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专题报道 > 2017专题 > 绿金汇 > 第三届绿金汇沙龙

拿掉烟囱、消除烟气,就等于没有污染?不要做没有意义的事!

发表时间: 2017-12-08来源:中国环境报

  主持人:下面我们进行互动的环节,请对工艺感兴趣的嘉宾提问。

  现场嘉宾:近年来新建的厂都是炉排炉工艺,国内有一个传统工艺循环流化床,在外部监管越来越严格的情况下,这种工艺还适不适用?

  徐海云:这是我们“装、树、联”难点的问题,国内以前大学相关研究都认为是有中国特色的,现在事实证明这是没有办法达标的。我的观点很明确,我们国内也是这样,很多城市包括浙江省,如果要达标的话就拆掉改装炉排。

  张恒力:北控自己建的厂少,大部分是收购的,以循环流化床为主。我们大面积地在做改造,像收购的常德、泰安等基本上把别人的循环流化床拆了改成炉排炉技术。如果要想行业健康发展,我觉得在炉排炉这块这些代价是要付出的。从投资上来讲,因为中国建设垃圾焚烧厂,包括炉排炉在社会认知、行业理解方面有一定缺陷。最开始建的很多企业在排放上是有问题的,但是随着国内这些年的积累和不断成熟,有学术大咖的把关,这个行业已经相对成熟了。

  在无排炉工艺上,有将近三分之二投资用在烟气的处理上,我觉得目前来讲从各种参数控制来讲,如果是新建厂比过去好很多。

  史焕明:光大从第一个苏州项目以来,一直自己做项目运营,从焚烧厂布局来看,没有循环流化床。我相信目前来讲,循环流化床是从火电厂机组改造确实有问题。

  主持人:如果一个厂子建造软硬件都完善了而且是达标的,还有其他需要注意的吗?

  徐海云:如果监管到位就拆,不到位就不拆。无论从广东东莞,从浙江、宁波,可以举一连串的名字。

  为什么二噁英这个问题在国内吵的那么热?国内现在是一个开放、信息发达的世界,如果想瞒着,你上面想瞒着,下面都知道。比如说南昌要建垃圾焚烧厂,我在上面讲了很多,一个50多岁医生说你说的不对,这位二噁英首席专家联合浙江省几个代表,在浙江几年时间分析,二噁英已经影响了人的健康和食物,这篇文章发表在外国杂志上。尽管我是赞成垃圾焚烧,但是确实是这样的结果。实际上就是说社会上各种说法,我们并不是说所有垃圾焚烧厂做得那么好,我们也可以从实际调查也是有一些数据的。

  现场嘉宾:各位专家,我作为一个旁观、外行来说一个问题,好比说重塑信心,怎么让大家树立起信心来,我看到所有的烟筒都在冒烟,如果现在每个垃圾焚烧发电厂最明显的标志,就是离得远远的烟筒,如果我们不用烟筒,让老百姓看不见,如果有这样的产品、设备的话,我感觉老百姓重塑信心可以减少很多困难。我个人也是做垃圾的,但是我的垃圾厂没有运营起来,什么原因?如果国内真正要用气化燃烧的,把所有可见的用气化方式重新燃烧一点都看不见,甚至高大的烟筒看不见,我相信老百姓信心一定大得多。

  史焕明:这个问题提得也是非常好的,我认为任何一个行业,非专业和专业很多问题有时未必是靠我们专业解决,有时候需要我们站在非专业角度提一些要求、想法,这反而给行业内、专业范围内的人一些新的思路,也会有新要求。拿掉烟筒这两年确实在想,但是目前还没有办法。

  部分城市早些年建的焚烧厂建得比较偏远,当时民众、政府都是保持一种怀疑的态度,厂建起来以后民众很有信心,随着城市变迁,发现这个厂变成城市中间,原来是500米,现在只有300米,后来50米,现在50米也要保不住了。你看到烟筒的事,我们也做了,确实这个实验可以达到效果,但是在极端恶劣天气条件下不能保证,至少在空气在85%以下,如果空气温度低于5度的时候,能确保烟筒出来的水蒸气是看不出来的,其他的都是接近空气。焚烧厂烟气净化工艺最后有一个布袋,是防水、透气的材料,现在焚烧厂看到的烟是水蒸气。

  这个烟囱确实树立在城市旁边或者是城市中间对土地价值有影响,房地产开发商在做房产销售时候不希望烟囱在旁边,可能会影响它的价格,这些都有负面影响。如何把烟消除掉,现在我们技术已经可以做到了。我们做了监测,公众一直询问烟气是否符合要求了,老百姓经常看我们厂说,这个厂怎么还不运行呢,我们这个厂365天至少运行8000个小时,算下来是330天是运行的。

  最新一个实验,也跟徐总汇报一下,最近做了一个PM2.5的测试,用了国际上三种最典型的测试方法,也邀请了权威机构对焚烧厂烟囱、环境做了PM2.5的监测,把三种方法分析结果都找出来了。说明目前烟气净化工艺是可控的,能脱白看不见水蒸气,但是意义并不是很大。

  另外关于气化炉的技术,这个概念相当于用一种气化的技术把我们生活垃圾进行气化处理来实现没有烟气的问题,这个在国外做了很多的实验,典型的是用了等离子聚达到我们的要求,分解成气体,形成可燃的气体进一步利用。在实验上是可行的,但是做到大型化以后,我们有一个项目想执行这个技术,但是全球走过来所有的项目都没有成功。为了对公众负责,对政府有承诺。

  徐海云:我坦率地说,我不同意你的观点,不是说看不见就没有污染,其实二噁英没有人看到,为什么大家闹得那么厉害,包括史总讲的脱白,今天讲的是节能减排低碳的时代,而且也不能搞愚民政策。至于气化的问题,在2000年到2001年德国环境部联合西门子、意大利建了一个气化厂,后来关闭了。气化了以后,钙、弗里面有害物质必须要气化了以后才能排放,成本就很高,德国已经证明这条是路走不通的。发达国家包括我们国家也进行了很多尝试。目前为止,应该说这条路还没有走通,不是说技术上有问题,技术上有问题,目前经济上不具有可行性。

  污染排放不是说气化就行,如果气体不净化,跟原来燃烧的排放物也一样少不了,还要从物质平衡、能量平衡角度看待所谓新技术的应用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