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利信息化技术论坛将召开 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论坛举行 2017新能源交通国际论坛举办
新坐标频道
您当前的位置:中国环境网>新坐标>生活>出行

一个人的生态旅行

2017年09月28日作者:贺震来源:中国环境网

  贺震

  在徐霞客诞辰430周年之际,得一机缘去了黄果树瀑布。在陡坡塘景区蓦然发现一座霞客亭,亭内是徐霞客半身雕像。之后,在黄果树瀑布景区出口,又看到一座高大的徐霞客全身雕像。

  凝视着徐霞客雕像,穿过岁月的风尘,我仿佛看到当年跋涉于这片崇山峻岭间徐霞客孤独而伟岸的身影。

  公元1607年春,21岁的江阴青年徐霞客挥别家乡,远游30余载,足迹遍及今华东、华北、东南沿海和云贵地区19个省份、100多座城市,以及难以计数的高山河川。穷一腔心血,倾毕生之力,写成了一部百科全书式的奇书——《徐霞客游记》。

  现存《徐霞客游记》的开篇作于5月19日。如今,这一天,被国务院确定为“中国旅游日”。

  徐霞客是旅行家吗?是。但把徐霞客仅仅当作“游圣”来供奉,是一种误读。

  徐霞客是文学家吗?是。但只把文字优美的《徐霞客游记》当作文学作品来欣赏,是一种浅读。

  徐霞客首先是科学家、社会学家,一位把科学、哲学、文学有机融合在一起,在地质学、地理学、生态学方面皆有独特发现、突出贡献的专家,是中国古代科学精神的集大成者。

  阅读《徐霞客游记》我们可以发现,其内容涉及经济、文化、历史、民族、宗教、风俗、地貌、地质、矿藏、水文等多个领域。60余万字的《徐霞客游记》既是具有很高文学价值的文学著作,也是具有极高科学价值的科学著作、哲学著作。

  以科学求证

  徐霞客旅游途中的一个科学考证故事:滔滔长江从江阴流过,家乡的长江水源自何方?《尚书·禹贡》记载说,岷江是长江的源头。而徐霞客对金沙江、澜沧江、岷江等诸水实地考察之后,认定长江之水不是出自前人经书所载的岷江,而是更远的金沙江,为此写了《江源考》,详细论证长江之源,纠正了儒家经典《禹贡》以岷江为江源之谬。

  类似这种严谨的科学考证,贯穿了徐霞客远游的全过程。徐霞客两次游历黄山。他最早发现并记录了光明顶、鳌鱼背等处是黄山最高处的古夷平地,考证出黄山是长江水系和钱塘江水系的分水岭;他第一个详细、系统勘测并记录了天都峰、莲花峰等诸多标志点的地形地貌。当年徐霞客登顶天都峰,感觉“万峰无不下伏,独莲花与抗耳”,再爬上莲花峰顶,发现“四望空碧,即天都亦俯首矣”,“峰居黄山之中,独出诸峰上”,因而得出莲花峰是黄山最高峰的结论。这一发现令今天的测绘专家们也啧啧称奇,因为据现代技术测定,莲花峰海拔为1864米、天都峰海拔为1810米,两峰高差仅54米,而两者相距1100余米,一般人很难通过目测发现这些细微差距。

  徐霞客治学严谨,他尊重经典、尊重权威,但更尊重事实。他不迷信于典籍、不满足于定论,敢于订正权威典籍;他不屈从权势,对官方结论也敢于质疑;他敬畏生灵,但不迷信神灵,敢于登山入洞而无惧神龙精怪。他的考察日记严、细、深、实,堪称科学方法的宝典、科学态度的典范。

  徐霞客是世界上对喀斯特地貌进行大规模考察、并作详细记录和深入研究的第一人,比欧洲科学家早150年~200年。他深入考察湖南茶陵灵岩八景、福建武夷山接笋峰等25处红层盆地丹霞地貌,对山川地貌、火山溶洞、动植物生长、村落形成及变迁等作了详细记录。他深入考察喀斯特地貌的成因、特征、分布,发现岩洞是由于“水冲刷侵蚀”而成,洞中的钟乳石是由含钙质高的水滴蒸发凝聚而成等。法国洞穴联盟专家让·皮埃尔·巴赫巴瑞说,徐霞客是真正的喀斯特学家和洞穴学家。美国科学家则赞誉徐霞客为“近代岩溶地貌之父”。

  与自然为伍

  梁启超说,中国实地调查的地理书当以《徐霞客游记》为第一部。此话信然。今天保存下来的60余万字的《徐霞客游记》,仅是徐霞客当年游记手稿的一部分。

  阅读《徐霞客游记》,一如研读国土资源调查报告、百科全书,宛如欣赏明朝版的《清明上河图》,又犹如参阅生态样本。一部游记,菊花桂花桃花梅花兰花山茶花杜鹃花,遍地开花;满篇文字,山绿水绿树绿草绿崖绿山寨绿田野绿青苔绿,到处生绿。他用最精美的文字,描摹最奇妙的世界,表达最深沉的情感。尊重天人关系,追求文化意蕴,崇尚自然法则,遵从客观规律,是徐霞客一生的遵循。

  如果说屈原的《天问》是对神秘世界的叩问,柳宗元的《天对》是试图对《天问》的哲学回答,《徐霞客游记》则是在自然世界里寻找到的实证答案。

  追本溯源,脚踏实地,徐霞客30多年一以贯之。为了得到第一手材料,徐霞客每到一地,高山必登,大川必访,无论是目测山的高度、丈量洞的深度,还是探究江河的源头、地形的走势,他都不畏艰险,登就登到顶,下就下到底。

  在物资丰富、科技发达的今天,有组织、群体性的野外地质调查也是充满艰辛和危险。可以想象,在没有必要的安全保障、作业条件的当年,徐霞客吃了多少苦、遇了多少险、遭了多少难。他遭遇过“路棘雪迷,行甚艰”;电闪雷鸣的雨夜丛林中,衣衫褴褛的他靠野果充饥,盼风歇雨停;风雨如磐的断崖绝壁前,筋疲力尽的他咬紧牙关,胼手胝足而行。举烛进入柳州真仙洞,猛然发现“石下有巨蛇横卧,以火烛之,不见首尾”,何等惊悚。

  30多年远游探险,徐霞客无数次履险临危,一路上穷困潦倒,甚至“卧处与猪畜同秽”。他长期过着“足泥衣垢”“煨湿薪,卧湿草”的生活,受到“足痛未痊”“膝肿痛不能升”的折磨;在过箐篁瘴地时不幸皮肤中毒,苦不堪言,“久涉瘴地,头面四肢俱发疹块,累累丛肤理间,左耳左足,时时有蠕动状。而苦于无药”。切身之痛,彰然纸面,读来令人心痛。除了遭遇自然之险,徐霞客还五遇歹人劫掠。在湘江水面被盗贼“刀戟乱戳”,侥幸跳水逃命,而随行的静闻和尚为了保护徐霞客的手稿,受了两处致命伤。

  与今人轻松快乐的旅游大为不同,徐霞客的旅行充满了困苦与磨难,真可谓出生入死,但他在磨难与困境中寻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快乐。他用了32年的游历天下,开启了一场一个人的生态旅行。

    

    徐霞客旅行线路图

    

    《徐霞客游记》一书

    

    《徐霞客游记》插图


编辑:lidawe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