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利信息化技术论坛将召开 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论坛举行 2017新能源交通国际论坛举办
治污专家

未来五年生物柴油产业政策框架构想

2017年09月11日作者:冀星来源:治污专家

   

  未来五年,生物柴油产业面临油气体质改革、实体经济企业综合成本合理下降、盈利能力提高、国六乃至更高油品标准出台与实施、更加严格的环境保护标准等宏观环境,对此需要未雨绸缪,及早从产业链的各个环节入手,考虑产业的政策框架。 

    

  原料来源缺乏政策保障 

  从原料方面看,地沟油等废弃油脂是生物柴油的原料之一。地沟油等废弃油脂回流餐桌以及利用废弃油脂做饲料油问题,直接或间接影响食品安全,目前从国务院所属各部委的职责定位来看,尚没有明确是哪个部委在负责监管废弃油脂冲击食品安全,需要及时明确有关部委的职责定位,确保有关部委的专门部门对此负责,避免出现监管真空。严管地沟油等废弃油脂回流食用油以及饲料用油,生物柴油的原料就有保障。 

  在隔油池垃圾以及餐厨垃圾回收地沟油、泔水油等废弃油脂方面,国家发改委自2010年启动试点工作以来,已在2011年、2012年、2013年、2014年、2015年分别确定了五批共计100个餐厨废弃物资源化利用和无害化处理试点城市,但由于与生物柴油生产厂家缺乏有效对接,存在废弃油脂不能合理利用的问题,也出现了温州大龙燚等火锅店将废弃油脂掺混入食用油的案例。下一步应将餐厨垃圾处理示范城市与生物柴油生产无缝对接,将废弃油脂规范引导入生物柴油行业作为获批示范城市的必要条件,没有这个条件,则不批准成为餐厨垃圾示范城市。待废弃油脂冲击食品安全逐步消除后再进一步规范生物柴油向其他行业流动。 

  含油野生树木种子作为生物柴油原料的另一个来源,在“十五”末期到“十三五”期间国家和地方林业部门以及有关公司建立了多个成规模的野生含油树木种植基地,发展了黄连木、文冠果、麻风树、石栗等多个品种。但是,在林场管理、种子采收、榨油等环节进展缓慢,野生含油树木种子没有能够成为生物柴油现实可用的原料之一。经过十多年的培育,这些林业资源已经可以发挥作用,应积极补齐短板,将野生树木种子资源纳入生物柴油产业,实现生物柴油品种的多元化。 

    

  质量监督系统需完善 

  关于生物柴油质量,外界存在诸多误解。 

  目前在生物柴油质量检测方面,有国家石油石化产品质量监督检验中心(广东)(新疆)等机构可以检测。油品系统内部倾向于系统内部的两个检测中心,但石油石化系统对于民营企业的生物柴油检测缺乏积极性,对于系统外出具的检测报告,认可程度不高。生物柴油系统缺乏本系统的国家级质量监督检验中心,也就是说,生物柴油工厂生产的生物柴油,质量好是否达到国标,自己不能说了算。国家石油石化产品质量监督检验中心的分布缺乏不同系统分布的合理性,下一步要能够在生物柴油系统内部建立国家石油石化产品质量监督检验中心,保证生物柴油质量,促进公众对于生物柴油质量的了解,增加石油石化系统对生物柴油质量的信任度,促进产业健康发展。 

    

  标准建设严重滞后 

  关于生物柴油标准建设方面,现有的《柴油机燃料调合用生物柴油(BD100)》(GB/T 20828-2015)已经严重滞后。我国已经开发出凝点为-30度、-40度、-50度的生物柴油,生物柴油按照国五柴油标准,根据凝点(包括冷滤点)将油品分为凝点不高于5度、0度、-10度、-20度、-35度、-50度等6个标号,但标准没有及时修改,限制了生物柴油柴油发展。同时,生物柴油含硫量也已经降到10PPM以下,应及时增加5PPM生物柴油并消除50PPM生物柴油。从目前的机构设置看,石油产品和润滑剂标准化技术委员会以及生物质燃料标准化委员会分别设立在石化以及粮食系统,生物柴油系统没有标委的机构,申报修订标准困难。同时,不少地方在开展生物柴油的公交车应用试点,在不同的季节、不同的气温条件、利用什么牌号的柴油以及什么凝点的生物柴油,缺乏相应的标准,造成一些城市由于选择生物柴油凝点高,选择的柴油凝点高,导致油路出现堵塞,影响了这些城市示范应用的积极性。需要尽快放开《柴油机燃料调合用生物柴油(BD100)》(GB/T 20828-2015)有关生物柴油凝点分级分类标准以及硫含量标准、及时修订B5等标准的有关项目、制定B10B20以及更高比例生物柴油的标准。 

