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利信息化技术论坛将召开 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论坛举行 关于开展环保优秀品牌企业...
要闻频道
您当前的位置:中国环境网>特别推荐

熊猫走廊反盗猎

2017年04月28日作者:邓佳来源:中国环境报

  

  队员们正在大本营“响水”内烧锅做饭。所谓大本营其实是一个依靠半山岩石和塑料布搭建的棚屋。篝火成为方圆数十里无人区唯一的光亮。 

  云海景观是九顶山的一大特色。在攀爬至海拔约4000米的地方,云雾缭绕在山腰上,对视野造成极大阻碍,队员们在其中穿行,若隐若现。 

  徒步在九顶山上,气温随着海拔升高而骤降,队员将身后的编织袋靠在路坎上喘气,他的额头和鬓角染上了雾凇一般的白霜。 

  巡山队员走下一处海拔约4000米、长约150米的雪坡。 

  在大本营“平水”,余家华给自己放养在九顶山上的牦牛喂盐,以确保牦牛体格健壮。余家华一直将卖牦牛的收入,作为巡山经费的来源。 

  山上没有任何可以消遣的条件,晚上八点半,队员们就休息了。而安置睡袋的地方,只是一个柴垛。 

  巡山队员们从九顶山上拆下的盗猎猎套及被猎捕而死的动物头骨,被成堆堆在地上。 

  日落之后,山上的气温急剧下降。队员们便围坐在一起烤火,彼此间会聊很多家长里短,以及各自对巡山的想法和新发现。  

  余家华拖着一截准备作为柴禾的枯枝,赶往最后一个大本营。

  位于四川省西北的九顶山雨雪初霁,云雾仿佛一条轻盈的白色薄纱,盘绕在海拔约5000米的山系之间,这里是中国“熊猫走廊”的一部分,全面禁猎。

  65岁的羌族老人余家华驼着背,负着身后五六十斤的编织袋,军用胶鞋踩在布满石块的悬崖弯道上,在他前后,是包括儿子和孙子在内的6名巡山队员,各背装着锅碗粮食的背篓或装着帐篷和睡袋的编织袋。这并非什么专业登山队,他们只是一群背着装有锅碗的背篓或捆着麻绳的编织袋,在四川九顶山自发巡山反盗猎的羌族农民。除了帐篷和睡袋,再无其他专业户外装备,迷彩服和胶鞋,是他们的标配。如今,发起巡山的羌民已年过六旬,儿孙的加入又为巡山队注入了新活力。三代人20年的坚守,让当地一度濒临灭绝的野生动物又多了起来,他们甚至发现了大熊猫的活动痕迹。这样的巡山每年要进行8~10次,每次约10天,全程上百公里。

  茂县,地处四川西北,是中国最大的羌族聚居地。主峰位于茂县境内的九顶山,呈东北—西南走势,山脉延伸触及什邡、绵竹、北川、安县、都江堰、彭州、德阳等地区。

  2004年,时任村支书的余家华到茂县参加培训,余家华注册成立了“茂县九顶山野生动植物之友协会”,以民间团体的形式劝阻盗猎。一支由自家亲戚和村民组成的30人的羌族反盗猎巡山队就这样拉了起来。“别去九顶山打猎,那儿有羌民巡山保护”的消息逐渐在猎人间流传。

  以羊为图腾、起源于中国西北原始游牧部落的羌民本就善于猎捕,尤其绵竹的群众之前更是喜欢在九顶山自然保护区和宝顶沟自然保护区一代布设猎套。被人称为“四不像”的国家二级保护动物苏门羚,在当初的屠戮中基本灭绝于九顶山范围之内。

  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当地少数民族每家每户几乎都有一支火药枪。每逢婚丧嫁娶,鸣枪常被作为当地习俗。而这种枪一旦被带入山林,则又难免成为屠戮野生动物的利器。

  从1998年开始,当地除了天然林保护工程,还实施了退耕还林等项目,恢复了野生动物的栖息地。而先前家家户户普遍拥有的火药枪,也被全部收缴。枪支的减少,也在一定程度上减少了狩猎。加之近些年经济好转、人们环境意识的提高和余家华为首的巡山队的保护,都是当地野生动植物数量回升的原因。

  通常情况下,队员们将在海拔1900米~5000米的山区,每天负重五六十斤徒步近20公里。由于九顶山地域广阔,协会所巡视的200平方公里区域无法在一次巡山中走完,因而巡山队每次都会选择不同线路组合进行轮回。

  巡山反盗猎的20年间,共有3名盗猎者因被巡山队员发现并交送警方而获刑。近10年来,巡山队共拆卸猎套约9万个,在余家华位于茂县凤仪镇茶山村的家中,从山上拆下并带回的一小部分钢丝猎套及遭猎捕的林麝、马麝、斑羚、黄鼬等野生动物的头骨被成堆置于院内,而那些更多的猎套,正如那些被猎杀的生灵,被永久地存埋于地下。 蒲晓旭 摄影报道


编辑:宋阳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