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报社动态  
沙龙介绍
时间:2013年9月14日
地点:北京市丰台区园博园丽维赛德酒店
主办单位:中国环境科学学会
媒体支持:中国环境网
主持人说
任官平 中国环境科学学会秘书长
近年来,随着我国城市化的快速推进和人民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生活垃圾产生量不断增长。据统计,我国城市生活垃圾累积堆存量已达70亿吨,占地约80多万亩,且占地量近年来又以平均每年4.8%的速度持续增长,许多城市陷入垃圾环带“包围”之中。如何合理有效的处理堆积如山的垃圾,已经成为摆在城市管理者、公众、环境专家及其它相关方面前的现实问题。
专家发言
赵由才:建立符合地方特点的垃圾分类制度
垃圾分类这方面,西方经常攻讦我们的垃圾没有分类,其实我们的分类已经很好了,可能不如印度,不如孟加拉国,但是,我们绝对要比德国好。因为它没有围墙,也没有国界,所以像很多比较穷的人都过来捡的差不多了。这个垃圾分类是应该的,不是说不应该,你说环保部现在搞旧电池的分类,现在也没有落实到位。
我们的家庭垃圾分类其实挺好的。但是垃圾回收涉及到成本的问题,政府的补贴是个很重要的因素。末端处置也很重要,填埋焚烧等还是会产生一些问题的。[详细]

同济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教授 赵由才

 

徐海云:加强科普宣传 动员公众参与

我觉得垃圾的问题,主要的是科普。我们现在主要是科普太方面差的太远了。而且我们垃圾的问题,实际上也是房地产造成的。你刚才的那些思维,我认为还是以房地产的思维来搞垃圾的处理。

还有,我们现在是一个“垃圾围城”的转型时期。中国的垃圾不处理,就成了“垃圾围城”了。
“垃圾围城”这是城里的垃圾,围城现象是什么?我们可以看这里,我们的城市,这个垃圾没有人管了。这个问题,垃圾是要解决什么问题?垃圾的分类是对的,我们讲垃圾分类是垃圾利用完了以后再计算。 [详细]

中国城市建设研究院总工程师 徐海云

郑明辉:要明确垃圾分类的目的
为什么分类?就是因为我们到现在为止还不知道应该怎么分类,我们现在看,我们现在还没有制订目录。尽管有的城市还讲,在垃圾旁边还放了有害的垃圾,这个是很荒唐的,或者你不要钱,你送给他。你放到垃圾桶里面,因为放垃圾桶的人,他也不知道什么值钱,纯粹就是为了分类而分类,这个怎么可以搞好,实际上垃圾的分类对我们是没有用的,这个需要市场的对接。

分类的目的是什么?盲目的垃圾分类不结合末端处理,结果是对环境的污染和能源的浪费。有价回收并没有纳入规范化体系,有序管理还需建立。[详细]

中国科学院生态环境研究中心环境化学与生态毒理学国家重点实验室副主任 郑明辉
王琪:垃圾处理的症结在什么地方?

垃圾处理我们应该承担更多的责任,集团也好,还是什么也好,就是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责任。

公众在垃圾处理方面的责任体现在:一是要建立一个健康有益的生活方式,二是做到垃圾的分类回收。专业人士的责任:一是通过研究为政府提供合理科学论断。

媒体切勿传播没有科学依据的错误信息,应该搭建科学信息平台。政府的责任:一是要制定科学合理的政策。二是要制定统一的技术政策。[详细]

中国环境科学院固体废物研究所所长 王琪

王宏哲:追本溯源垃圾是如何产生的?
如何解决当前的垃圾问题,我想还是应该追本溯源。看看这个垃圾到底是怎么来的。垃圾的定义,这个是环境标准的,垃圾是指人类在生存和发展中,产生的废弃物,为什么我们这几年才觉得这个问题越来越明显了?