    

  推广机制缺失 

  在生物柴油的推广方面,没有一个部委的职能处室将生物柴油推广应用作为其职责分工,制定工作计划以及督导落实,生物柴油推广成了一个志愿性质义务服务的工作。对于生物柴油应用示范区或点的建设、推广中遇到的相关问题及解决方案,缺乏与地方政府、涉油央企沟通的机制与渠道,不能将涉及体制机制等宏观共性问题及时上报国务院;考虑到目前工业与信息化部节能与综合利用司设有甲醇推广应用办公室,可以考虑将生物柴油与甲醇一同推广。可在已具备条件的青岛、云南、海南以及污染比较严重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推动建立生物柴油封闭示范区。生物柴油比甲醇用户容易接受,推广难度小。 

  《可再生能源法》以及《国家生物柴油产业发展规划》对于生物柴油产业的发展起了很大的推动作用。但是,随着环保形势发展以及油气改革,需要增加量化可考核的指标,包括生物柴油生产总量、消费总量、在石化柴油中按照适度比例进行添加等。同时需要广泛征求相关石油、石化企业以及生物柴油企业代表意见,保证生物柴油可以适当比例进入石化柴油。 

    

  从三方面协调石油石化与生物柴油关系 

  在协调石油石化与生物柴油关系方面,应着眼于增加石化柴油润滑性以及改善石化柴油在高原地区的动力性、经济性以及降低排放。 

  柴油加氢后,硫含量以及氮含量降低,柴油的润滑性变差,不经过添加剂改善的柴油馏分空白柴油润滑性WS1.4 460-700微米以上在国三、国四、国五柴油标准中,加入润滑性一项指标,要求校正磨痕直径(60)不大于460 微米,按照SH/T0765进行测试。润滑性提高、磨斑降低,可以同时达到节油与降低排放的效果。实验表明,在校正磨痕直径(60)601-700微米的柴油馏分中,加入2%的生物柴油,磨斑直径可以降到360微米。这里,在国五柴油中加入生物柴油,出现节油效果,与生物柴油热值比国五柴油略低约5%是矛盾的,热值低会导致油耗上升,但由于加入生物柴油,国五柴油的润滑性改善,导致油耗下降。由于润滑性改善导致的节油效果已经超过由于热值较低导致的油耗增加的影响,总体表现为节油。考虑到我国油品的总体情况以及环境污染的现状,国六以及以后的标准可以将校正磨痕直径(60)确定在360微米以下。 

  另一方面,在云贵川藏新等高原地区,由于空气中的氧含量降低,导致柴油燃烧不完全,柴油的润滑性越差,动力性越差,适度添加生物柴油,可以有效增加油品中的氧含量,改善润滑性、降低排放、提高动力性。我国尚没有适合高原地区的油品标准以及军用油品标准。因此,要及时制定适用于高原地区的柴油标准,包括生物柴油的添加比例、排放标准等,防止普通柴油由于排放较高而污染高原地区的大气。同时,要为高原区域的军用车辆准备合适的油品。 

    

  财税政策及定价机制建议 

  关于生物柴油产业的财税政策方面,201571日前,执行《关于资源综合利用及其他产品增值税政策的通知》(财税【2008156号),先征后退,一些地方政府由于财政困难,多年不能退税。201571日起执行《资源综合利用产品和劳务增值税优惠目录》(财税【201578号)实行即征即退,退税70%。考虑到生物柴油产业对于食品安全、环境保护等多方面的作用以及地沟油收集企业没有发票等实际问题,可以考虑恢复执行100%增值税退税原则,改“先征后退”为“即征即退”。 

