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报社动态  
访谈介绍
时间:2013.6.14上午9:00——11:00
地点: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一楼接待室
主题活动:“与院士面对面”
主办: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 中国环境报社
媒体支持:中国环境网
院士简介
刘鸿亮 环境工程专家

  刘鸿亮 环境工程专家。出生于辽宁省大连市。1954年毕业于清华大学。曾任国际湖泊环境委员会常务理事、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院长。现任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国家环境保护总局科技顾问委员会副主任。在水环境研究领域是我国学术带头人。1994年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详细]
访谈方向
对当前环保问题的看法以及应对方法

当前,我过水污染、大气污染、土壤重金属污染等损害群众健康突出环境问题总体恶化的趋势没有得到根本遏制,威胁群众健康的环境事件层出不穷,作为环保领域的资深专家,您也曾参与了中国环境宏观战略研究等,您对当前的环保形势怎么看,您认为应该采取哪些措施来应对当前的环境问题?。[详细]

郭磊 国务院三峡办水库司
滇池治理的难点,手段和前景

2008年您被聘为滇池保护治理咨询专家委员会主任,五年过去了,滇池水质一定程度得到改善,但离群众预期还有很大差距。那么有何滇池治理的难点、手段和前景?继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推出后,水污染防治行动计划也在筹备中,水污染防治行动计划的重点、难点、目标应该是什么?应以什么区域或流域为首批启动点?[详细]

任静 国务院南水北调办

环境基础科研和环境应用科技哪个更应先行 如何利用好环境科技这把利刃
近年来,我国的环保科技事业突飞猛进,为探索环保新道路提供了强大坚实的科技支撑。面对日益严峻的环境形势,如何用好环境科技这把利刃?环境基础科研和环境应用科技哪个更应先行?我国的环境科技成果转化存在哪方面的问题和制约?[详细]

霍桃 中国环境报记者
对当代青年人的希望和寄语

我们今天有幸耳闻了您的学识和建议,目睹了您的魅力和风采,特别是我们领略了大师的忧国忧民的胸怀,第一个问题谈到了环境保护的宏观战略问题,谈到了中华民族,我们当代年轻人一定要关心要重视、要行动,从自己做起,有环保意识。借此机会我们也希望您能对国家机关的青年提几点希望或者寄予。我们通过我们视频的方式,把您的期望和寄予转达给广大青年。[详细]

宋文广 中央国家机关团工委办公室主任

院士观点
观点一:处理环境污染不仅要思想上重视更要行动上重视
过去就说资本主义先污染,现在看起来不光是这样,只要发展经济,就会面临到环境污染。我们国家在处理这个方面的问题,在思想上是高度重视,但是在实际行动上是不重视。说思想重视了环境问题就解决了,没那么回事儿。思想重视了,不舍得花钱,那环境照样不好。
现在看来这个问题从上边来说是解决了思想的认识,从下面来说都没解决。思想认识也没解决,实际对策也没有解决。

就是这个GDP挂帅,GDP挂帅从上到下全都有关,你上边要不积极挂帅的话,你下边能积极挂帅吗?

观点二:北京雾霾为什么一下子变这么严重?
现在全国十大污染城市,河北占了6个。而且都距离北京比较近,尤其是唐山,河北的钢铁生产占全国的1/3。对比美国匹斯堡,匹斯堡有"世界钢都"之称。在30年代的时候,匹斯堡城市污染的一塌糊涂,比现在北京严重的多。白天开车需要开灯,楼房都跟烧了黑油漆一样,全部是被污染的。后来在当地发现了天然气。于是用天然气替代煤。钢铁业,焦炭业等全部停产。如今就剩了一个焦炭厂,钢铁厂都没有了,这一个焦炭厂只是留作历史的一个见证。

但我们正好相反,为什么我们最近几年大气环境变化巨大,北京雾霾一下子变这么严重?过去河北不是一个钢铁中心,现在河北变成钢铁中心了。钢铁工业围绕着北京发展,煤发电的工业围绕着北京发展。因为钢铁业是要电,目前煤发电无法替代,钢铁业迅速的发展,烧的煤也就越来越多。目前我们又投资基础建设,大量的物资运输,导致尾气。能不产生雾霾吗?国家发展经济为了什么?不是为老百姓吗?最后发展经济导致折寿,老百姓少活5年、10年,这就适得其反。