还有垃圾堆肥是否有必要。在这个系统中,最后是什么东西去填埋场填埋了,这个就是不是原装的垃圾了,是在大街上扫出的灰尘,还有焚烧的材料。在光大我们也了解了,这部分的残渣都可以不用进到焚烧厂了,而是堆肥的残渣,这个跟原生垃圾的残渣是有本质的区别的。 [详细]

北京市环境科学学会理事长、北京环境交易所董事长 杜少中

邱成利:加强科普宣传 动员公众参与环保

国外垃圾处理这方面做的很好。比如在美国,他们的垃圾是什么?就是不用的物品,循环的理念还是非常好的。大家知道,周末的时候,美国的家庭、孩子就把家里一些不用的东西,放在家门口,或者是卖,用很便宜的价格,其实真的不是为了要钱,我觉得可能是希望送给需要的人。

美国的建筑跟我们不一样,所以现在真正垃圾多的,我觉得是这种垃圾,这个垃圾太可怕了,这个对我们的危害是非常大的,美国人搬家很简单,不用搬家具,不像我们一样,前一段补贴的一个政策,家电置换全部都停了,你看他们就扔在了外面,这个危害也是很大的。 [详细]

科技部政策法规司调研员 邱成利

代表发言
如何改进技术才能降低排放?
  我觉得垃圾处理这一块儿有很多的介绍,如今很多公益活动都停留在科普的阶段。如何科普才能实现一个真正的公众参与,然后到全民化的一个过程,这中间需要我们做些什么,有没有一些什么具体的想法?  

中国环境报

如何理顺油品标准的价格机制?
  我比较关心议题当中农村垃圾处理的方向。比如,在一个封闭的农村的社区,实际上还是有它该去的趋向的,在自然生产,我们应该节俭这一点,应该解决的一部分的垃圾,剩下的一部分可以作为资源的应该通过我们民间或者是政府处理。另外我也想提的就是生产者延伸制度,整个商品体系所带进来的,这一类应该对生产者有一个延伸的制度。  

达尔问自然求知社

针对雾霾国内是否有综合性研究?
  对于垃圾来讲,不是一个单一的问题,怎么从城市或者是农村来管理,这个是比较大的一个问题。在这个里面政府或者是民间组织,应该给予普通的公众一个特别清晰、便利的通道,可以让大家参与,这一点很重要。  

中国环境网

油品质量对大气污染影响有多大?
  现在的垃圾,无非就是堆肥、焚烧,我觉得在北京这个是特别麻烦的一件事,寸土寸金的,而且在堆肥的时候也会有很多的气味,所以我想问一下在堆肥的时候什么时候执行最好?还有填埋,这个会不会能引起一个反思,这个在填埋的时候,会不会如期的可以的减掉,这个资源是不是跟垃圾同在的,我想问一下,领导专家,我们这个垃圾的周期是多少,在多少个周期之内,这个土壤就可以稳定了。  

中国科学院

普通公众如何监督机动车污染?
  我主要就说一下垃圾填埋和焚烧,如果焚烧的话,反对的意见很大,还是像刚才说的,我们在焚烧过程中,产品的二噁英有没有害,为什么没有害,反对的波动还是这么大?第二个:我们前期的时候,可以不可以分类分的很好,包括很多人都说,在前端的时候,我们是按分类去做的,但是在后期的时候,我们还会去再集体的处理,我觉得这个垃圾分类做的是很没有意义的。  

搜狐绿色

在重污染天限制公车使用的可操作性有多大?
  在可用性这一块儿,在分类的时候,是不是真的对分类进行了很有效的处理?如果我们在家里面,分类了之后发现,可回收和不可回收都到了同一个车里面,没有任何差别了,我们公众是不是也没有这样的积极性了。 还有一点,其实公众在现在来说,在垃圾这块儿是相对被动的,怎么才能使公众更主动一些,这点很重要。  

