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利信息化技术论坛将召开 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论坛举行 关于开展环保优秀品牌企业...
要闻频道
您当前的位置:中国环境网>特别推荐

冬病夏治 散煤先治

专家建议在下一个采暖季来临前及早谋划

2017年04月12日作者:文雯来源:中国环境报

  

  控制散煤污染,必须落实民用散煤质量标准,提高煤质,查处散煤销售、燃用等违法违规行为,禁止不符合标准的散煤进入市场。图为储煤场一角。 本报记者邓佳摄  

  图为环境监察人员正在储煤场检查。 中国环境报记者邓佳摄

  ◆中国环境报记者文雯

  2017年是“大气十条”第一阶段的收官之年。面对严峻的大气环境形势,各地必须采取更有效的措施深挖减排潜力,其中,散煤治理更是重中之重。为治理大气污染,环境保护部将联合有关部门全面加大燃煤锅炉取缔力度,改用热电联产集中供热、燃气供暖、电供暖;积极推进城中村、城乡结合部、农村地区散煤治理。

  供暖期已经结束,各地正在积极筹备并推进大气污染防治的冬病夏治工作。当前,急需抓住这一有力时机,因地制宜,综合施策,全力推动散煤治理工作。

  散煤当治

  占比不足一成,对PM2.5的贡献率不低

  国家城市环境污染控制技术研究中心研究员彭应登告诉记者,散煤污染主要来源于农村地区和城乡结合部的釆暖小煤炉、炊事小煤炉、茶浴炉和“散乱污”企业的工业小窑炉等。目前,我国每年消费煤炭约38亿吨,其中民用煤炭约3亿吨。尽管民用煤炭占比不足10%,但是基本上全部为分散式燃烧,没有采取除尘、脱硫等环保措施。以京津冀地区为例,散煤总量约为3600万吨, 其中北京为420万吨,河北为2800万吨,天津为380万吨。

  “散煤燃烧是大气污染的重要来源之一。”彭应登指出,由于民用煤多为劣质的烟煤散烧、无末端治理措施、且污染物低空排放,因此对区域空气环境质量影响显著。京津冀地区每年散煤燃烧排放的PM2.5、二氧化硫和氮氧化物约占地区总排放量的11%、26%和10%,散烧煤对PM2.5污染年均贡献率约为24%,采暖季散烧煤对PM2.5污染的贡献率超过30%。北京农村散煤排放量显示,北京市农村散煤污染对PM2.5贡献率占比15%,二氧化硫占比37.4%,氮氧化物占比9.4%。

  环境保护部环境规划研究院大气环境规划部副主任雷宇表示,如果要减少冬季重污染天气或者降低全年PM2.5平均浓度,就必须更加关注冬季或者民用能源的污染控制。

  “事实上,散煤治理比集中的燃煤治理具有更大的环境效益。”雷宇解释说,假如我们减少或控制一吨散煤的燃烧,它的污染物削减量能够比电厂减少一吨煤的削减量大得多。“以现在全国的平均水平来讲,散煤和电厂锅炉的排放系数差距很大。其中最重要的原因是电厂有非常高效的末端除尘设备,但是对于散煤来说,如果是直接在炉灶里燃烧,污染物基本上是直接排放的。”

  国际上也将散煤治理当作治理大气污染的一项重要手段。过去60年,在美国整个煤炭的比重里,电力用煤从30%增长到95%。与此同时,商业、工业、民用燃煤,也就是散煤的使用大幅减少,目前基本上已经没有散煤燃烧。在这个过程中,美国一方面在电厂加大了末端治理的力度,另一方面减少了其他行业治理相对困难的煤的消费量。也就是说,美国煤炭的使用被从小的、分散的设备“逼”到了更大的集中处理的设备里。通过这样的过程,极大地推进了煤炭消费过程中污染物的减排。

  治理难在一个“散”字

  主要在农村及城乡结合部,多部门管理,各地步调难以统一

  散煤治理难在一个“散”字。北京市环境保护监测中心利用卫星遥感配合现场调查等手段获取了北京民用平房燃煤散烧情况及区域特征。

  监测结果显示:2016年,北京散煤使用量最大的区为顺义,其次是通州。石景山区全部完成“煤改电”,故无平房燃煤量。顺义、通州、昌平和大兴4个区的燃煤量总和为229万吨,占全市平房燃煤量的54%。

  北京市环境保护监测中心主任张大伟说,根据北京市“清洁空气行动计划”,城六区(东城、西城、海淀、朝阳、丰台、石景山)将在2017年率先基本实现无煤化,但仅占市域面积的8%。

  “散煤治理难点在于散煤使用主要位于基础设施较差的农村地区和城乡结合部,不易实现清洁化改造。”彭应登指出,农村地区和城乡结合部有大量违建和“散乱污”企业,如不先进行拆解整治,无法按常规手段实施“煤改电”“煤改气”和置换清洁煤等措施。

