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专题报道 > 2017专题 > 绿金汇 > 第三届绿金汇沙龙

把公众请进来,可以化解邻避效应

发表时间: 2017-12-08来源:中国环境报

  谭爽:我是中国矿业大学的老师,听了各位专家的解释,技术层面上明朗了很多,我想很多是治理层面的问题,现在我们跟公众的沟通存在很多问题,公众获取信息是两个方面,一个是官方的信息来源,另外一个民间的专家也有一套看法,他们的看法不管是监管、焚烧技术、分类等等看法跟咱们官方都是比较撕裂的状态,这个对舆论有非常大影响,影响公众对焚烧行业的看法。有没有这样的考虑,跟这样的一些人进行像我们今天面对面的沟通,大家能不能找到一个共识,解决舆论对斥的情况。

  徐海云:你刚才讲的沟通的问题确实是有,但是政府也是在尽最大努力沟通,但是各个地区不一样。比如说我前几年去广州,政府请我去跟民众沟通,政府把我请去,民众把北京的NGO也请去,对我来讲我很坦然,我愿意跟他们辩论,但是政府不让,怕影响不好。后来我也了解了一下,反对垃圾焚烧厂的居民距离该厂9公里,我当时批评政府,9公里都来管,政府也太好说话了。

  实际上政府也很难,选址已经定了,不存在还换地方的问题。我们的沟通一直都有,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可能沟通还有缺陷,需要改进。

  谭爽:刚才您说地方政府觉得这个地方一定要修,在这样的前提之下才去跟老百姓去沟通,出发点是不是本身对项目修建带来问题。很多老百姓反对安全担心是一方面,另外一方面他们觉得自己权利受到侵犯,有些媒体报道环评造假、信息公开不足够等,是不是也有这样的问题?

  张恒力:其实老百姓的问题比较复杂。因为100个人里面我估计想法有40多种,大多数人都选择中间的思想,但是也的确有跳出来的。但是有些真是因为不懂,也真有捣乱的。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我觉得还是专业的人不要愚弄大众,做好自己工作是首要工作。

  当然政府也确实有压力,这里面处理手段来讲地方可能方法也不一样,作为企业来讲我们可能比较弱势,也没有其他的行政手段,尽量给人解释清楚,这也许是最差的一种方式,但是也是一种方式。

  史焕明:这个问题真的是一个非常典型的问题,我们可以举两个例子,两年前NGO组织跟我们有一个交流,杭州项目当时闹得沸沸扬扬的,后来政府把这个项目移交给我们重新论证,老百姓有各种各样的声音,有一些特殊情况,但是有一些正面情况也要面对,老百姓还是缺少自信跟参与度,他们想来监督一下,如果这个要求没有实现矛盾就扩大出来。当然这是一个特例,杭州调动5000个人到我们已经建成项目参观,只要你想去,看完之后有一个深入接触,有一个参与,有一个知情权都满足了,看到项目现场心里就有底。当然面上还会打击你,但是心里有一个底,我们还继续往前推,跟各个有问题的民众沟通。我们创造一个沟通环境,后面的工作就会比较畅通,在政府强力支持下,所有工作、居民诉求我们一起谈,方方面面融合在一起,这个项目反而成为一个正面的典型。公众参与过程当中沟通也可化解邻避效应。

  另外关于跟NGO组织联络或者是对话工作,当年NGO组织,因为光大在系统里影响度还好,NGO组织对我们企业也很关心,如果这个企业倒了对这个行业影响很大。当时不知道对手是谁,网上出了很多光大项目的负面新闻,包括现场照片、微博文章很多,明显是一起策划很周密的。当时我们就把所有的材料收集了一下,跟各个部委、主管部门、监管部门,我们作为企业确实很被动的,所有的照片情况核实了一下,证明了这些照片和情况是虚假的。后来在各个部委协调之下在北京开了一个新闻发布会,请这个NGO组织面对面解决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