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专题报道 > 2017专题 > 绿金汇 > 首届环保企业总裁沙龙1月15日

首届环保企业总裁沙龙议题(一)

发表时间: 2017-01-17来源:中国环境报

  嘉宾:

  1、中国节能环保金融联盟常务副理事长兼秘书长 郭留成

  2、中国农业发展债券管理处处长 高春霞

  3、北京高能环境技术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 陈望明

  4、北京东方园林生态股份有限公司环境集团投资公司总经理 陆溪

  5、武汉弘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 巴能军

  6、首都金融商会中小企业金融发展中心常务主任 杨静石

  7、广东益诺欧环保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 杨生

  8、河南巨烽生物能源开发公司董事长 高海华

  怎么让更多的资本能愿意投向跟绿色相关的产业?金融机构怎么选择这些项目的?什么样的项目才是好的项目?

  郭留成:现在环保是综合提出一个概括,节能、环保、低碳、新能源、循环经济一概而论,由过去的单分的细致的产业到现在要融合到一起的产业,这个产业之多、规模之大,市场更大。

  环保行业,十三五期间投资十万亿,这个怎么分?分到哪个行业、哪个区域?哪个企业?哪个项目?同时你有什么样的项目、方式、合作模式、运行机制、售后服务来把项目真正的落到你自己企业的手中去,那在十三五期间,我要达标,我要拿500万,你怎么落实到你自己?

  我们是一个综合的企业,在十一五、十二五当中看到了中国节能环保产业的发展规模不错,但与大企业相比确实是比较小,不是太集中,不融合。那我们看到了这个问题,在2015年的12月19号,在全国人大会议中心联合了中国节能协会和中国银行业协会,一个是兼容技术产品和市场,一个是资金,金融的融合和我们集团共同成立中国节能环保金融联盟,就是要解决在十一五、十二五期间我们目前国家金融环保行业发展上遇到的一些瓶颈,市场很大,你进不去,国家补助很多,你拿不到,这个项目在我们县,在我们省,在我们市,就在你家边,你拿不到,央企拿到了、大企业拿到了,为什么?还是有一些待提高的因素。所以我们联盟成立后,就是准备把以市场、资金、技术、产品、运作方式、国家政策补助,还有一些产业链等一切的模式整合起来,把它真正的像大家看到的高铁发展,现在是高速列车,高铁,十分钟一趟,带动你车辆,几个小时就到上海了,就相当于你过去跑几天几夜。所以怎么把技术融合、市场融合、社会融合、服务融合、关键的运作方式和思想理念融合,这才是十三五期间我们要做的工作。

  环保部、发改委、工信部、住建部、科技部、银监会等等,包括国务院办公厅,都发了很多的十三五新规划,新的行业思想、指导意见、政策方法,出了很多政府行业要落实的项目,还得落实到在座各位企业家的环保项目上。所以我们金融联盟就是想带动大家一起把你的好技术、好产品、好项目和国内外对接,和央企对接、和地方政府对接、和行业协会对接,把资源整合起来,一起共同的为国家金融环保的事业做出一些贡献。

  大家可能都知道,你很小的项目,你想去到大海里游泳,你没有这个力量,你没有资金力量、没有人脉关系的力量、政策补助的力量,那么上午很多领导讲了,你的资金、市场、运作方式、管理水平达不到,所以大家要综合到一起各自发挥优势。

  我们在宝钢的项目投了7个亿,7个亿中融合了有资金、市场、技术、产品,大家融合,怎么把你的方式拿到一起,去对大的集团、大的区域、大的行业进行沟通、协调、合作、交流,最后对你的项目大家认可,这样才能达到节能环保产业发展的标准。

  时间问题,大概讲这么多,大家有什么需要沟通的可以下来交流沟通,谢谢。

  金融机构在选择项目的时候,我们会选择什么样的项目?  

    高春霞:支持环保产业,我们义不容辞,这是第一点。

  第二点,我们也确实做了大量的工作,通过我们自己金融方面的支持以及跟各部委的合作,我们的资产规模已经达到了6万亿,大部分是投资在基础设施领域,其中也包括环保行业,也是很多的。之前的话,我们跟住建部共同发了一个文件,主要是支持城镇化建设这一块,特色小镇。去年跟国家林业局也签了一个战略协议,从金融方面如何支持、债券方面如何发行,支持生态领域的一些项目。那么下一步,我们跟环保部有没有一个合作?我们怎么通过我们的金融机构、金融杠杆把环保产业支持起来,我们也可以发一些绿色的债券,比如12月21亿我们已经发了60亿的林业方面的债券,双方建造了一个项目库,我们筛选一些项目,那么主要是考虑到对我们社会有支撑的,一个是社会效益评价的,特别是能带动改善我们环境和生态的,对于我们环保产业也是这样一个标准,改善生态环境、环境治理、大气雾霾的治理,以及各个领域方面,实际上这方面已经有很多成功的案例,比如北海、滇池的治理,以及各个省里的河道的治理,我们投入了大量的资金,一个项目都是五六十亿、一百亿左右的,从这个方面讲,我们金融机构做了很大的支持和表率。

