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利信息化技术论坛将召开 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论坛举行 2017新能源交通国际论坛举办
企业频道
您当前的位置:中国环境网>企业>曝光台

一上电视,治污逆袭丨环保局领导全免,原因恐每个县城都有

2017年02月23日作者:来源:南方周末

  

  这是2013年陕西户县秦渡镇段的沣河河水,水质发黑,漂着泡沫。 视觉中国丨图

  ◆◆◆

  撰文 | 谭畅 视觉 | 潘秋杏 统筹| 何海宁

  因为一次偶然的节目取材,一场自上推动的电视直播问政,延宕二十年的污染顽疾迅速得到了解决,环保局三名主要领导更被火速免职。

  “其实并不是户县环境和别的地方相比多么恶劣,而是我们节目只批评不表扬,把存在的问题集中起来曝光了。这些问题,很多地方也有。”

  “问题这么严重,对得起局党委对你的信任和重托吗?”2017年2月8日晚上,刚接受完一场猛烈的电视问政,西安市环保局局长陈松林连夜召开整顿整治大会,质问户县环保局局长李小兵(现已免职)。

  在这场长达两个小时的电视问政直播中,将近一半的时间里曝光的环境问题都与户县有关,户县为西安市辖县。而李小兵的回答期期艾艾,节目最后的现场观众不满意度高达71.79%,高于此前6期对西安市房管局、卫计委等行政部门的电视问政。观众席中还坐着分管环保的副市长。

  电视问政后第三天,西安市环保局免去李小兵的户县环保局局长、党组书记职务,副局长、纪检组长也一同被免职。

  一个政府部门整个领导班子全被罢免,如此雷霆问责,已属全国罕见。

  听闻这个罢免决定,西安电视台《问政时刻》制片人王越感到出乎意料。“说明我们的节目问政问到点子上,曝光的问题站得住脚。”

  同样罕见的还有曝光问题的解决速度。一周之内,问政现场曝光的11个户县环境问题,6个已经整改完成,5个正在整改。像沣河沿岸的养鸭场,已经在户县存在了20年,环保局知悉其污染情况也有三四年时间。

  看似顽疾,在电视问政过后,取缔只在数日间。

  在《问政时刻》上,户县环保局原局长李小兵的回答并不能让观众满意。电视截图

  ◆◆◆

  “没想整个班子都被撤”

  2月4日年初八,春节后上班第一天。那是《问政时刻》的80后编导周红健第一次见到户县环保局时任局局长李小兵,他当时的心情有点微妙。

  电视问政的“幕后推手”西安市纪委出面,将全市环保系统的领导干部邀请到了西安电视台,告知他们要在2月8日晚8点来上节目。王越看见西安市环保局长陈松林露出了惊讶的表情:“我们的保密做得很严格。虽然政府部门都知道总要接受电视问政,但没想到这一期定了他们,说才刚过完年。”

  当时,预备在节目上播出的5条视频短片已经基本制作完成。旨在揭露问题的视频短片是问政节目的灵魂。“节目精不精彩,问政到不到位,关键看前期暗访拍摄的视频问题抓得实不实。”周红健对南方周末记者说。

  2条短片曝光水污染问题,2条曝光大气污染,1条剑指环保系统工作作风。暗访发现的水污染问题大多集中在户县辖区。按照前面6期节目的经验,周红健预感李小兵会在节目之后受到些影响,“但确实没想到整个班子都被撤了”。

  节目组接到通知要问政环保局是在1月中旬。因为保密要求,不能四处公开搜集污染线索,负责制作视频的暗访记者们都很发愁。他们出动航拍设备,观察到沣河在户县秦渡镇有一小段收窄,实地探访发现是当地的养鸭场侵占河道,养殖区污浊的水体颜色和清澈的沣河水形成鲜明对比。

  沣河作为渭河支流,流经户县。这是中国数千县城里的普通一员,近年来,户县定位为西安的副中心城市,大力招商引资,2016年公共财政预算收入近十亿元。

  暗访记者扮作收购鸭蛋的客户,和鸭场养殖户聊天。视频短片里,养殖户振振有词地说,养鸭场开了二十多年,以前有当地报纸登过他污染河道的问题。“(没)受啥影响。……你说我污染河道,咱顺着这河道走一下,卫校(西安医学高等专科学校)水管子都一下流到沣河,这么大管子都流沣河。”

  经养殖户提醒,暗访记者沿河走访,果然在不远处发现一条直径约一米的排污管道,昼夜不停地将污水排向沣河。因为管道埋藏较深,无法判断所排污水来自何处。经检测,排污口水样COD(化学需氧量)为164毫克/升,养鸭场水样为2950毫克/升。

