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利信息化技术论坛将召开 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论坛举行 2017新能源交通国际论坛举办
艺文志频道

秋到江南何处去

2017年11月02日作者:王欣来源:中国环境报

  江南秋色,最早是从现代著名作家郁达夫先生《故都的秋》里认识的。“江南,秋当然也是有的,但草木凋得慢,空气来得润,天的颜色显得淡……秋的味,秋的色,秋的意境与姿态,总看不饱,尝不透,赏玩不到十足。”读中学时,读到这段文字,我真以为江南的秋是索然无味的,至少秋色很寡淡。

  直到那年重阳时节,到了苏州,小住数日后,才慢慢体味到,郁老先生关于江南“在领略秋的过程上,是不合适的”的说法,还是值得商榷的。金秋里,阳澄湖大闸蟹、藏书羊肉、满城飘香的丹桂……味觉和嗅觉上的秋味且不谈,仅视觉上的秋色冲击就足以美不胜收了。

  “秋到江南何处去,天平观枫最佳游”。天平山是全国四大赏枫胜地之一,与北京香山、南京栖霞山、湖南长沙岳麓山齐名。到天平山登高赏枫,是苏州人延续已久的传统节事活动。那天恰逢重阳节,蜿蜒的山路上人头攒动,而路两侧,红霞缭绕、丹枫烂漫,正如晚清苏州诗人袁景澜所描写的那样,“丹枫烂漫景装成,要与春花斗眼明。虎阜横塘景萧瑟,游人多半在天平”。

  我一口气爬上山顶,迎着飒飒秋风眺望,枫林喷吐着红艳而热烈的情愫,用生命的激情点燃了每一枚叶片,它们相拥相扶,如火似焰,连片成云、相接成缎。枫林翻滚着红云粉霞的波涛,幻化成金屑紫玉般的舞蝶,堆叠出梅红色的毛毯,浸溢着、奔涌着、喷张着生命中最绚烂的色彩。倘佯在如血色的海洋里,能明显感受到枫林荡漾出来的最纯净、最动人的活力。天平山上的枫树,亘古至今,年复一年,用流淌不尽的浓浓血浆,书写着对大地母亲的忠诚,红叶一片一片魂归泥土,那是风雨历练之后,尽毕生辉煌报答大地母亲的拳拳赤心;枫林喷薄成秋的烈焰,是送别万物冬眠前一杯浓烈的佳酿。

  在民间,重阳节登高有祈福纳祥的寓意,而此情此景,我真切地体味到,天平山登高赏枫其实是一种精神的享受,不仅涤荡着纷扰而蒙尘的心境,而且还拓展着心魂的宽度和广度,不知不觉中,我已融化在这幅纯粹而生动的油画里,竟忘记了下山的路。

  说到苏州秋天的红色,太湖腹地东山镇上,漫山遍野的桔树林也独成一景,红遍大江南北的电视剧《桔子红了》外景拍摄就选择在这里。东山桔汁多味美,甘而微酸,香润袭魂,品种以早红桔和料红桔居多,统称洞庭红。步入村庄里的平常人家,房屋前后,门里门外,尽是硕果累累的桔树。不经意,推开一扇虚掩的花格木窗,映入眼帘的是一窗密密麻麻的洞庭红,如灯笼一般暖意融融、喜气洋洋,恣意绽放着丰收与吉祥,叫人心情喜悦而又舒畅。

  苏州秋色除了红,还有一种鲜亮而祥和的颜色——黄。道前街是我颇为喜欢的,街道与涓涓小河并行,道路两侧,残存的宋代古城墙、肃穆的江苏按察使署旧址、青砖黛瓦的江南老民居等古遗散落。时至深秋,沿街银杏树就像约好了似的,在某个夜晚,会和着同一节拍和韵律,披上金色盛装,称之“满街尽是黄金甲”实不为过。秋阳高照,整齐耸立的银杏树黄得出奇、黄得纯粹、黄得绚丽,黄得气势逼人,美得让人沉醉。哪怕不经意一瞥,无限秋意尽萦怀,喧嚣浮华已抛之九霄云外,一种安静、一种恬然悄悄皈依心底。银杏叶络绎凋落时沉静而平和,仅一两天,甚至是一瞬间。纷落的叶片依旧平展,没有死亡前不忍触目的痛苦的扭曲,尽显深思熟虑后的达观与超脱。满地银杏叶,又构成了一幅绝美的拼贴画,可爱得叫人不忍踩踏,更不忍让清洁工扫去,否则,便会觉得这条街,这座江南名城,少了一份秀雅与诗意。

  苏州的秋色是丰满而奢华的,多彩的外衣后面粘附着历史与文化的体香、蕴含着娴静而舒雅的气质。它如一杯当地盛产的腾着热气的碧螺春茶,是需要用舌尖细细品味的。又似一曲悠然飘来的评弹名曲,是需要静下心来慢慢体味的。脚步尚未离开这座城市,秋天亦尚未过去,而我,却已在暗暗思忖,哪年再来苏州赏秋色?


编辑:李莹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