  从现场的氛围看,大家还是愿意支持、愿意做这个项目,共同群策群力,为环境治理做出一份贡献。

  作为金融机构,从我的角色来将,任务很重大。从绿色金融来讲,我们怎么降低企业的融资成本?刚才我们提PPP落地难的问题,其中主要的问题就是金融成本过高,那我们通过发行绿债,融低成本的资金,专项支持环保项目,从源头上把资金成本降下来,那么相应的话,形成一个合力。过去我们都是每家做各自的事情,比如银行要饯行我的社会责任,成本尽量降低一些。那么其它部门,比如发改委、财政部、环保部也做了大量的工作,各自出台相应政策,但这些政策没有形成合力,能不能下一步几个部门联合发一个文件,从项目立项到资金补贴,到环保部把重点项目推介和实施,以及金融机构如何介入,怎么支持项目,把这个资金成本如何降到最低,使它发展的社会效益更大?我觉得下一步我们可以从几个部门一起制订一个办法,做一个一综合性的体系来支撑和支持我们的环保事业发展,也让我们有绿水青山、碧海蓝天。谢谢。

  首都金融商会中小企业金融发展中心是怎么扶持中小企业的?

  杨静岩:我身处环保产业的中小企业里面,然后我非常的感同身它的处境、它的艰难。

  给中小企业一些比较落地的建议。第一个,就是我称为它打铁还需自身硬。无论是从自身的技术,是不是能够达到真正的效果,还是从我们企业的管理,就是跟咱们金融沾边的,比如说我们的财务的管理,无论在过去还是在现在的这个服务过程中,我们现在有专门的环保投融资平台,我们一年大概环保企业的服务量在700—1000左右,这个过程当中,我们见过很多困难的中小企业,它的困难又形形色色,那有这种拿不到项目、拿到项目投不了资融不了资的,同时还有拿到项目融到资以后死掉了,存在一个共同的问题,他们对自身的企业管理、财务管理有没有一种规划?所以我觉得无论从产业的角度来讲,还有企业本身的管理角度来讲,要做好自我规划。

  那您问到我们做了什么工作?我们是双向布局,一方面对产业布局,我们成立了(太迪汇股)环保产业园,我们也希望更多的环保中小企业进入,我们的产业园有自己的特色,我们的产业园管理人不是我们,是每一个领域里边的它的这个有国家政府层面的管理者、有企业的管理者,也有跨行业的管理者共同去管理的。那总而言之我们希望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情。

  另外一方面,在金融这方面,我们也成立了环保产业金融研究院,就是专门针对环保产业目前和金融对接出现的问题进行深入的研究,然后更好的给出为环保中小企业提供金融的解决方案,这个是我们现在目前的一个双向布局。

  还有第二点,我想给到咱们环保中小企业的建议,我们在现在这个阶段,今天上午领导也在讲,环保产业的都比较小、比较散,那我觉得我们现在应该是开始抱团取暖,集合力量,共同的去成长,实现双赢甚至于多赢的这么一种努力的方向,这就是我今天想分享的一点想法,谢谢。

  中小企业怎么抓住这么好的政策红利?

  陈望明:企业从很小做到今天,我在企业里边,我的感受就是说每一个小企业想发展壮大,可能一定对自己的定位是要非常准确,确实现在目前环保的行业很大,我们当时做垃圾填埋厂的时候,那个时候我们就在想,全世界、特别是中国有很多政策是主导不了的。美国还是以填埋为主,但中国现在以焚烧为主,我们大概十年前就考虑,一旦做焚烧,我们企业怎么办?我们没得活了,所以那个时候我们开始关注西方一些国家先污染后治理,我们也一样,我们开始做环境修复。

  可能我们每一个小企业在做的时候,我想的话,可能对自己这种定位和自己的战略,和未来的发展,必须要非常清晰,不能说今天水好我做水,明天气好我做气。我们走到今天,是由一个40人的团队到今天1000人的团队,是慢慢壮大的,包括2014年底上市后我们也没有做大的投资和并购,我们横方向补面、纵方向补强,我在横向方面我把我以前没有的像垃圾清扫清运、环卫信息化、微废,我通过资本的方式来进行整合这个链。在纵向把环境修复作为发展的一个重点,这个方面包括我们在资本方面,我去通过和国外的体验,采用合资,甚至是收购了一部分,确实有技术优势的这些公司,来补强我们在纵向的,因为环境修复也涉及到40多家专业的技术,也不是一家企业就能够把技术全部吃透的。

