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利信息化技术论坛将召开 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论坛举行 2017新能源交通国际论坛举办
艺文志频道

分期付款买月饼

2017年09月29日作者:李开周来源:中国环境报

  现在流行分期付款,像分期买房,分期买车,分期买首饰,都很常见。唯独分期买月饼不常见,即使在淘宝上,也只有少数品牌的月饼可以分期。可是您知道吗?如果我们回到民国时期的北京城,所有牌子的月饼都可以分期购买。

  在民国时期的北京,加工并出售月饼的店铺叫“饽饽铺”。比较有名的饽饽铺,有东四猪市大街的芙蓉斋、在王府井开有分店的一品香、前门外鲜鱼胡同里的天兴斋,以及鲜鱼胡同口路南的魁宜斋。这几家铺子的月饼,都是可以分期购买的。

  比方说您去芙蓉斋买10斤月饼,一斤100块钱,总共要付1000元,您一掏钱包,不好意思,只带了200块钱。回家去取钱,发现家里的钱都拿去还房贷了。可是这个中秋节又不能不过,怎么办呢?好办,只要您是老北京,只要您能在芙蓉斋附近任何一家店铺找到一两个保人,只要您留下字据,您就能把月饼拎走。以后每个月领了工资,您都要记得去芙蓉斋还账就成。什么时候还清剩下的800块钱,人家什么时候把字据还给您。如果赖账,人家也不怕,跑了和尚跑不了庙,那边还有保人呢。保人要是不还,那他就等着吃官司吧。也就是说,那个时候要想分期付款买月饼,首先是必须要找一个保人的。

  有朋友问了:为什么现在分期付款不需要保人?很简单,现在有信用卡,有支付宝,有网络大数据,有方便可查的信用记录。民国时代还没有这些,所以必须要一个保人。

  在民国时期,很多低收入家庭都会参加“月饼议会”,简称“月饼会”。这种组织跟会议和议会可没有任何关系,其实就是分期预付款——买月饼的人定期把月饼钱存进饽饽铺,一直存到中秋,最后可以按照优惠价格将月饼拿走。比方说,您从今年正月开始,每月都交给某个饽饽铺100块钱,到8月总共交了800块钱,那么好,您现在就可以去那家饽饽铺提走1000块钱的月饼,过一个体体面面的中秋节。

  像这样的“月饼会”在民国时期的北京是非常流行的,任何一家饽饽铺都可以推出,任何一户人家都可以参与,一般从农历一月就开始预付款,每月预付大洋两角到五角。饽饽铺发给参会者一张“会单”,你每付一次款,饽饽铺就在你的会单上盖一次章。8个章盖满了,中秋节也来临了,这时候便可以拿着盖满章的会单去饽饽铺领月饼,就像我们现代人可以拿着在淘宝订购的月饼券去实体店领月饼那样。

  不光月饼,馒头也可以这样分期预付。那时候人们将卖馒头的店铺叫“蒸锅铺”,小户人家从正月开始就可以去蒸锅铺付款。到了年底,付满全款的人家就可以拿着会单去领一大堆馒头了。过年时供祖宗用的馒头、拜神佛用的馒头、串亲戚用的馒头,都从这里来。

  民国时期北京的面食点心并不贵,像月饼,上好的也不过5角大洋一斤。上世纪30年代,一块大洋在北京市面上的购买力大约相当于现在80元人民币,5角大洋不过40元而已,怎么还用得着分期付款甚至分期预付款呢?

  个中原因并不复杂,最主要是那时候的工薪阶层收入太低,你让人家一次性付清全款,根本付不起。1929年,北平社会调查所通过记账式调查的方式记录了北京城内48户平民的家庭收入,当中有工人,有小学教师,也有人力车夫,每月的平均收入只有15块大洋,折合人民币1200元。一家人花,买米买面买油买盐买柴买炭,果腹之余所剩无几,过一回中秋节,还真拿不出月饼钱。饽饽铺推出分期付款业务之后,无论是分期归还还是分期预付,平时紧巴一点也就省出来了,正能解决广大穷人的燃眉之急。

  另外这分期付款对饽饽铺也有好处。第一,本来买不起月饼的人家也能买得起月饼了,本来只能买5斤月饼的人家可以买上10斤,刺激了北京城的内需,扩大了饽饽铺的销路;第二,像“月饼会”那种分期预付款业务,让饽饽铺账面上周转的资金更充足,同时也等于订单式生产,饽饽铺老板翻一翻会单存根,就知道节前总共要加工多少月饼,总共要采购多少原料,不至于将来卖不完,或者不够卖。


编辑:李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