  “刚才那个数据表明,已经严重超标了。”第一条视频短片《沣河沿岸:输送污染的毛细血管》播放完以后,陈松林当场承认,这暴露了环保部门日常管理工作中的盲点,是工作不到位、不精细造成的。

  第二条短片《排污监管:白天不懂夜的黑》中,暗访记者沿着沣河、循着刺鼻的气味找到西安国维淀粉厂的出水口。这座淀粉厂是一个国控污染源,在户县五竹镇辖区内。凌晨两点,这里出水量比白天大了很多,气味更大,还伴随着更多白沫。经检测,白天的出水口水样COD为33毫克/升,晚上的水样为284毫克/升。昼夜之间,相差约9倍。

  2月8日的节目现场,西安市环保局一位副局长解释,黄河流域陕西段污水排入地表水体的标准是50毫克/升,国维淀粉厂白天排放达标,夜间超标。“(企业)夜间存在偷排,衍生出我们监管不到位的问题。”

  ◆◆◆

  投诉十年“不顶啥”

  

 

  国维淀粉厂厂区内正在进行路面施工。户县环保局对其夜间偷排立案调查,但该厂生产没有受到影响。 南方周末记者 谭畅丨摄

  “调查清楚了,就是老管道旧了,以前没发现渗漏。”2月21日,南方周末记者来到国维淀粉厂,看见厂区正在进行路面施工。一位销售部工作人员说,新管道已经埋好了。“就一会儿的事,没停工,我们正常生产没受影响。”

  2月9日,《问政时刻》曝光夜间偷排的第二天,户县环保局就对国维淀粉厂进行了立案调查。后通报依据水污染防治法,拟处高限罚款50万元。

  处罚和整改以雷霆之势降临,而在此之前,附近居民已经忍受了漫长的水污染和恶臭困扰。

  类似的“差错”出现在2015年,这家企业被投诉排放刺鼻气味,当地环保局调查后通报称,是因为臭气治理设施抽风机出现故障,经抢修之后,恢复正常运行。

  时间再往前推,2013年,这家企业在陕西省环境保护执法局检查时,被发现厂区空地堆放大量的粉煤灰、建筑垃圾等。随后,陕西环保厅立案通报,并要求其限期整改。

  而在“2017年户县人民政府工作报告”中甚至还提到,该县在2016年的“生态建设”方面,完成了国维淀粉厂提标改造工程。

  据这家企业官网介绍,国维淀粉厂落户户县,是2000年政府招商引资的成果。

  据五竹镇一位副镇长介绍,国维淀粉厂虽在辖区内生产了17年,但归属工业园区管辖。“它们有污染,我们确实管不了。”

  “公开的秘密,气味都闻得到,水脏都看得到。”围墙外,一位当地居民指着灰绿色水渠中的厂区总排水口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国维淀粉厂被举报过很多次,而他本人已经不屑于向环保局举报了:“不顶啥。”

  同样的话也出现在《问政时刻》播放的视频短片中,说话的却不是受害者,而是污染者——秦渡镇的鸭场养殖户。

  “环保局经常来,它说我污染河道。水利稽查、渔政稽查、环保都来,都来它不顶啥。”

  李小兵在节目现场表态,一定坚决取缔污染河道的养鸭场。主持人质问:“为什么在问政现场,你就可以表态坚决取缔,之前这么长时间,为什么就没有取缔掉呢?”

  李小兵没有正面回答,只是在承认管理不到位后又重复了一遍:“反正坚决予以取缔。”

  21日,南方周末记者来到沣河沿岸原养殖场所在地,人和鸭都已不见踪影,养殖棚里还堆放着来不及搬走的几十麻袋饲料。

  “以前也知道河道里有养鸭,鸭子是水禽,农民不沿河养,上哪儿养?”秦渡镇党委组织委员张鹏坦言,之前真没意识到养鸭子有什么污染:“责任说不清楚,一会儿水务、一会儿环保,多头管就没人管了。环保局和我们说(有污染),农牧局没作声,我们也不好不让大家养。”

  据张鹏介绍,在这期电视问政之后,这一扯皮难题马上有了解决方案:“我们马上明确了一位河长,都交给河长管。”

  有媒体记者向张鹏打听,取缔掉养鸭场,养殖户损失了多少钱。张鹏马上警觉:“既然说造成了污染,有损失也只能自己承担了。现在么,再大的事大不过环保,环保的事最大。”

  

  秦渡镇沣河岸边,政府工作人员在检查取缔后的原养鸭场现场。 南方周末记者 谭畅丨摄

  ◆◆◆

  问政之后,提前解决

  “我没太听懂。”主持人皱着眉,有点茫然,“问一下现场观众,你们听懂李小兵局长解释的关于污水的问题没有?”

