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全球摄影网“森特•安... 中国环境网系列活动|生态文... 中国环境网系列活动|环境共...
要闻频道
您当前的位置:中国环境网>要闻

九江市长谢一平陪同突击督察感触颇深

抓环保多找主观原因少强调客观困难

2018年06月26日作者:陈妍凌来源:中国环境报

  中国环境报记者陈妍凌

  “任务还很重啊。”车门一关,江西省九江市长谢一平就长叹一声。这半天时间里,他和中央第四环保督察组督察人员一起,事先不和企业打招呼,突击察看了九江4处地方,包括石灰加工厂、采石场、水泥搅拌站和大型施工工地。

  石灰加工厂除尘设施“刚才没开”;工地PM2.5实时监测装置“昨天坏了”;原料露天堆放的水泥搅拌站“正在筹建封闭式储料棚”……问题百出的企业,让陪同调研的九江市政府相关负责人都忍不住议论纷纷。

  督察人员也说了重话:“全市的扬尘管控基本上一片空白。”

  检查路上的问答

  九江市在2016年、2017年江西省11个设区市环境空气质量优良天数的排名中,位居倒数第二和倒数第三。

  “九江去年的PM2.5浓度是多少?燃煤消耗量多大?”前往检查点的途中,中央第四环保督察组总协调人直接发问,打断了九江市同行人员对当地环保工作的程序性介绍。

  “去年PM2.5浓度是48微克/立方米,今年计划降到45微克/立方米。燃煤年消耗700万吨左右。”九江市相关负责人介绍,空气中大量颗粒物是由外部输送而来。

  总协调人摇摇头,以南京市作比较。南京燃煤年消耗量是九江的4倍多,人口是九江的近两倍,地处北方大气污染物南下的要道,但南京去年的PM2.5浓度仅为40微克/立方米。他建议,九江应当多做污染物源解析,科学地找原因。

  “这肯定没按标准整治”

  2016年,中央环保督察向江西反馈的督察情况中提到,从受理的信访投诉来看,九江石材加工等小企业扰民问题突出,群众反映比较集中。对此,江西省在整改方案中提出5条整改措施,计划于2017年底前完成对九江市石材开采、加工产业的全面整治。

  那么,实际整治情况如何?督察组和九江市长随机抽查了一家采石场——九江县金安采石场。通往采石场的山路坑坑洼洼,长期运送石块的卡车把路面压成了中间高两侧低。

  这家采石场于2013年投产,年产12.8万吨石子。督察组一行抵达时,采石场并未生产作业,企业称生产设备“今天坏了”。记者看到,厂区内的砂石露天存放着,生产线也未作全封闭处理,生产粉尘裹着周边树木,让它们失去了原本的绿色。

  “我感觉灰也没那么大。”企业主不以为意地笑道。他指着厂区内仅有的几个喷淋降尘设备解释,平时生产时都开着它们。然而,众人注意到,喷淋设备周围砂石仅一小片区域微湿,显然这些设备刚开启不久。对于督察整改方案中提到的“运输车辆规范安装定位系统”等措施,这家企业也并未做到。

  “这肯定没按标准整治。”九江市长谢一平坦言:“企业不能光想着赚钱而不保护环境。如果企业环保不达标,那就坚决关停。”

  整改标准打折扣?要不得

  类似金安采石场这样的“突击洒水降尘”,也发生在九江市区一处大型建筑工地。督察人员到达现场后,工地内的洒水设施陆续开启,仅过了几分钟,原本干燥的工地路面就布满了一汪汪小水坑。

  工地入口,大气颗粒物在线监测设备紧挨在雾炮机边上。意想不到的是,工地里实时公布的PM2.5监测数据很稳定地保持在999微克/立方米的数值。也就是说,这里的数据不是有偏差,而是根本就没监测。“这个设备昨天坏了。”工地负责人说。

  当天查看的4处地方,都或多或少存在控尘不力的情况。面对督察组和九江市政府一行,他们总有种种“很巧合的”理由,把环保措施落实不力归因于当天设备出现了临时状况。

  谢一平认为,企业不上环保设施或者上了设施不运行,是因为它们“不舍得为环保花钱”。他表示,九江市委市政府对环保高度重视,频频批示、现场调研或开会讨论环保工作。但是,基层贯彻不力,有的人思想认识不足,作风不扎实,自我降低标准、打折扣,导致“个别(问题)没有整改到位”。

  谢一平坦言,下一步抓环保要多找主观原因,少强调客观困难。对标国内一二线城市的环保举措,“客观困难大家都有,但人家办法想得多、措施实、更用心。”


编辑:宋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