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利信息化技术论坛将召开 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论坛举行 关于开展环保优秀品牌企业...
要闻频道
您当前的位置:中国环境网>要闻

全国政协委员贺禹建议尽快启动华龙一号批量建设

让核电强国梦想照进现实

2017年03月09日作者:孙浩来源:中国环境报

   

  图为中国自主三代核电技术“华龙一号”示范工程——福清5号核电机组施工现场。 资料图片

  ◆中国环境报见习记者孙浩

  “我国能源供给侧主要依靠化石能源,是世界最大的碳排放国家。2016年,我国化石能源发电量占总发电量的比重高达71.6%,而风电、太阳能、核电的发电量占比仅8.68%,能源供给侧结构极不合理。”

  今年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广核集团公司董事长贺禹的提案直指我国能源结构之困,他建议,加快华龙一号核电技术批量建设,确保实现国家减排目标。

  助力国家减排核电不可或缺

  今年全国两会上,李克强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要坚决打好蓝天保卫战。

  “重现蓝天需要多方努力,加快发展核电是一个重要思路。而目前我国核电在运装机仅不到3500万千瓦,需要从现在起平均每年至少新建10台百万千瓦级核电机组,才能支撑我国实现节能减排目标,打赢这场硬仗。”贺禹表示,“十二五”以来,全国累计开工15台机组,平均每年不到3台,2016年甚至没有核准一个新项目。

  “近几年,核电实际发展节奏与这一目标要求明显不符。需要尽快扭转这一局面,使核电产业重回健康可持续发展轨道,确保实现国家减排目标。”贺禹认为,华龙一号具备四大优势:安全性符合要求,技术相对成熟可靠,产业配套能力强,建造成本具有竞争力。

  贺禹建议,尽快启动华龙一号堆型批量建设,从今年起到2020年,每年核准开工建设4台~6台华龙机组,保持平稳有序发展。2020年以后实现以自主三代为主,确保到2030年核电投产规模达到1.5亿千瓦以上,支撑国家实现减排承诺。

  自2013年2月被增补为十二届全国政协科技界委员以来,贺禹积极组织召开核能行业的内外部座谈会,并赴各核电基地调研,通过网络等新媒体向公司员工征求意见。在此基础上,积极撰写并提交政协提案,听取并讨论政府工作报告等。围绕我国完全自主知识产权核电技术的研发及发展,贺禹联系多名全国政协委员三提“华龙一号”提案,为让核电强国“梦想照进现实”鼓与呼。

  核电急需重回可持续发展轨道

  2016年11月,全球应对气候变化的最新纲领性文件——《巴黎协定》正式生效。作为负责任大国,我国向国际社会做出了庄严承诺,提出“碳排放总量2030年前达峰并争取尽早达峰,2030年非化石能源消费占比达到20%左右、单位GDP碳排放较2005年下降60%~65%”的减排目标。

  记者了解到,现阶段我国能源供给侧主要依靠化石能源,是世界最大的碳排放国家,2016年化石能源发电量占总发电量的比重高达71.6%,而风电、太阳能、核电的发电量占比仅8.68%,能源供给侧结构极不合理,这也是雾霾持续困扰中国大部分地区的重要原因之一。

  “据权威机构测算,为实现我国承诺的节能减排目标,到2030年我国运行核电规模需要达到1.5亿千瓦。”贺禹分析说,在考虑经济新常态的情况下,2030年我国一次能源消费总量大约在55亿吨标煤。从能源供给侧结构来看,预计到2030年水电、风电、太阳能发电的装机极限均为4亿千瓦,生物质能发电装机达到4000万千瓦,占届时一次能源消费总量的比例分别为7.17%、4%、2.74%、1.27%。“如果要实现20%的非化石能源占比目标,2030年核电占届时一次能源消费总量的比例达到5%左右才能有效支撑。”

  据统计,2016年,全国核电机组按发电能力可生产2428亿度电,但由于各种因素限制,实际完成的计划电量1829亿度,参与市场交易消纳137亿度,总计损失电量462亿度,弃核率达19%,相当于近7台核电机组全年停运。

  贺禹表示,国家明确了安全高效发展核电的方针,不仅是要高标准、高质量完成建设,更是要在建成以后保持高水平、高效率运行,充分利用其清洁低碳、稳定高效的优势,发挥突出的、不可替代的作用。“因此核电如果不能按照基本负荷运行,不能保证满发多发,本身就是一种严重浪费。”

  “华龙一号”已具备批量化建设条件

  近期,国家能源局发布的《能源发展“十三五”规划》明确提出,核电技术要逐步向自主三代集中。“按此要求,华龙一号技术是当前现实可行的选择。”贺禹表示,华龙一号国内示范项目已经开工,目前正在英国进行全球公认最严苛的通用设计审查(GDA),GDA通过后将在英国新建核电项目上得到应用,具备了批量建设的条件。

  贺禹认为,华龙一号具备四大优势,首先,安全性符合要求。华龙一号采用了“能动与非能动相结合”的设计理念,各项技术指标全面满足我国最新核安全法规要求和国际、国内最高安全标准。

  其次,华龙一号技术相对成熟可靠。在贺禹看来,华龙一号是在已经自主掌握并在国内有32台建造业绩、130堆·年运行经验的二代改进型技术基础上,通过渐进式改进形成的新堆型,充分利用了现有的设计技术和装备制造体系,95%的设备采用成熟的设计和制造工艺,关键设备如主泵、蒸汽发生器、数字化仪控系统(DCS)等均采用成熟定型产品,具有丰富的工程应用和运行经验,剩下5%的新设备也已经全部完成试验验证。

  再次,在产业配套方面,由于具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华龙一号不存在受制于外方的关键技术和设备等问题,首台机组国产化率即可达到85%,国内现有的产能和资源可以支撑年开工10台~12台华龙机组。据介绍,目前国内4台在建华龙一号机组质量、进度总体可控,其中首堆已开始穹顶总装,主体工程土建施工进入收尾阶段。

  最后,在经济性方面,得益于既有技术和工程经验的继承性以及较高的国产化率,华龙一号建造成本与全球主流三代核电技术相比具有明显竞争力。

  “为此,我们建议:一是明确核电按基本负荷运行,把核电列为一类优先发电电源,按实际发电能力核定年度计划电量。二是借鉴国际经验,在电力市场改革进程中,研究实施相关配套机制,实现核电满发。三是加强政府的统筹协调,强化督导检查,确保‘暂行办法’落实到位,同时加强跨省区电网通道建设和利用,推动核电集中跨区送电,保障核电消纳。”贺禹表示。

  中国广核集团公司对本文亦有帮助


编辑:宋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