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利信息化技术论坛将召开 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论坛举行 2017新能源交通国际论坛举办
艺文志频道

烛光下的特别采访

2017年11月08日作者:黄婷婷来源:中国环境报

  思绪回到2010年5月,青海玉树结古镇,海拔3600米的震区帐篷里。在那里,我完成了人生中最特别的一次采访。

  2010年4月14日,青海玉树发生7.1级地震,引起各方高度关注。为了解灾后环境隐患和重建计划,5月1日,我和报社其他4位同事主动请缨赶赴地震灾区。

  从玉树机场到震中结古镇的路上,看到的是美丽的高原风光。天蓝水清,牦牛成群,仿佛天堂。然而车子驶进震中,便是另一番景象。结古镇满目疮痍,一片废墟。花花绿绿的房子都倒塌了,绘着民族图案的窗户残骸散落在路旁。

  按照安排,我们那几天住在青海省环保厅救灾指挥部,与青海省环保厅同志同吃同住,跟随采访。我的主要任务,是对时任青海省环保厅厅长赵浩明做一个专访。

  车开到了一片山坡中央。山不高,光秃秃的,土黄的颜色透着苍凉。五六顶蓝色帐篷树立在这里,上面挂的横幅很显眼:环境保护部 青海省环境保护厅抗震救灾现场。这就是我们要住的地方。

  “欢迎你们来到救灾指挥部,我是赵浩明。”眼前这个头发凌乱、脸色憔悴,但带着暖暖笑容的人,就是赵厅长了。听厅里的人说,赵厅长已经很久没有好好休息了。

  “有两位女同志啊,你们住这个带炉子的帐篷吧。”

  这个细节今天想起来依然让我感动。原来,这里的帐篷只有一个是安了炉子的,用作会议室兼厅长卧室。玉树当时早晚温差大,晚上特别冷,一旦感冒容易引发肺气肿,威胁生命。但是赵厅长看到报社来了两位女同志,就把带炉子的帐篷让给了我们,自己搬到另一顶帐篷去了。

  这五六顶帐篷中,有一个用作厨房,其他的都是住宿用。水是紧缺的,我们住在这里的3天都没有洗脸洗澡换衣服,走的时候每个人都蓬头垢面,鞋子上全是泥。幸好来的时候我和同事带了一些湿巾,这在当时是很宝贵的物资,我们用的时候都很节约。通常是没有电的,只有急需的时候才用发电机发一点电。吃的除了土豆就是萝卜,因为储存比较方便,在当时的条件下能吃到饭菜已经很好了。听当地的人说,那片山上有狼,所以我们是不能随意走动的。

  我对赵厅长的专访,就是在这个安了炉子的帐篷里,在烛光下完成的。在这里,赵厅长给我讲述了环保部门在地震发生后是如何第一时间消除环境隐患、防止次生灾害的,也谈到了对以后三江源保护的看法和建议。一篇5000字的专访报道《三江源保护应与社会工程结合》,就这样完成了。这几年,三江源保护越来越受到各方关注并取得了很大进展,这与当年包括中国环境报在内的媒体的呼吁是分不开的。

  专访做完了。第二天,我和一个同事就申请跟随监测人员老李去采水样。那是我们第一次坐上环境应急监测车,看到里面大大小小的仪器,都觉得很新奇。

  车行驶了半小时,到了一条河边,老李说,下车吧。

  这条弯弯曲曲、波光粼粼的河流,叫巴曲河。老李拿出一个取水桶,将水打捞上来,然后装进几个干净的水瓶里封存,就完成了一次采样。

  由于一路颠簸,我开始有了高原反应,头疼、呕吐,呼吸困难。拗不过老李,直接把我送到方舱医院吸了一点氧。我们只参与了一次采样工作,而当时监测人员为了保证环境安全,每天都要出去好多次。一天夜里12点,我和同事还没有睡着,就听见帐篷外面的监测车,又启动了。

  一群默默工作的环保人,让环保精神在高原熠熠发光。这些故事,随后都被刊发在中国环境报上,成为永恒的记忆。第二年,我收到了一块石头,上面用中文和藏语写着,“玉树不会忘记”。

  我们也没有忘记玉树,经常在网上关注玉树的消息。重建后的玉树,今非昔比。玉树撤县建市,市政设施更加完善,管理不断加强,现代化新城拔地而起,游客慕名而来。但在我们心里,玉树永远是圣洁的,离天很近,离尘世很远。

  又是一年记者节。

  7年前去玉树时,我还是一个见习记者。后来,作为记者我去过许许多多的地方,再艰苦的条件也没觉得苦过。见证历史、记录时代,本就是记者的使命,也是记者的荣耀。


编辑:李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