新浪公益

如何恢复城市自然属性?
  北京从2010年以后推广的一些垃圾试点的小区,像东城、西城都有布点,北京现在有一点糟糕的,我也透露一点。北京现在2个大的生化处理厂,基本上还是混合垃圾堆肥这样的,所以北京市目前也在想办法处理的问题,包括怎么实现分类处理。  

自然大学

周边城市对北京影响有多大?
  垃圾分类必须要做到这4个环节,任何一个阶段,你断裂了,你垃圾分类就没有实际的意义了。我一直在想垃圾分类什么最重要?是分类投放最重要,所以我们必须要知道分类投放这个问题,也就是说垃圾怎么分类,哪些是我们居民的责任、哪些是政府需要完成对接垃圾分类的责任。  

公众代表

自由讨论
垃圾焚烧对二噁英的排放有多大影响?
  自然大学:如今,二噁英的这个工作在很多地方都已经在做了,在中国来说,有没有使用这个的?还有一个,就是二噁英的排放贡献这一块儿,应该是500克吧,12年统计的垃圾焚烧的二噁英的焚烧量。  
郑明辉:12年没有公开的数据,我刚才说的是我们是在2004年到2006年间利用这个基础数据做了一个中国二噁英排放的调查,这个已经是公开发表的,而且已经成为旅游业实时报告的一个数据,我们只是通过有一些文献方面的一些推测,这样有一些检测的报告,所以我说的是,比如是0.1纳克每厘米得出的。
垃圾的焚烧厂的飞灰是如何处理的?
  自然大学:我们最近几年也调查了大概十几个垃圾的焚烧厂吧,我不知道光大目前对这个飞灰是什么处理的?我觉得这个信心会比较细,但是我觉得这个是比较关键的。  
郑涛:飞灰的争议也很大,前不久的时候,在这个标准上也做了一些修订,如果进行稳定化处理以后,如果说可以达到这样一个标准的话,我们也可以进去,这个里面,垃圾焚烧炉,这个的机械量是比较小的,是2%到3%。
飞灰我们目前有2个方式,一种是用以前最初的一种,是用水泥,使它稳定化的处理,这个确实也是有一定的危险性存在的,我们在其他的一些项目,有的项目上是采用这种稳定化的方式,有一部分的飞灰是这样来处理的,所以我们所有的项目,在运行的时候,都是这样来处理的。
城市垃圾处理的整体解决方案能否实现?
  公众代表:现在城市垃圾的问题,不仅是体现在生活垃圾,所有的问题都是随着城市规模不断的扩大,这个问题就涌现出来了,有的企业是通过把污泥、粪便、生活垃圾进行了一些协同处理的,一个整体的解决方案,我想问一下在座的专家,就是说这种方案在技术层面上的问题。  
徐海云:我们国家现在有各种各样的,其实很简单,你要判断一项机制是不是好的,在现在信息都很方便了,就是说在哪些方面去应用,我觉得这个是可以很清楚的看到的。在目前的这种情况下,一些所谓的信息,基本上等于是展望我们的未来。
总结发言
中国环境科学学会秘书长 任官平
  环境科普是中国环境学会一个重要任务,也是我们的职责。环境保护工作需要社会公众的参与,参与的条件是必须让公众知情,此外还需要参与者掌握环境保护工作的基本技能和知识,不能盲目的参与,要理性的参与。目前社会上很多工程遇到或理性、或盲目的反对,如果把环保科普知识、特别是科学家掌握的知识,让大家有所掌握和了解,环保互动就会更好。当前环保热点问题不断出现,如果真正的专家学者不出来说话,有可能被那些所谓的“砖家”乱说,从而误导舆论,甚至对公众产生不必要的干扰影响。特别是媒体,针对一些热点问题在写报道的时候,我们大家把准备的一些理念告诉大家,这个对促进我们国家生活垃圾的处理是非常有意义的。  
 
沙龙实录
  
 
© 2000-2009 中国环境报社 版权所有 中国环境报 电话:010-67102729 13811346342 京ICP备050676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