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利信息化技术论坛将召开 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论坛举行 关于开展环保优秀品牌企业...
要闻频道
您当前的位置:中国环境网>首页要闻

满园春色何必尽是 “舶来品”

辰山植物园让本土植物“当家”

2017年04月06日作者:蔡新华 刘静 李庚来源:中国环境报

  ◆中国环境报记者蔡新华 见习记者刘静 李庚

  春季是观赏植物的好时机,而若观赏的植物尽是“舶来品”的话,那就煞风景了。上海辰山植物园独辟蹊径,将本土植物与引进的植物融为一体,成为真正的万国植物园。

  这个植物园位于松江区佘山山系中的辰山,是国家和地方共建的集科研、科普和观赏游览于一体的综合性植物园。园内的奇花异草争奇斗艳,各类瓜果令游客赞叹不已,游览一趟便可看尽四季景色。

  20多个品种的向日葵汇成花海,缤纷鲜亮,除常见的金黄色,还有橙黄、酒红、墨黑、红黄复色等;在宿根花卉展示区,有百日草、蛇鞭菊、迷迭香、醉蝶花等70个品种。瓜果蔬菜展区,多翅瓜、香炉瓜、印度鬼椒……品种繁多,令人陶醉其中,流连忘返

  “舶来品”状况频出

  本土植物来救场

  记者获悉,园区筹建时就建立了专门的植物引种保育团队,专家们足迹遍布国内外,大量收集各类植物种质资源,保育培育。至今,园内拥有1.1万余种植物,汇成一座色彩斑斓的万国植物园。工作人员说:“只有保证植物的多样性,才能保持物种的稳定,最终实现生态环境的可持续发展。”

  其实,刚一开始,园区将视野更多瞄向海外,院内植物一半以上是从海外引进的物种。植物的数量、种类、色调、搭配等都比较单一,生长质量、态势也不太理想,季节交替时还会出现空白期。

  问题不久就显现出来,海外引进这种方式虽然见效快,但对国内植物的破坏和压抑作用显而易见。虽然管控方式得当,物种侵入的风险可控,但本土植物容易被忽略,得不到生长空间,可能被慢慢湮没。

  上海辰山植物园意识到了这一问题的紧迫性,不再盯紧国外植物品种,开始关注本土植物物种,保育培育本土植物,抓紧挽救那些濒危物种。

  我国华东植物区系植物品种丰富。目前通过野外科考、标本收集等渠道发现的有7000多种,“植物园的目标是能收集到其中的3500种,保护好野生乡土植物资源。”

  与此同时,上海市政府和国家林业局在辰山成立了华东野生濒危资源植物保育中心,专门开展极小种群物种的保育研究。

  在常人眼里,每天侍花弄草,十分潇洒,令人倾慕不已。有道是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保育培育植物物种的活儿是很艰难的。培育一株植物可能需要几年甚至一两代人的努力,需要付出极大的时间精力,“植物长在哪儿,工作就得跑到哪儿”成为这一行当的明规则。用植物学家们的话就是:要耐得住实验室的冷清寂寞,也要扛得住野外的风吹雨打。

  打造植物保育基地

  抢救本土濒危物种

  功夫不负有心人。辛勤的劳动收获了丰硕的成果,濒危植物物种硬是被“抢救”回来。

  在辰山植物园,有一种珍贵的树木叫普陀鹅耳枥,耐阴、耐旱、抗风,叶子布满均匀的褶皱,具有一定观赏性,目前数量有200多株。

  但在十年前,这种树仅有一棵,长在普陀山慧济寺西侧的山坡上,被列为国家一级保护濒危物种。园区专家团队得知这一消息后,就开始采集普陀鹅耳枥的种子,进行研究、培育。普陀鹅耳枥的种子特别不易发芽,发芽率只有10%,每次从发芽、成长、炼苗到定植都需要三四个月,其间要时刻关注光线、光照、温度、水分、土壤和空气等状况。经过四五年的筛选和科学繁育,发芽率终于提高到30%。未来,专家团队还将对普陀鹅耳枥进行回归引种栽培,使其恢复成野外种群。

  现在,普陀鹅耳枥已走进上海南站附近的城市绿地,虽然仍是极小种群,但已初步走出濒危的边缘,开始繁育蔓延。

  壳斗科植物多生长在深山老林中,是华东区系森林植被建群的骨架类物种,非常重要,但过去缺乏比较系统的研究,“家谱”一直很不清晰。负责此课题的五六位专家,一年中有好几个月都泡在野外采集、观察,严寒酷暑都得作业,调查量非常大。这个课题组半数成员足迹遍布华东六省一市,寻找收集叶子、果实、花朵等进行形态辨别,种与种之间太相似无法辨别时,还要带回实验室做DNA测验。

  “大家都知道壳斗科植物对华东区森林植被的意义有多重大。既可以搞清一种植物的群落谱系、丰富城市植被多样性、保持城市绿色;又挽救了一个本土濒危物种,使本土植物延续下去,那种感觉特别好。”一位植物学家说出了质朴的心里话。


编辑:宋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