  我们曾经在长春做过一个老垃圾厂的生态污染的项目,我们大概算了一下,这里面涉及到15个专业,确实一家企业很难的,特别是环保企业,小企业偏多,而现在这个外面的这些人力,搞环保的人很辛酸,看起来很光鲜,实际上我们所有的项目几乎都是在老少边穷的地方,几乎所有的环保企业,除了专业的环保装备以外,大部分是工程来推动企业发展,我们也是这样一步一步发展到今天这个样子。所以我对我们在座的各位,从我们公司发展经历给建议的话,别看环保说得很漂亮,但确实咱们一定要谨小慎微的走,定位好、人才培养好,稍有不慎就很困难,因为环保都是跟政府打交道,资金方面等等都是比较困难,谢谢。

  东方园林作为一个跨界者进入了产业界,它的成功关键是什么?

  陆溪:非常感谢主办方环保部和中国环境报社,能够今天代表东方园林,就这个金融话题,尤其是投资方面,给各位领导和企业界的同盟做一个梳理吧。确实像主持人所说,东方园林在过去的两年中做了非常多的环保产业里的典型的并购案,那么我就把东方园林从创立到上市以及到今天从传统的绿化行业,通过并购延伸至生态治理这个领域的成长历程,给大家做一个简单的分享,可能对各位是个比较现实的成功经验。

  那么大家都知道,东方园林也是1992年成立,在成立后的20年中,我们一直是致力于做城市的绿化景观,2009年上市,到目前为止市值约400亿,在生态景观行业可以说是最大的公司。但这个行业可以说它的盘子和基数都比较小,那我们的董事长(何强玉)女士可以说是一个非常有战略眼光,同时也是一位非常有情怀的企业家,从2011年开始,她就快事布局生态环保领域,2015年进行了五个产业并购,特别是在乡镇污水处理和工业的微废、固废的处置方面。

  那么她为什么会从这个传统孵化转变到今天的环保的综合治理的领域呢?也有她的一个情怀,因为我们在过去20年立志是要做100个城市最美的100个公元,但是在做的过程中我们发现公园越来越美,但是水系被严重污染,那么怎么治理这个水系,水干净了,那么公演才真正的达到它有序的美丽。这个时候我们发现像北控、像碧水源,可能把城市污水的问题已经解决的达到一定的水平,但是整个流域治理里边的乡镇污水是没有被有效解决的,那我们通过并购的方式,也就是说当时我们2015年下半年收购了一家(中山环保)和(上海丽园),分别是做乡镇的污水处理和城市供水这块的比较领先的企业,就解决了首先是流域治理里边的外源的局部问题,同时在技术上进行整合,我们跟全球和国内聚集了很多专家,成立了自己的研究院,并提出了叫三维一体+水务。三维一体就是水资源管理,那么水环境也就是生态板块,加上水景观,这是传统的绿化板块的转变。加上乡镇节污这块,我们目前应该算是纯民营上市公司里边做水环境综合治理这个板块,应该说是民营企业的代表,或者说是龙头企业。

  到今天为止,不完全统计,我们已经成功的签约了39个项目,可能不到700亿的合同额,所以在行业里还是有很高影响力的。

  那么微废这块怎么进入的呢?流域治理里边,可能污染里边我们发现非常多的重金属拿出来非常难,如果能够在源头上进行治理,一个是难度减小,技术难度减小的同时,我们的成本可能上千倍的节约,这个时候我们老板希望说能够从源头来治理危险废弃物,于是我们通过并购了三家企业,然后解决了这个工业的危险废弃物的处置和资源的利用。于是我们希望现在开始,我们也是致力于这块的发展,同时解决土壤的污染问题,因为现在大约有500万亩的耕地受到污染,我们的饮食安全也受到了挑战严重污染,我们的饮食安全也受到了非常大的挑战。

  那说到情怀,何强玉女士布局这些产业的时候并不是这些产业已经蓬勃发展,只是她有为大自然疗伤的一个情怀,所以她就毅然决然的进入了,进入后才发现这里边有非常巨大的市场空间。这可能是一个企业家除了以盈利为目的之外,还有更多的是企业家的情怀。同时我们也成立了环保的公益基金,因为她认为说环保领域大部分可能是没有真正的商业模式的,所以可能要用公益的方式来推动,这个是我们整个公司战略的一个成长的过程,希望对各位有一些借鉴吧,谢谢大家。

  作为中小企业目前最欠缺的是什么?最希望得到的政策是什么?政策红利转化为企业红利?