观点三:环境问题,不是成绩很大,而是问题很大
从我们国家的水的污染、气的污染、土地的污染十分严重,跟我们国家现在的经济发展是一个很大的反差。所以从中国目前来讲别的都是成绩,我们航天成绩很大,我们的钢铁业成绩很大,其他的什么很大,唯独到环境问题,不是成绩很大,而是问题很大。
如何解决?这个环境如何解决?因为他跟经济发展是矛盾的、是冲突的,你让经济停下来?但是你经济停下来中国还有现状吗?你有资格跟美国对话吗?你还世界老二吗?经济老二?你不是这个地位就失去了经济上的优势,你就更没有发言权。所以从这一点来看的话,我们经济不能停顿。那么我们把这个拿GDP里,我们不要多,跟俄国一样用4%的钱去治理环境,行不行?这个咱不知道,现在是国防要加钱,教育要加钱,这个老百姓的生活改善要加钱,那么大环境还有多少钱?在过去,咱们就是生抠硬拽的,不是环境的钱也拽到这儿,说我们投资,我们环境的投资占国民经济的0.7%,实际上0.7%也没有。现在就是说环境的投资占国民经济的1.5%,实际上也不到。我们应该实实在在的把这个经济赚的钱相当一部分拿到环境治理上,我想最低不能低于3%。
观点四:滇池的治理对策
第一,建议他们要把整个的经济承载力计算出来。经济承载力与滇池的水环境要统一起来。水环境能承担多少碳,也就是COD、BOD,能承担多少氮,能承担多少磷,要算清楚。经济的压力、胁迫跟水环境的容量相比,相等的话就会保持平衡,不会再污染。
第二点,超出怎么办?超出的污水要处理达标,要达到比现在的一级标准还要高,达到四类水体。

第三,底泥要清除。但不是都清除,要勘探,比如在北边有一块地重金属高于基准,把这个重金属挖出来,否则的话植物没法生长。底泥清除了以后,我们再建立滇池的生态源,在滇池种植能够吸收氮磷及重金属的植物。这些植物生长起来之后,特别是沉水植物生长起来以后,这些元素就自然被消解了。定期来清除这些水生植物,沉水植物,那么就滇池可以维持自然循环。所以这个方案我们已经给他制定出来了,就看他的执行过程。

观点五:对治理湖泊来说,先治理三级以上水体
玉溪有个抚仙湖,抚仙湖的水量大概有200立方,水深接近100米,是个潜艇训练基地,他的水质处在一类二类之间。为什么滇池跟它只有几十公里的距离,而滇池是一个劣五类的水体,而它却是一个一二类的水体呢?就是它四周没有什么工业,主要是农业。把农业的污染解决了,抚仙湖就保护好了。

我们想就利用抚仙湖的经验,现在它已经在向二类转化,我们就把东部的地面治理干净,把来水治理干净。把西面农业进行改造,保护植被,不要种污染的大蒜等植物,适当的种一点水果。南面原来是由脏水往里流,现在反过来由它补给这个小湖。这样污染截流了之后,地面处理好了以后,农业系统都符合。

对治理湖泊来说,先治理三级以上水体。三级以上水体的报上来,要支多少钱国家给。这样一来,地方的积极性很高。有国家给的钱,自己再拿一些钱,湖泊治理的就好。这样一来,湖泊治理的效果很快,不像滇池那样20年不见效,几年就见效。

 
访谈现场
合影
观点六:没有科技的支撑,就是钱花的不得了
像污水处理,好像很简单,对国家影响没有多大,其实不是这样。因为它是涉及到千家万户的事,涉及到每一个城市,每一个居民。要把污水治理好,每一个污水处理厂的用电量倒不是很大,但对整个国家来说占的比例却很大。对于污水,既然它是一个脏的东西,我们处理它的最重要原则就是省钱、省能源,效益要高,又要节省。现在来讲,要节省下来电和资源,提高效益,就要靠科技。污水处理本身科技含量就很高,把创新的科技思想贯彻到污水处理模式里,就能够提高效率,节省能源。
不能随便造假,造假或者是侵犯他人的专利,要追究刑事责任,这一点也要规范,这样才能推动科技成果的产业化。涉及到产业化,要保护科技的发明专利,使他不能够在市场上胡乱造假,来推动产业化。这对于中国的环保事业、环保产业化是很重大的一个事情,所以不能够停留在这个成果就是墙上挂挂宣传一下就完了。我想这个是发展环保产业一个很重要的根本性的问题。
观点七:三峡水库支流不能再搞网箱养鱼
 在建设的时候,当时环保部门就提醒三峡注意防止富营养化。因为库区是净水区,封闭性水区。水利部门认为不可能,因为三峡的水量大流速快。但是存水了以后,在一些大的支流区,特别其中有一个支流是比较严重的。这个支流已经富营养化,它的水流到库区以后,库区和在流进库区的这一段都会如此。所以在支流上我们环保一直强调不能再搞网箱养鱼,否则的话很好的水最后都会富营养化。但是三峡办在管支流方面,可能力度没有像管库区这么大。所以支流或者二级支流的这个问题,远远没有解决。
 按照日本的经验来说,如果干流是三类,支流应该二类,否则干流不能达到三类,现在三峡库区的水质说是二类,也可能在三类。所以有的断面就不行,因为在支流上污染老得不到控制,特别网箱养鱼没能解决,污染实在吓人,因为网箱养鱼最后饵料和鱼种排下的磷氮量很大,会造成局部地区的富营养化。从这点来看,如果我们不能够在局部问题出现富营养化的情况下,提高警惕加强管理,重点治理的话,那么就可能会影响全局。如果三峡库区变成富营养化的库区,后果会非常严重。
对话实录
  
 
© 2000-2009 中国环境报社 版权所有 中国环境报 电话:010-67102729 13811346342 京ICP备050676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