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利信息化技术论坛将召开 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论坛举行 2017新能源交通国际论坛举办
艺文志频道

捍卫自然的尊严

—— 追忆自然文学作家胡冬林

2017年06月14日作者:来源:中国环境报

  ◆卜昭禹

  许是老了,几次梦中的都在事后验证了,所以愈发地以为第六感知的存在。冬林的离去一丝的征兆不曾显现,倒让我想起近来他频频说起死,一是死法“可能是心脏或是脑血管,也可能在山里遭被我断去财路的盗猎者暗算”;二是死后“像我这样的身体不会有很多写作的时间了,尽量多写点儿,留下一些文化遗产,这本书将留给你们的第三代看了”(冬林在送给我《巨虫公园》的赠言),再就是“等有了钱在珠海买套房,离孩子近点,想她们了就去看看”。

  “虽然45岁才结缘,但我们的真情厚谊将保持整个后半生,直到老去。”《野猪王》的扉页,冬林为我写下这段话,他是认真的,像他创作一样认真而郑重地写的。

  不惑之年,我们在艺术创作上才刚刚起步,像说话晚走路晚的孩子,因为在一样的年龄一样的环境一样的原因,我失去了父亲,冬林失去了母亲“……孩子不应该有这样的梦,每个人的童年应该是美好的,但总有些孩子要早早吃苦,体验成年人的悲欢,……”(摘自胡东林《想你,妈妈》)。那时,我们正是该上学的年龄。待我们成年,在人生的道路上茫然不知所措时,父母不泯的心,那颗涌动着艺术基因血液的心在我们的躯体中萌动,我们因对人生的共同追求相识、相知,彼此关照和欣赏着步入艺术殿堂。

  二

  拭去老泪,我翻看着一本本冬林的书,每一本的扉页都有他或长或短的赠言;翻看着他的光盘,上面用粗记号笔标记着:胡拍长白(一)、胡拍长白(二)……这是冬林在他那厚厚的眼镜片下看到的长白山——湛蓝天空下的“五花山”、色彩斑斓的野花与蘑菇、静谧幽深的原始森林、林中的山雀和松鼠、水边的涉禽,乃至雪地的野踪兽粪。从小立志当画家的他,以画家对事物的观察方式和作家的思维逻辑实现了儿时的志愿——以文学作品的样式画出了他理想中的画卷。

  他对光线和色彩极其敏感,对画面的掌控虚实有度。写青羊“毛色在暖色调石棚的映衬下成寒凝的青苍,周身的毛在寒气中闪烁着银蒙蒙的光泽,颈后沿背脊至尾基铺下一条若隐若现的紫黑毛色,似一抹浓墨融入烟青,颏下有白斑从深灰暗影中跳出,灿若银雪,最动人的还数那双琥珀眼睛……”是环境色与联想的交织。

  写蘑菇,把一个榆黄蘑的黄,历数了画家调色板上尽有的黄,加之尽可量的种种比喻,而以阳光映透的秋叶结论,妙不可言。“金红蘑也称红斑黄菇,洋溢着夕照般明亮的橘红或橘黄色泽,中央凹陷颜色愈烈,或呈浓浓酒红;也有国画般朱砂色中点缀数朵金黄亮斑。美红菇似赤芍灼灼绛红,至中心透出近乎黑夜般的重紫。黄孢花盖菇也叫黄孢红菇,菇盖似熟透的苹果,泛出陈年朱墨老旧光泽,或现醇厚的紫葡萄酒色……”。

  嫣红、土红、栗褐、紫丁香、藕粉、海棠红、樱桃红……他用最响亮、跳跃的色彩描写着长白山,献上他一片赤诚的爱,像爱自己的母亲:“我靠着长白山的山岩,像依偎着妈妈,妈妈和长白山是多么相像啊。与许多名山大川相比,长白山不美,它像一块璞玉,一个不会打扮自己的小女孩,天真未凿。”

  三

  冬林在他厚厚的眼镜片下,也看到了如他童年失去母亲时那样的悲哀——因修高尔夫球场而破坏的高山湿地、因修建宾馆而砍伐的红松,有些熟悉的场景,是我俩一起“偷”拍的,也有冬林带我指认过的。还记得那场景,我们亲历了一伙盗采红松子的人,误认我俩是森林检查站的工作人员,密林中突然相遇,十几人纷纷夺路而逃,有的竟然身负几十斤重的红松子跃入头道白河涉水逃窜。

  之后,冬林又拍摄了大量盗猎用的钢丝套、土制炸弹和熊掌、野生动物尸骸等照片。在“政绩”和利益的驱使下,人们无限制地向长白山这位贫瘠的母亲索取,他为之心痛,为之呼唤,“不,绝不能再退了!”

  他决定曝光一些典型事件,愤怒的他就像一头被激怒的熊,彻夜不眠,有时又像一头机警的鹿不安而敏感,他发觉他的行为被什么人跟踪监视,我说是你太神经质了吧!“不,这是关乎一些利益集团的大问题,牵一发动全身,很复杂。”那就别干了,把精力放到写作上来。我是担心他的健康,也是担心他的安全。可能是顾及了我们的情谊,他没有发火,但也是吼着说“我是来写长白山的,正是因为我的野外调查才知道了这些事,知道了不去管,拿了我需要的资料走人?我成啥了?等于与他们同流合污。”

  冬林算得一个真正的文人,怀着忧国忧民的赤子之心,奋不顾身地扑向保护长白山、保护这块野生动植物栖息地的最前沿,去捍卫母亲的尊严。

  我真的希望冬林能像他自己写的那头鹿王,劫难之后死而复生,偏偏他选择了鹿王的那奋力一纵,投向了妈妈的怀抱。

  胡冬林(1955年—2017年),笔名胡敦敦,满族。吉林省作家协会第八届主席团副主席、自然文学作家,著有《拍溅》、《蘑菇课》、《原始森林手记》、《狐狸的微笑》、《鹰屯》、《野猪王》等优秀作品。散文《青羊消息》获首届吉林文学奖、全国首届环境奖,第八届长白山奖。科普小说《巨虫公园》获第九届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


编辑:宋阳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