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利信息化技术论坛将召开 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论坛举行 2017新能源交通国际论坛举办
企业频道
您当前的位置:中国环境网>企业>行业观察

企业环境信息披露有改善仍不够

行业、企业之间差异明显,部分行业仍需政策指引或强制要求

2017年11月08日作者:刘潇艺来源:中国环境报

  ◆中国环境报记者 刘潇艺

  复旦大学经济研究中心指导、企业环境信息披露指数研究小组分析形成的《企业环境信息披露指数》(2017综合报告)日前发布。报告筛选了上海证券交易所14个重污染行业的172家上市公司,对其2016年年度报告及企业社会责任报告、可持续发展报告、环境报告书等公开披露资料,进行了环境信息披露水平和质量的分析。

  研究结果表明,2016年企业环境信息披露指数得分为41.52,分别比2015年和2014年的得分水平提高了4.66%和14.25%(2015年和2014年的得分分别为39.67和36.34),这说明在内外各种因素的作用下,近3年来上市公司的环境信息透明度有明显改善。

  平均分提升但仍不及格

  有效信息偏少,重要指标披露情况不乐观,未明确责任落实机制

  数据显示,这172家样本企业中,环境信息披露的平均分为41.52分,平均分在企业间差异较大,标准差达到了16.38。环境信息披露平均分的提高,意味着上市公司与公众之间环境信息不对称的情况正在逐渐改善。

  从总得分的分布来看,环境信息披露得分主要集中在25~75分的区间中,其中低于10分的企业只有普莱克一家。制药业、化工业在低分段所占比重最多。获得75分以上的企业有6家,分别为上海电力、民丰特纸、宏达股份、柳钢股份、上海石化、西部矿业。其中上海电力的总分高居榜首,其在环境披露信息十分全面细致,在年报和社会责任报告中均有详细披露相关环境信息。

  复旦大学环境经济研究中心副主任李志青指出:“25~75分区间的样本点最为密集,可见大部分企业在环境信息披露方面仍有较大的提升空间。”

  而从分类指标来看,有98.3%的企业对“环境政策、方针和理念”进行了披露,这项指标的披露率最高。披露率居其次的是“环保设施的建设、投资和运行费用”和“三废处理情况”这两个指标,披露率均在80%以上。

  相较而言,仅有15.1%的企业披露了“对合作企业的环保要求”,而“碳排放量和减排量”、“碳减排目标”这两项指标披露率也低于30%。总体来看,样本企业对环境信息的披露仍有待完善,其中很多重要的指标披露情况不容乐观。

  从有关样本企业各项披露内容的得分情况可以看到,首先,在172个表明自身为重污染行业的企业中,98.26%的企业对于环境政策、方针和理念有相关的表述,且有77.91%的企业提到了未来环保目标。李志青指出,“在企业的各种报告中,披露的环境政策主观性较强,大多为主观概括性语言,看似面面俱到,然则并未明确责任落实机制,对于客观体现企业环保状况的帮助不大。”

  其次,在一些较为具体详细的方面,比如建设项目环境影响评价、环境保护荣誉、环境认证、对合作企业的环保要求、碳减排目标等项目、资源直接和间接消耗情况,统计资料都呈现出了较大幅度的下降趋势,说明这些项目的披露内容都亟待完善。

  另外,在定量指标中,环境罚款与重大环境事故披露的最高分项数量最多,占46.5%,披露对合作企业的环保要求最低分项数最多,占83.72%,仅28家企业提到了对合作企业的环保要求,可以看出这方面有极大的提升改进空间。

  在其他披露项目中,得分相对平均,但整体趋势来观察,高分项仍少于低分项,量化的描述少于定性的描述。李志青告诉记者,“企业的环境信息披露仍存在着过于空洞、文字描述过多而缺少真实内容的问题,让公众无法迅速捕捉有效信息,也给投资者理性决策造成了困扰。”

  石化行业表现突出

  制药、酿造、发酵三个行业披露得分显著偏低,企业有较大自由裁量权

  企业环境信息披露指数也存在明显的行业差异。

  根据统计结果可以看出,在全部14个行业样本中,按照百分制,除了石化的其余所有行业的平均分都在50分以下。得分最接近50分的三个行业为造纸、钢铁和煤炭,它们的行业平均处于相对较高水平并且极其相近。而得分最低的发酵业不到30分,剩下的8个行业则均在30分到50分的区间内。数据显示,除了石化行业,其余行业之间从高到低的下降趋势总体较为平缓。

  李志青认为,这样的结构基本也符合环境信息披露理论中的“自清”原则,即污染排放越密集的行业(石化、钢铁、煤炭等)越重视环境信息披露的程度。其中可能的原因在于,一方面这些行业本身就受到政府部门的重点监管和规制,是整个行业的“重中之重”,其环境信息披露的激励较大;另一方面,这些行业的企业规模一般较大,比如石化行业的样本企业共有两家,分别是上海石化和中石化,都是石化业的巨头,而且是国企,他们在环境信息披露上的政治意愿和能力都相对较高。

  他指出:“最近一段时期国家加强对产能过剩行业的监管,钢铁、煤炭、石化等行业首当其冲。为此,这些行业的上市公司也有动力开展更加积极的环境信息披露,赢得行业内的更大竞争优势。”

  制药、酿造、发酵三个行业披露得分则显著偏低,只在30分左右。这说明部分行业对环境信息披露工作乃至环保工作尚未引起重视,需要进一步给予政策指引或强制要求。

  此外,如果将每个行业中的佼佼者单独列出来,则可以发现,行业之间的排序发生一些变化,与行业的分布情况有所出入。行业中最佳企业得分位居前三的分别是火电(上海电力,得分90.57),造纸(民丰特纸,得分83.02)与冶金(宏达股份,得分81.13),后三位的则是制药(天药股份,得分54.72)、水泥(华新水泥,得分54.72)和发酵(安琪酵母,得分41.51)。不同行业的最佳表现企业在环境信息披露水平上也呈现由高到低的平缓下降趋势,但是披露水平普遍较高,只有发酵业的安琪酵母没有达到50分。

  总体上,企业环境信息披露水平基本上与行业的污染特性相关,污染较密集的行业在披露上的水平较高,各行业环境信息披露平均水平的表现仍称不上乐观。而对于具体企业的评估,李志青特别强调,必须结合其属性来进行。他认为,环境信息披露水平在行业和企业之间的差异显著,说明在自愿披露的制度安排下,企业的环境信息披露有着较大的自由裁量权,不利于提高整体的披露水平。

  2016年度我国上市公司环境信息披露呈现以下特征

  ●平均的环境信息披露程度仍然较低,但较2014年和2015年有明显改善

  ●在行业、企业以及地区等维度上仍然呈现明显差异化特征和趋势

  ●污染排放越密集的行业越重视环境信息披露的程度


编辑:赵晓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