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全球摄影网“森特•安... 中国环境网系列活动|生态文... 中国环境网系列活动|环境共...
要闻频道
您当前的位置:中国环境网>要闻

垃圾治理浮皮潦草,保护区内建筑应拆未拆

郑州督察整改不严不实

2018年06月29日作者:孙浩来源:中国环境报

   

  图为垃圾处理厂满负荷渗滤液池。  中国环境报记者孙浩摄

  中国环境报记者孙浩

  “垃圾场附近‘臭气熏人’,夏天根本不能开窗户,严重影响我们的正常生活。”这是住在河南省郑州市垃圾综合处理厂附近的群众打来的举报电话。守护好群众身边的居住环境是每一个人的责任,然而落实到实际行动上,并不那么容易。

  “如此恶劣的环境,怎么可能让群众安居满意?”

  6月26日,督察组一行乘中巴车冒着大雨前往郑州市侯寨乡,这里是郑州市垃圾综合处理厂的所在地。厂区内的地面被雨水冲刷得厉害,绿化带也仿佛重生似的焕发着新绿。督察组人员的不期而至,似乎并没有出乎当地政府工作人员的预料。

  “好像老天都在帮忙,下过雨之后,垃圾厂的臭味都减轻了。”中央第一环保督察组副组长、生态环境部副部长赵英民打趣地说。

  但靠天气帮忙终究不是长久之计。果然,行走不过百米,一股恶臭突然扑面而来。

  “有臭味儿,这周边肯定有‘料’。”一名老督察敏锐地嗅到了空气中的线索。两个黑乎乎的池子立刻引起了督察组的警惕。

  “太危险了,这里的渗滤液池已经满负荷,雨下得再大些,渗滤液极有可能外溢出来。”赵英民严肃地说。

  督察人员告诉记者,这种令人担忧的情况已经发生,在前期暗查时,部分渗滤液已经排出外环境,具有极大的环境隐患。

  尽管有雨水的帮忙,空气中的气味仍然令人作呕。呈现在记者眼前的两个垃圾渗滤液收集池已经注满,这些渗滤液按规定必须经过处理才能排放出去。

  “目前渗滤液池确实已经满负荷了,新建的垃圾焚烧项目明年就可以投入使用。”郑州市政府相关负责人坦言道,现在,只是采取临时措施,避免渗滤液外溢。

  督察人员告诉记者,这家填埋场设计日处理能力2500吨,实际日处理5000吨左右。日产生渗滤液近1500吨,实际每天仅能处理900吨,加之雨水侵入,导致渗滤液大量积存。

  不仅如此,在垃圾填埋区,督察人员发现,雨水滴落在垃圾山上,发出“哒哒哒”的响声。大量的垃圾直接裸露地堆放在空地上,没有采取覆盖等措施,泥泞不堪,有的已被黑泥覆盖,周边作业环境极其恶劣。

  “每逢刮风,村子上空飘的都是塑料袋,苍蝇多得赶都赶不走,而且臭气熏天。”一位正在做饭的老伯无奈地说道。记者注意到,院内的桌子上密密麻麻落着大量苍蝇。

  这里距离垃圾处理厂不足50米,由于垃圾综合处理厂的渗滤液不断积累,已经成了蚊虫滋生的“温床”,导致苍蝇乱飞。因恶臭污染问题,郑州市垃圾综合处理厂在此次中央环保督察“回头看”期间,被居民重复举报多达80次。

  “你们没有任何除臭设施,仅靠一些临时的补救方法,难怪让群众举报近百次,这样的管理,这么恶劣的环境,怎么可能让群众满意?”赵英民严肃地对当地政府官员说。

  “这些塑料大棚和建筑,应该存在吗?”

  尖岗水库位于淮河流域贾鲁河干流上游郑州市二七区尖岗村,是一座以防洪、城市应急供水为主要功能的中型水库。然而,如此重要的水源地保护区内还存在非法建筑、工业企业、生活面源污染等问题,且存在种植和养殖现象。

  “会议中心我们已经整改完毕了,现在草都冒出半人高了,可以带你们去看看。”政府相关人员的脸上带着笑容。原来,2016年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时发现,在尖岗水库饮用水水源地二级保护区内违法违规审批会议中心,现场督察时,部分工程地基已完成浇筑。

  雨下得更大了。督察组一行下车后,放眼望去,眼前是一大片杂乱的土地。按照规划,这里就是会议中心所在地,如当地官员所说,这里已经按要求对违建进行了拆除,完成了生态恢复。

  “请带我们到这两个建筑物看看。”赵英民拿起一份资料告诉当地政府官员。这让当地政府工作人员犯了难,脸上的笑容消失不见,纷纷拿起手机拨起了电话。

  事实上,这一会议中心的情况已被先前暗查的督察组工作人员掌握。但督察人员在暗查时发现,尖岗水库一级水源保护区内,还有其他大量的拆除物、建筑垃圾未清理以及种植养殖情况存在。

  “这图片上的地方你们竟然没有一个人知道,既然你们都不知道,那我带你们去找违建吧。”赵英民说道。

  通往真相的路坑坑洼洼,雨水让凹凸不平的山路更加难走。车里的气氛有些压抑,时不时还能听到当地政府工作人员拨打的“求救电话”,还有一些人干脆把视线投向窗外。

  车停,雨止,赵英民带领几名督察人员走在当地政府工作人员的身前带路。山间小路绿色满目,空气中的青草味让人心旷神怡。穿过几片树林,茂密的绿色植物再也遮挡不住凭空而起的塑料大棚,当地工作人员一下子慌了神。

  “你们看,现在我们所在的区域是一级水源保护区内,这些种植养殖用的塑料大棚和建筑,应该存在吗?”赵英民把问题抛给了当地官员。

  “这些企业我们已经在整改当中,里面都已经清空了。”政府工作人员抢答道。

  然而,塑料大棚院内的摩托车、在大棚内作业的企业主再一次让政府工作人员无言以对。部分官员甚至抢在企业人员之前回答督察组问题,显得小心翼翼。

  督察人员说,在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明确指出问题两年后,只有被点名的违规建筑被拆除,未被点名的企业还堂而皇之地存在,“举一反三”极不到位,能发现这样的问题,令人深省。

  面对大量事实,政府负责人坦言,目前一级保护区内还有300多户拆迁不到位,主要为外来从业者和本地村民,主要建筑物为村民住宅。下一步,将以高压态势持续开展违法企业清理取缔和整改工作。督察人员表示,将继续盯住问题进一步核查情况,对相关环境违法问题绝不姑息。


编辑:宋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