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利信息化技术论坛将召开 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论坛举行 2017新能源交通国际论坛举办
艺文志频道
您当前的位置:中国环境网>艺文志

琼英三叠

2018年04月16日作者:鲍 人来源:人民日报

  一

  出门寻果。要寻的是贴梗海棠的果子。

  贴梗海棠,是近些年才注意它的。在居住小区里闲逛,逛到春夏之交时,在花圃边上就可以看到,心中诧异,怎么以前就没见过呢?

  查资料,原来它就是贴梗海棠。海棠有多种。西府海棠、垂丝海棠、贴梗海棠这三种是常见的名称,但就是没见过贴梗海棠的样儿。于是就知道了它,也知道了它与前两种海棠其实并不是一个类别。如果套用属相的说法,西府海棠、垂丝海棠是属苹果的,而贴梗海棠是属木瓜的。

  木瓜,可不是现时流行的水果番木瓜。它们属相也是不同。且番木瓜是外来的种,中国以前并没有它。贴梗海棠是地地道道的木瓜,这个名分古来有之。《诗经》说:“投我以木瓜,报之以琼琚。”那个木瓜就是这个木瓜,全名又叫作皱皮木瓜。

  于是一直就想认识这个木瓜。可是在小区找了好几年,也没找着它,今年还是如此。也许是因为与花的交情尚薄,所以与果子缘分也浅?其实也不尽然。我与它们还是有一些拐弯抹角的缘分的。

  二

  幼年家居闽北。那时家里衣食俱缺,日常是见不到什么水果的。不知是哪一天,家里来了一位客人,带了几颗果子来。我分得一个,不认得是什么水果,却也是欢天喜地的,想来多半是因为新鲜。

  果子的长相记得不甚清楚,只依稀记得青中带黄,个儿不大。咬了几口后的样子倒是记忆至今。里头的肉更黄些,又因为果肉既硬且多渣、不易啃食,果子被咬得坑坑洼洼,浮渣满目。至于味道,只是酸涩,却又不完全是,因为酸涩之后,竟是甘甜。

  这样的果子,与我只有这一次的缘分,此后就再没有见到。也曾在水果店中留意过,皆无所获。但是,那种酸涩之后的甘甜却相伴至今,几十年来常有回味。有时心里就想,是什么水果,惊鸿一瞥后又杳无音信呢?

  然后就到了认识贴梗海棠的时候了。知道了木瓜,顺带也知道了木瓜的妹妹木桃。

  木桃,何以说它是木瓜的妹妹?因为《诗经》又说:“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木桃是什么属相?与贴梗海棠一样,都是属木瓜的,因此也有个名字叫毛叶木瓜。

  再看看它的特征:又名楂子,质坚实,味酸涩。楂、渣是同音又同义,取名楂子,就因为它坚实酸涩、嚼之如渣。

  当年的惊鸿,它照影来了。

  三

  《诗经》还说,木瓜、木桃还有个妹妹叫木李。“投我以木李,报之以琼玖。”自然,木李也是属木瓜的了。它有个名字叫光皮木瓜。

  木瓜、木桃、木李,统而言之都是木瓜。它们有何作用?都可作药材。《诗经》里说的,大概还是以之为水果。它们的味道,不会是大众化的可口,但也不排除有喜好之人,比如我。

  姑娘送我的木瓜、木桃、木李,都是些口味一般的水果。我所回报她的琼琚、琼瑶、琼玖,也只是些漂亮的石头。琚、瑶、玖,都是身上佩带的挂饰,它们只是貌似美玉而已。

  可是呀,木瓜、木桃、木李,是姑娘亲手所摘;琼琚、琼瑶、琼玖,是我的心爱。我们赠予对方的,是我们的真心。我们所期盼的是永相合好,“匪报也,永以为好也”。谁在乎它们好不好吃、是不是美玉呢?


编辑:李莹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