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利信息化技术论坛将召开 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论坛举行 2017新能源交通国际论坛举办
新坐标频道

把最好的时光献给生态

“鹳爸鹤妈”养儿记

2018年02月13日作者:吴殿峰来源:中国环境网

 

    
    朱宝光为东方白鹳搭建人工巢穴。 中国环境报记者吴殿峰摄
 
    
    夏艳辉将鱼肉剪成条,喂养小丹顶鹤。 中国环境报记者吴殿峰摄

  

  中国环境报记者吴殿峰

  今年2月2日,是第22个世界湿地日。根据《黑龙江省湿地名录》显示,黑龙江省已建立了138处湿地自然保护区,72处湿地公园和9处湿地保护小区,全省湿地面积556万公顷,其中沼泽湿地面积427万公顷,全国最大。

  在黑龙江省有成千上万个湿地保护者,他们把最好的时光贡献给了湿地的生态环境,他们是龙江湿地里最美的人。

  近日,记者联系到洪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被称为“鹳爸爸”的朱宝光和齐齐哈尔扎龙湿地管理局人称“鹤妈妈”的丹顶鹤饲养员夏艳辉,听他们讲述在湿地保护稀有物种的故事。

  “鹳爸爸”朱宝光说:

  东方白鹳住上钢结构的房子了 雨季扛着梯子徒步去筑巢

  东方白鹳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目前全世界仅有3000只左右。东方白鹳主要分布在我国东北、俄罗斯远东等地区。随着人类活动的干扰与破坏,东方白鹳的生存、迁徙空间受到“挤压”。位于三江平原的洪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被称为“东方白鹳之乡”。

  在洪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说起东方白鹳,很难绕过一个人,那就是人称“鹳爸爸”的科研科科长朱宝光。虽然头衔是科长,但朱宝光更愿意称自己为“护鸟人”。

  “东方白鹳生活需要相对密闭的环境。”朱宝光说,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期,人工巢穴主要在树上搭建,进入新千年后,人工巢穴使用松木搭建,到了2016年人工巢变成用钢结构的三脚架支撑。

  每年3月下旬~11月中旬,是朱宝光和他的3人团队最为忙碌的日子。除了要给东方白鹳筑人工巢,他们还要进行野外考察,根据每只幼雏不同的生育特征,给雏鸟佩戴鸟环,研究东方白鹳的迁徙路线。

  在朱宝光看来,最难熬的日子是每年的丰水期。有些地段无法驱车前往,筑人工巢只能步行。有时候,他和同事们扛着梯子,每天徒步五六公里。湿地里雨水充沛,深的地方甚至能没过他的胸口。

  日常工作中,朱宝光和他的团队,还要对保护区内部和附近出现伤病的东方白鹳进行救护和饲养。同事李冰说,不同于丹顶鹤,多数东方白鹳都怕人,不喜欢和人亲近。2014年,保护区内救助的一只东方白鹳需要送到哈尔滨北方森林动物园,装进箱子时,白鹳用嘴把朱宝光的眉毛和脸叼了一道红印,将近两周才恢复。

  工作24年来,朱宝光和同事们已为东方白鹳筑人工巢224个,累计繁殖育成东方白鹳近千只。目前,洪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已经成为重要的东方白鹳野生种群繁育基地。

  “鹤妈妈”夏艳辉说

  丹顶鹤高兴了会撒娇、逗你笑;生病了,也需要安慰和拥抱

  尽管15年已经过去了,48岁的夏艳辉仍然清晰地记得,她刚来到扎龙湿地饲养丹顶鹤时的兴奋、新奇与满满的自信。“养鹤就跟养小鸡崽子一样,定点喂水喂食就行吧?”

  然而,在艰苦的工作环境和繁杂细碎的饲养方式面前,夏艳辉的自信被击碎了。丹顶鹤是直肠子,吃饱了很快就饿,夏艳辉每天早起,到夜里11点才能入睡,有小丹顶鹤生病了,一夜不睡是家常便饭。

  作为一个习惯热闹的人,夏艳辉最难忍受的是夜晚湿地里的寂静。“下班了,别人都走了。饲养室里没有电,没有手机,没有可以说话的人,夜显得特别长。”她坦言,她用了五六年的时间才调整好心态。

  渐渐地,她通过学习专业书籍,积累了专业的养鹤知识。说起养鹤经验,夏艳辉向记者滔滔不绝地传授起“育儿经”。小鹤出生时正值盛夏,细菌容易繁殖,加上蚊虫叮咬,是最危险的时期。夏艳辉把新鲜的小鱼肉剪成条,一口口喂给它们吃。小鹤长到20天左右可以自己进食了,又要时刻监督它们的进食量,“太瘦了缺乏营养,太胖了会影响腿部发育和飞行。”后来,爱好钻研的夏艳辉又跟着兽医学扎针、治病。她的领导告诉记者,“只要夏艳辉在鹤场,我们心里就都有底了。”

  在夏艳辉眼里,丹顶鹤就像她的孩子,需要关爱和安全感。“它们高兴了会向你撒娇、逗你笑;生病了,就需要安慰和拥抱。”2016年,有只小鹤生病,夜间一直发出无助的呻吟声,无奈之下,夏艳辉将小鹤放入被窝,轻轻拍着它入睡,而夏艳辉则一夜未眠。

  入行15年,夏艳辉饲养了700余只丹顶鹤,人们亲切地称她为“鹤妈妈”。在她的带领下,丈夫王晓明和儿子王威,也陆续加入到扎龙湿地的养鹤大军。


编辑:lidawe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