选出来的人到地方才能很快适应工作。”田为勇说。另外,被抽调的督查组人员要首先来北京等地参加统一培训后,才前往各地开展督查。

  抽调的5600人全年轮换25个轮次。其中,河南省抽调人员最多,有1064人,其次是河北,992人。这两个省份抽调的督查人数就占到总抽调人数的三分之一以上。

  “为了保证前后两个组的工作衔接,两周过后,第一批督查组走一半,第二批督查组来一半,这一周是交接周。后面第三组和第二组的交接也是按照这种办法。”田为勇说。

  除常规督查组外,环保部还不定期组织各种巡查,重污染天气时还将开展专项督查。实现多种督查形式相结合。

  首次强化督查巡查,于4月21日至28日开展。

  几家欢喜几家愁

  随着大气污染防治督查的进行,废气处理(VOC、粉尘等)环保设备的需求量与日剧增。

  “现在接到的订单数量几乎比去年同期多一倍。还有数不清多少家的外地企业,也来廊坊建厂生产环保设施。”廊坊市格瑞环保科技开发有限公司负责人张忠告诉南方周末记者。

  市场敏锐嗅到了环保设施生产销售的风口。仅在廊坊,大量环保企业就如雨后春笋般涌现。

  “甚至还有不少原本做环境监测的企业,也转行生产环保设施。”一位河北环保部门人士说,“这些监测商家与排污企业打交道比较多,知道企业有哪些环保问题。所以与其把机会拱手让人,不如自己做废气处理设备。”

  几家欢喜几家愁。截至4月20日晚,督查组共检查各类企业4077家,发现有环境问题的企业占到2808家近七成之多。目前这些均已交地方督办。

  按照强化督查目标,4月份重点检查各类“小散乱污”企业的排查与整治情况。大量环境违法“小散乱污”企业,开始遭遇断电整改、查封整治等措施,工人开始分流下岗。

  “环保是民生问题,就业也是民生问题。但不能为了维持在环境违法企业的就业而影响环境质量。”来自河南的一位督查组成员这样认为。

  “我在执法中也经常思考这个问题,这些排污企业依靠节省环保成本实现与正规大厂商的低价竞争,迟早也会被淘汰。而工人在没有环保设施的企业工作,对人身健康伤害更大,短期看来失去了工作,但长远来看也避免了以后花更多钱治病的可能。”上述督查组成员对南方周末记者说。

  督查正持续升级。除“小散乱污”企业整治外,根据“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大气污染防治强化督查方案”的安排,2017年5至6月,将对“高架源”企业达标排放等进行检查;7至8月,则重点督查各地火电行业排污许可证的发放工作等;9月督查的,是重点行业错峰生产情况;10月以后,则包括燃煤锅炉淘汰、钢铁及VOCs重点行业整治、工业污染源达标排放等工作。

  重污染天气时,还将督查地方政府应急预案相关措施的落实。

  (应督查组要求,督查组组员不便透露姓名)


编辑:姚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