  关于生物柴油批发零售资质与定价问题。《生物柴油产业发展政策》第二十一条规定,“生物柴油调和企业应具备成品油批发经营资质,生物柴油调和燃料销售企业应具备成品油批发和/或零售经营资质”;商务部令(2006)第23号《成品油市场管理办法》规定生物柴油属于成品油。但是由于目前我国生物柴油企业的规模多在10万吨以下,我国生物柴油企业达不到成品油批发的资质。根据《成品油市场管理办法》第九条申请成品油仓储经营资格的企业条件来看,文件中规定的成品油的批发、零售、仓储等方面的硬性要求,对于以化石资源为主的炼油企业可以达到,但对于生物柴油企业,显然难于达到这些要求,这是生物柴油企业目前销售困难的主要原因之一。 

    《石油价格管理办法(试行)》(发改价格[2009]1198号)所称石油包括原油以及由原油炼制的汽油、柴油、航空煤油和航空汽油等成品油,没有生物柴油。成品油生产经营企业调整汽、柴油出厂价格、供应价格、批发价格和零售价格的同时,将调价具体方案抄报国家发展改革委和有关省级价格主管部门。这样,石化柴油的价格已经确定。生物柴油要进入常规的销售系统,其价格本身就难以确定,弱小的生物柴油企业在价格谈判方面根本就不是石油巨头的对手。商务部的《成品油市场管理办法》与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石油价格管理办法(试行)》关于成品油的定义不一致,这样,生物柴油在进入市场方面极其困难。 

    生物柴油企业要建立自己的批发、零售、仓储体系,由于达不到《成品油市场管理办法》的具体要求,难于建立自己的销售体系,多家生物柴油企业申请建立加油站,根本得不到批准。生物柴油要进入现有加油站系统,由于《石油价格管理办法(试行)》中没有提到生物柴油的具体价格,因此,现有石油系统将其他系统生产的生物柴油的价格压得很低,生物柴油企业价格谈判的成本很高。同时,我国石油企业也有自己的生物柴油企业,但是在他们的生物柴油相互进入对方的加油站系统时也存在类似的障碍。 

  批发、零售、仓储做不到,进入现有加油站系统又由于缺乏明确定价,生物柴油进入石油石化系统占主导地位的市场存在障碍。对此,对生物柴油的价格进行明确定义,可以参照《石油价格管理办法(试行)》第十四条对生物乙醇的定价规则。 

  适用于物流园区、公交公司以及厂矿企业的撬装加油站以及农村加油站是生物柴油进入市场的两个可行的渠道,相关政策需要进一步明确。 

    

  内河港口、长途客货运输车辆以及城市公交如何应用生物柴油? 

  关于内河港口、长途客货运输车辆以及城市公交应用生物柴油问题。《船舶发动机排气污染物排放限值和测量方法(中国第一、二阶段)》要求具有中国船籍在我国水域航行或作业的船舶(如内河船、沿海船、江海直达船、海峡渡船和各类渔船)装用的额定净功率大于37kW的船用发动机,应使用符合GB252标准的普通柴油,不允许使用船用残渣油;沿海船舶可以使用硫含量不超过1000ppm的船用馏分油。此规定适用于新生产的船舶,同时也适用于正在使用的所有船舶。额定净功率不超过37kW的小型船舶的发动机执行非道路移动机械排放标准(GB20891)交通部也在内河水运通道推广液化天然气等清洁燃料,应将生物柴油与之共同推广。同时,需要考虑跨省长途货车以及客运车辆进入大型城市内部需要更加清洁的燃料。对于货车,2017821,北京市交通委、环保局和公安交通管理局联合发布《关于对部分载货汽车采取交通管理措施降低污染物排放的通告》要求:北京牌照货车每天6时至23时禁止进入五环路以内,外埠货车每天6时至24时禁止进入六环以内。两年后,北京市六环路以内还将全面禁行国Ⅲ柴油货车。对于长途客运车辆应一并考虑。 

  我国已经在上海、昆明、海口等城市进行了生物柴油的公交示范应用,取得了良好的环境效果。应将这项措施进一步在33个省会城市进行推广,逐步推广到地级城市,建立起废弃油脂——生物柴油——公交应用的示范模式,让大众认识并接受这种绿色发展模式。 

