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利信息化技术论坛将召开 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论坛举行 2017新能源交通国际论坛举办
艺文志频道

古村镇上的一抹斜阳

2017年02月15日作者:陈廷榔来源:中国环境报

  ◆陈廷榔

  古朴的村镇成了现代人的文化寻根之地和乡愁寄托之所。走在细长的街巷中,摸着斑驳的墙壁,过着缓慢的日子,置身于一个迥然不同的时空中,放空自己的身心,这是一个都市人想象中的别样人生。我们的文化基因中都有一个田园梦,随着城市化、工业化程度的加深,这个愿望更加强烈而迫切了。做不了陶渊明,在古村古镇呆上几天,也算是圆了一回梦。

  到了古村镇,参观古旧的老宅是必不可少的行程。走进每一座老宅,都可看到世家大族洗尽铅华的落寞身影。他们书写了人生的传奇故事,给村镇涂上了厚重的历史底色。这些人大都是从政或经商,属于走出小地方的时代精英。作为游子,他们在官场、商海中摸爬滚打多年以后,便要衣锦还乡,过诗酒林下的田园生活。富贵而归故乡,这是我们的又一个文化基因。最典型的要算项羽,底下人劝他镇守战略要地关中,他不听,就是要回老家,一把火烧了富丽堂皇的阿房宫,“富贵不归故乡,如衣绣夜行”。刘邦做了皇帝之后,也回了一趟故乡,高歌“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海内兮归故乡”,洒一把热泪,大有不舍之意。

  另外,我们的文化基因中还有一种强烈的故土情怀,“胡马鸣北风,越鸟巢南枝”,即是这种情愫的反映。所以外面做官、经商的成功人士,千方百计要回到家乡,建起许多豪宅以及学校、祠堂、戏台等公共设施。现在值得一看的,也最具有特色和文化意蕴的就是这些独具风格的建筑。进士第、大夫第等匾额高悬门墙,不仅体现了先辈的荣光,同时透露出历史的悠长。这些建筑虽然历经风雨已失当年风华,但是,盛世之年留下的流风余韵、豪迈气象,仍能从一栋一梁、一砖一瓦上散发出来,足以发思古之幽情。

  一个乡村完全会因为一个人的横空出世而彻底改变,其余荫泽及当今。他们营造的宅第成为了整个村镇的文化地标,他们对读书、礼仪、功名、道德等价值观的倡导改变了乡风民俗,他们带来的都市文明更新了乡村的文化基因。从某种意义上讲,这些社会精英前后相继回归故土是一次又一次的文化反哺,使一些山陬海隅也跟上了历史的进程。在一些有世家大族的村镇,不仅这些家族的后人能够祖述先辈事业,其他人也因得享余光而成为一时才俊。文化的血脉就是这样绵延不绝、薪火相传。

  世易时移,在走向现代化的道路上,留存至今的古村镇已成为吉光片羽,因此也被地方当作推介旅游的名片。一些古村古镇在商业包装、市场运作之下,商家入驻,原住民则陆续迁出,生活其中的生意人成为一群假装原住民的演员。同时,所售卖的东西大都变成了现代工厂生产的整齐划一、批量出产的商品。高度商业化、娱乐化的古村镇,人流杂沓,沸反盈天,多少已让乡愁无容身之地。乡愁、传统是与浓郁的乡音、饭菜的味道、家传的手艺和节庆礼俗等融合在一起的。古村镇如果充斥着工厂流水线的商品和纯粹的生意人,古老的建筑仅仅是货架而已,商业味盖过生活味,就会失去丰富的生活多样性和独特的文化肌理。

  从历史上看,一个富有社会责任感的精英群体的存在,对于一个村镇的文化发展延续是至关重要的。但是,现在从村镇出来的大部分人买的是通向城市的单程票,一年一度的春节返乡,只给故乡的土地上留下了浅浅的脚印。对故土的频频回眸,已经挽回不了他们越走越远的身影。精英回归故土的文化传统已经中断,以世家大族为主导的村镇结构模式早已打破,古老的村镇只好交给时间去打理,新的宁馨儿仍然蹒跚在路上。


编辑:宋阳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