  “在调研过程中,我发现一些农村地区有天然气管网,却由于成本问题依然使用散煤。在北京市顺义区牛栏山镇,很多农民表示使用天然气取暖的成本是散煤的2~3倍。村民们宁肯在家里裹着羽绒服也不愿意调高出水水温。即便如此节省,政府补贴后,农民一天承担的电费还有近50元。因此,他们还在继续使用散煤。”彭应登对农村“煤改电”“煤改气”的实际效果表示担忧。

  “散”还表现在京津冀地区在散煤治理上步调难以统一。2015年,河北省用型煤替代散煤的工作被国家考核部门打了零分,而北京市优质能源占比却超过80%。

  相对于燃煤电站和普通工业锅炉用煤,政府部门出台的散煤治理相关政策和管理措施比较“散”。散煤有多个部门同时进行管理,如发改委、农业局、工商局、质监局和环保局,分别从煤场、推广、流通、产品质量和利用等多个环节进行监管。但是,多头管理协调困难、效率较低,在一些地方甚至呈现“谁都管谁都不管”的“三不管”状态。专门针对散煤治理的文件也很少,已知的是在2016年10月,环境保护部发布了《民用煤燃烧污染综合治理技术指南(试行)》。

  散煤治理要因地制宜

  加快煤改电、煤改气,改善煤质,实行清洁能源替代

  环境保护部出台的《民用煤燃烧污染综合治理技术指南(试行)》提出了“民用煤污染治理应以环境空气质量改善为核心,采取因地制宜、综合治理、多措并举、分步推进的步骤实施”的治理总体思路。

  具体应如何实施?彭应登指出,对平原地区来说,政府应该尽快建设天然气管网,加快“气代煤”“电代煤”的推广步伐。此外,政府应该关注农村地区小型加工企业的散煤治理,将这些小企业也纳入“气代煤”“电代煤”改造范围。彭应登表示,目前,这部分的政策仍然是空白。

  “煤改电”“煤改气”是平原地区治理散煤的主要措施,不仅可提高农村地区基础设施水平和农民生活质量, 还可彻底降低污染排放。

  初步测算,通过“煤改电”工程,2016~2017年京津冀地区减少燃煤328.8万吨,相应地会减少二氧化硫排放1.71万吨、氮氧化物0.53万吨、PM104.44万吨、一次PM2.53.55万吨。

  山区可暂时通过置换清洁煤和更新灶具来降低污染排放,待条件成熟后,也可实施“煤改电”。

  雷宇则认为,除了以热电联产和集中供暖替代分散散煤燃烧和“煤改气”“煤改电”以外,还应改善煤质。“在集中供暖管网到达不了,或者改气、改电存在设施和实施困难的情况下,我们采取的主要做法就是改善煤质。包括改善燃烧设备、炉具等。”

  减少散煤使用量,最终要依靠大力度、高质量发展非化石能源。国家气候变化专家委员会主任、中国工程院院士杜祥琬表示,要将集中与分散相结合,鼓励发展分布式低碳能源网络。“我们要推进农业现代化,以分布式低碳能源网络满足用能的增量。我们用天然气、光、风、生物质、地热等,以及垃圾的资源化利用,加上大数据智能化管理,推进农村能源形态的进步这是新城镇化和农业现代化的重要内涵。”

  据联合国开发计划署预计,到2030年,中国将有超过10亿人口生活在城市圈内。伴随大量人口进城,届时会出现两百多座百万人口级别的城市,另外还会涌现大量中小城镇。

  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大气环境研究所研究员支国瑞指出,“以煤代煤”,即用更清洁的煤及煤制品替代高污染的烟煤,确实能在短时间内较快取得效果,但“长远来看,北方尤其是京津冀一带的农村还是要推广清洁能源以及集中供暖”。

  “散煤治理要冬病夏治。”彭应登指出,政府要在下一个采暖季来临之前,抓紧农村电网的扩容改造和燃气管网延伸覆盖,并做好农村住房的保温改造与电采暖设备的安装。除了“煤改电”“煤改气”以外,政府还应指导并规划,因地制宜地采用清洁化改造措施,包括在较偏远的农村采用地源热泵替代燃煤的改造。

  彭应登介绍说,北京市延庆山区就有几百户村民采用地源热泵供暖,取得了很好的效果。他建议,河北保定地区有大量地热资源可利用,完全可用于供暖。

  “散煤治理是一个紧迫的系统工程,需冬病夏治,时不我待;需政府各部门齐抓共管,协同作战;更需企业的配合、公众的参与。散煤治理也是一场持久战,需经历多个冬病夏治年度,久久为功,才能实现平原区和山区的全覆盖。”彭应登希望政府能更加重视农村散煤治理问题,将散煤治理措施真正落得实处。


编辑:宋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