  “没有。”观众席上传来一片附和声。

  “不是我提问犀利,我是真的没有听懂。”距离节目播出时间已过去两周,主持人孙维向南方周末记者回忆当时的心理活动,“我把自己定位为普通市民,这是我想知道的,我有权知道的。你没有讲清楚这个问题在哪里,为什么没有解决好,接下来该怎么办。我希望像剥洋葱一样把事情剥开。”

  李小兵没能在电视问政现场“剥开”的问题,是一座污水处理厂。此前,节目组检测出秦渡镇一个排污口的水样COD为164毫克/升,李小兵解释这是镇上的生活污水没有达标排放。

  处理生活污水,需要有相应的污水处理厂。李小兵的回答前后矛盾、语焉不详,一会儿说已经决定建了,一会儿说因为一些原因进展缓慢。孙维猜测,他可能缺乏上节目的经验,过于紧张。

  在电视机前收看节目的西安市环境法学研究会副秘书长丁岩林有点为李小兵抱屈,他理解李小兵的语焉不详。

  “城镇污水处理厂的施工和运行是建设部门管,环保部门管的是污水处理厂处理后的水达标排放。”2016年,丁岩林为西安市委市政府起草过46个部门分别负有哪些环保责任的清单。“问政结束要求整改,县政府说决定建污水处理厂,这是一个环保局长能拍板的事情吗?”

  “其实早就决定新建污水处理厂了。”21日,秦渡镇党委副书记张勇飞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当地已有一座简易污水处理厂,还在使用中。2013年左右镇上新建了学校,人数增多,污水排放量超过设计容量,未经处理的污水混合着直接排放了。2016年,秦渡镇被列为国家示范镇,建设方面里包含新建一座污水处理厂,年底刚通过选址论证,还没有具体实施。

  “本来是个企业投资,现在经济形势不好,人家也没说不投资了,就是动作比较慢。现在电视问政这么关注,我们看还是以政府为主体先建了。”原定2017年底动工,这些天户县环保局不断催促,镇政府想着提前到7、8月份,只要能解决征地问题。

  ◆◆◆

  “我们都在拼命做”

  “以我们对李(小兵)局长工作的了解,班子全免,肯定有冤屈。但是在这个风口浪尖,不处理、不追责没办法交代。”21日,五竹镇一位干部对南方周末记者说。

  “厅长说,电视问政暴露出下面的部门口头上说支持工作,实际上是在‘挖坑’。”2月17日,陕西省环保厅召开2017年全省环境保护工作会议,参会的一名媒体记者留意到,厅长王成文多次要求,不能再出现电视问政中的典型事件。

  风暴眼中的户县居民也疑惑,电视问政过后,环保局领导班子全免,这意味着当地环境污染非常严重吗?“最近我每次拉到外地客人就问,你看我们户县环境怎么样,不算太好也不算太坏吧。”一位出租车司机说。

  周红健觉得,电视问政暴露出户县的环境问题在全国不是个例。“其实并不是户县环境和别的地方相比多么恶劣,而是我们节目只批评不表扬,把存在的问题集中起来曝光了。这些问题,很多地方也有。”

  常见却久拖不决的环境污染问题,通过电视问政这种强势曝光途径,获得了超常的解决速度和处理力度。

  户县环保局办公楼的走廊里,被免领导班子的治污减霾任务分解表还没摘下来,走马上任的新领导已经忙于检查电视问政曝光的环境问题整改情况。

  “已经没什么可说的了。我们都在拼命做。”2月21日,户县环保局办公室主任对南方周末记者表示。

  半个月后的3月8日,第8期《问政时刻》就要开播了。节目前面3分钟,要对上一期问政后的人员处理情况和问题整改情况进行通报。这可能是户县环保局新班子要面临的第一次公开考验。

  “对上期被问政单位进行回访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环节。”周红健说,回访既是督促和推动问题的解决,同时也是一种缓和。“我们每一期电视问政都是集中曝光问题的,现场观众对政府部门的不满意度偏高也在情理之中。要让大家看到,问题暴露后政府是积极改进的,是有能力解决问题的。”

  【本文刊登于2017年2月23日南方周末。原创作品,转载须联系后台取得授权。】


编辑:宋阳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