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利信息化技术论坛将召开 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论坛举行 2017新能源交通国际论坛举办
企业频道
您当前的位置:中国环境网>企业>行业观察

弃燃油车,我们准备好了吗?

2017年09月22日作者:赵唯来源:中国能源报

  中国能源报记者 赵唯 燃油汽车将在中国消失?近日,工信部副部长辛国斌在某汽车论坛上的发言刷爆了朋友圈——“针对一些国家已经制订停止生产销售传统能源汽车的时间表,目前工信部也启动相关研究,将制订中国时间表。”

  寥寥数语,似乎已为中国汽车业的未来定下基调——燃油车退出市场即将进入倒计时。

  “制定时间表仅是政府的一种表态,有助于我国实现节能减排和能源转型,但电动汽车能否取代燃油车,关键还要看电池技术的发展情况。”国家新能源汽车技术创新工程专家组组长王秉刚在接受《中国能源报》记者采访时指出,中国制定禁售燃油车的政策应更谨慎、更稳妥,不可一刀切。

  据了解,欧洲已有多个国家提出将全面禁售燃油车,其中荷兰和挪威提出的时间表是2025年,德国和印度是2030年,法国和英国是2040年。

  然而,包括德国、法国等国在内,部分政府官员的表态都未经议会批准,或未出台具有法律约束力的议案,暂时还不具备强制力。

  中德可再生能源合作中心执行主任陶光远告诉本报记者,德国联邦参议院曾以多票通过了2030年后禁售传统燃油车的提案,“但这仅仅是提案,目前仍在讨论阶段。”

  对此,王秉刚指出,上述国家提出的禁售燃油车时间表仅是政府的一种表态,且这些国家与中国国情也相差较大。王秉刚认为,中国制定燃油车退出时间表的时机尚未成熟。

  “其中一些国家的可再生能源在能源结构中的占比很大,但我国目前化石能源发电的占比却高达70%,即使到2030年也会占据相当大的比例,所以现在就给出一个时间表会显得操之过急。”王秉刚解释道。

  中国石油大学(北京)教授刘毅军也告诉本报记者,“目前已发布时间表的国家对我国来说不具备较强的参考性,我们需要等一等。”

  据中国汽车工程学会发布的《节能与新能源汽车技术路线图》显示,到2020年,我国新能源汽车年销量有望达到210万辆,渗透率达7%;到2025年和2030年,年销量将达525万辆、1520万辆,渗透率达到15%、40%。

  “我认为新能源汽车的发展时间表应与上述路线图对应。”全国乘联会秘书长崔东树指出,“有观点称中国2025年就可以停止销售燃油车,但我认为在部分领域和地区有可能实现,但全国范围实现的难度极大。”

  清华大学能源互联网创新研究院副研究员、高级工程师刘冠伟告诉本报记者,中国若想在十年之内就想全面取代燃油汽车几乎没有可能。“长期来看,电动汽车将会作为汽车领域的主要补充,这是由当前电池、电网等行业的发展现状决定的。”

  然而,在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可再生能源发展中心主任王仲颖看来,燃油车退出时间表的相关研究宜尽早启动。

  “电动汽车全面替代燃油车是迟早的事。”王仲颖告诉本报记者,到2050年,中国电动汽车占比将达到80%以上,甚至有可能实现电动汽车的全面替代。“届时尽管燃油汽车的效率也会大幅提高,但全面替代也并非没有可能。”

  刘毅军认为,尽管目前就制定燃油车退出时间表对我国来说为时过早,但提前研究和关注这件事情也无可厚非。

  不少专家都向本报记者表示,燃油车退出时间表应避免绝对化、不可一刀切。

  王秉刚强调,在未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我国汽车行业还会呈现多元化的结构。“我们不可以只发展电动汽车,一定要考虑多元化的发展路径,例如天然气也是清洁的化石能源,未来在我国能源结构中也将会占据相当大的比例,所以发展天然气汽车也是不错的选择。”

  此外,多位专家一致认为,我国国土面积较大,汽车的使用环境较为复杂,一刀切的燃油车退出政策不符合国情。

  崔东树指出,我国地域辽阔,既有高寒的东北和西北地区,又有亚热带和热带地区,因此不同区域应该有差异化的合理安排。“尤其是在东北边远地区和西北山区,电力供应不稳定,一刀切的全面电动化也不现实,混合动力和插电式混合动力汽车可能会作为过渡选择,但这个过渡期会很长。”崔东树解释称。

  若想在特殊领域实现全面电动化也难度极大。尽管目前乘用车和客车的新能源化速度很快,但卡车的新能源化仍处于探索阶段。

  “卡车需要重载和长途运输,但电池的能量密度过低,以电池做动力远不如汽油和柴油的能量密度高。”崔东树建议,新能源汽车的发展应分类推进,乘用车和客车先行,卡车应滞后推进。

  崔东树还表示,全面的电动化并不现实,例如农业领域仍需要燃油车,汽车出口也需要燃油车。“伴随电动汽车份额的不断增加,燃油的价格必然会逐渐走低,全面禁售燃油车或导致燃油供需失衡。”

  国家发改委、国家能源局等十五部门于9月13日联合发布了《关于扩大生物燃料乙醇生产和推广使用车用乙醇汽油的实施方案》。该文件明确,到2020年,在全国范围内推广使用车用乙醇汽油,基本实现全覆盖。

  对此,独立汽车咨询师张翔指出,“禁售燃油车”和“禁售传统燃油车”是两个概念。“工信部此举实为投石问路,并非是对燃油动力车一刀切,很可能是为了配合双积分等政策,提升新能源汽车产销量,降低燃油排放,提高环保标准,促进汽车产业升级。”他说。

  若全面禁售燃油车,将对能源行业产生怎样的影响呢?

  王仲颖认为,若想实现我国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势必需要颠覆性的政策,而大力发展电动汽车就是最好的机会。

  王仲颖预测,到2050年,我国可再生能源在能源消费中的占比将达到60%以上,占总发电量的比例达到85%以上,届时电动汽车将作为高比例电气化结构的主要支撑部分。

  “如果届时充分释放电动汽车的储能潜力,电力系统对可再生能源的消纳能力将会显著提高。”王仲颖认为,电动汽车越多,电力系统就会越稳定,从而可接纳更多波动性电源,与电力系统形成良性循环。

  值得注意的是,不少声音认为,燃油汽车的退出将会大幅降低石油消费。对此,英国石油公司首席经济学家戴思攀认为,未来20年的全球石油需求将增长2000万桶/天,尽管电动汽车将对石油需求产生一定影响,但绝对不是颠覆性影响。

  据了解,汽油只是众多石油产品中的一种,油企可通过调整其产品结构降低汽油消费减少的影响,石油消费并不限于交通运输领域,它还是化工原料、生产衣服和橡胶等等的原料。

  刘毅军也指出,不论是石油还是天然气,任何行业都会跟随成本的变化寻求新的发展路径,电动汽车的大规模应用将会加快石化产业在利用方向上的转型。

  不容忽视的是,实现电动汽车替代燃油车也有助于降低我国石油对外依存度,有效保障国家能源安全。

  此外,崔东树还指出,中国是后发的工业化国家,在电池、电机等方面的制造能力强于内燃机。“如果全球转型电动车,相关配套政策够给力,中国的电池供应将达到世界级规模,同时制造业也必定会越来越强大,因此加速推进传统燃油车停售的时间表不仅是环保课题,也是重大的产业机会。"他表示。


编辑:赵晓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