    

  产业政策制定需多方面形成合力 

  需要指出的是,产业政策需要政府部门参与将学术界的研究成果转化为政府文件,并由政府部门督导落实。在这里政府部门的作用至关重要,没有政府部门的参与,学者的思想只是一种思考,不能成为政府文件;没有政府部门具体的行政行为,这些政策就会成为一纸空文。这些产业政策分布在政府部门职能的各个方面,包括:发展改革部门的资源综合利用、质量监督检验检疫部门的质量管理、标准化管理部门的工业标准、食品药品监督管理部门的食品安全监管、环保部门的标准制定、能源部门的科技进步与装备发展、石油石化、工业与信息化部门的醇醚酯推广、商务部门的成品油管理、财政、税收、林业等;需要这些部门厘清清其职责分工,对于部门之间职责交叉以及部门之间出现的职责空隙,机构编制部门需要及时明确部门与职责定位,避免由于政府机构设置影响产业发展。生物柴油生产、使用部门要加强与这些政府部门的沟通,政府部门加强对于产业的学习调查研究,相互借鉴,方可形成合力,造就产业快速健康发展的良好局面。 

    

  作者介绍: 

  冀星教授在生物柴油原料开发、合成工艺、发动机与减排全产业链以及产业政策领域做出了开创性贡献。 

  提出隔油池垃圾等胶体物系的整体分离理论并进行了工业实践;开发加酸、减酸与平衡酸生物柴油合成工艺,在全行业推广。制定了生物柴油产业正确的技术、工艺、原料与质量保障路线,促进了行业技术进步。开发低凝点为负30度与负47度的生物柴油,保障了生物柴油可以脱离石化柴油体系独立发展;发挥高层智囊作用,在我国发展生物柴油产业的建议得到国务院采纳。 

  20027月,冀星教授向国务院建议在我国发展生物柴油产业,以减少地沟油等废弃油脂冲击食品安全、调整农业产业结构、保护环境、保障国防安全,得到国务院总理与三位副总理的采纳(国务院收文编号200274日传4869号 朱镕基总理收文编号200274日镕基2248号),并纳入“十五”到“十三五”规划,生物柴油产业没有被作为小炼油关掉,避免了“胎死腹中”厄运。 

  为打破了石油垄断,冀星教授推动生物柴油纳入《可再生能源法》为产业发展提供了法律保障。盈鼎与中石化的诉讼依据就是《可再生能源法》。为彻底解决生物柴油凝点高必须依靠与石化柴油混配销售的问题,冀星教授一方面从技术上开发低凝点生物柴油,一方面推动生物柴油与国五汽柴油并列并进入国务院文件(国发【201337号)以及发改委的八部委公告。 

  从生物柴油诞生、在《可再生能源法》框架下发展到与国五柴油并列,冀星教授在政策方面为生物柴油构建了发展空间,使生物柴油在没有得到国家财政补贴情况下得以生存发展,改变了世界可再生能源发展之初必须靠补贴的老路,显示了冀星教授杰出的产业领导能力,被誉为“生物柴油之父”。指导开发的酸化油酯化与减压蒸馏工艺路线通过国家经贸委鉴定,中国生物柴油产业由此正式诞生。创立聚合物的可控分段裂解理论、开发可控分段裂解技术降低牛羊油等废弃油脂凝,扩大生物柴油原料范围;领导制定生物柴油国家标,保证生物柴油产业健康发展,领导开展生物柴油发动机与行车试验,为应用与治霾提供基础数据与决策基础。为保证我国生物柴油产业健康发展,避免出现不合格油品冲击市场,冀星教授在他作为组长的“十五”清洁汽车行动关键技术攻关与示范应用项目《车用生物柴油技术开发与应用》课题(课题编号2003BA408B13)中设置子课题由石科院具体承担,领导制定了生物柴油国家标准,《柴油机燃料调和用生物柴油》(GB/T20828-2015);在该课题中设置生物柴油的发动机与行车试验,领导开展各种类型生物柴油的发动机燃油经济性、动力性、CO\CH\颗粒物等排放测定,为生物柴油在车辆上的应用提供基础数据并为后来的国家油品升级行动提供了基础数据与决策依据。 

    


编辑:姚伊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