  巴能军:非常感谢中国环境报社,主持人刚才的话题我就想代表我们中小民营企业做一个简单的发言。实际上我是湖北水处理有限公司的。因为登记的原因,登记的是上一级公司的名称,那么湖北(军集)在一个很细分的领域做事情,它实际上如果用一句比较简明扼要的话来概括它在做什么,它就是用比较低的成本把水处理到业主满意的程度。那么这个水呢,涉及到方方面面,比如工业污水,它的处理难度就很大,那很多业主,觉得只要怎么处理达标、怎么付费,是可以谈的,这是一类。另外有一些,像我们水处理,现在有很多同仁,比如污水处理到A标,已经是一个只要做水污染处理的企业都会做的事情,但现在很多的业主,希望处理到四类水或者准三类水,它的要求就是你不能太高,这一类的需求什么原因?它的区域排放总量超过了,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它有收集不起来的小污染流入断面,那就让集中的已经有了管网的企业达到更高标准来减轻排污的负荷,所以我们很容易理解业主的需求。

  这个时候,你要想拿到这个单,就要以更低的成本。我们业界的大佬,他们的块头都非常大,但如果没有技术能够达到这样的要求、同时成本比较低,可能就没有实施的这个太大的可能性,因为财政压力很到。

  那我们公司就做这个事情,就是把水用一个更低的成本处理到达到符合这个业主需要的这样一个水平,我们始终做这样一个事情。因此我们叫后来的一个企业,2011年才成立,2012年是亏损的一年,我们主要做研发,研发出粉末活性炭,用于污水处理技术,应该说它的处理水污染很早了,欧美国家率先发现的,就是一个很自然的物理现象。但把它由于工业污水,尤其是大规模的应用,就在我们国家,就在我们公司,我们公司在2014年年底就已经在浙江做了一个以印染废水为主的工业园区的处理,我们中西部地区很难有这么大的污水处理厂,每天处理15万吨,并以印染污水为主,各位知道印染处理是难度比较大的,这个我们把它处理到稳定达到全面的指标达到一级A,部分指标超过一级A,这个也是业主提的。业主为什么提这样一个要求呢?因为离海太远,那就意味着一定会排到内河,叫(潮河江),我们浙江省把它作为母亲河来对待的,因为它会汇入到钱塘江,这个政府非常重视,但一直没有做得好,也一直是很大的企业在做。(潮河江)本来是非常美的水,你每天15万吨这样的水汇入,社会压力非常大,当地政府首先有压力,后来和当地政府的领导层,他们就讲,他们说我们关注这个摄入,你其它指标老百姓眼睛看不出来,看到流进的是清水,但我没想到你们把全部指标都处理这么好,这是第一个案例。

  第二个案例,在石家庄,大家知道石家庄制药,那这个是以医药化工为主的园区,十万吨,也是这样一个特点,虽然都叫工业污水,但和印染污水又不一样,印染和医药化工差别非常大,也是处理不好。那么我们中标以后,这个中标的过程也是现场做,你做到这样的情况,是多少钱,是一个什么样的成本,具有优势。所以我的我们中小型民营企业,可能唯一的出路,这个可能绝对了一点,就是认真的研发技术。

  我们国家确实是一个以国有经济占有很多方面的优势,今天上午我们有很多领导专家学者都已经介绍了,就是我们作为民营的中小环保企业,你没办法和它竞争,尤其现在环保产业,国家发力大一点,那么这些央企、地方大型国企都来了,地方政府来,它又非常天然的希望它们来。上午也有领导说过了,做错了也没有太大关系,反映是国企、是央企。那给我们面影企业来做,如果没有做到位,压力巨大,社会上会认为是不是企业和政府是不是有什么勾结?我们面对的这个现实,我们没办法改变,那我们只能适应它。

  我们的优势在哪里呢?这些国企、央企在技术研发上,我认为他们是没有我们的机制的。为什么呢?我国除了像航天、像高铁这种国家级非常重大的关系到国计民生的领域是由国家直接投资的,这些有优势,这是我们民营的体制没办法比拟的。除这些以外,比如日常的技术进步我们就有优势了,很重要的是国有企业的考核机制,因为研发技术的风险很大,一百万、一千万投下去,有可能只冒几个小泡,可能没有等到目标实现,支持项目的领导就被弄下去了,那你花了三年时间,已经投入了一两千万,成泡沫了,这个领导就走了,因此没办法做这类的技术的研发。

  但我们民营企业不一样,亏了,认账。但你认为这个事情是能行的,砸锅卖铁往前走。我们公司就是这样的,原因是因为我们当时接了浙江的一个印染企业,以民营为主,都是民营老板,我们签这个合同又比较被动,我们不做亏更多,做了也是亏,就想法设法的把成本下降,什么办法都用了,这个活性炭就是在这样的过程中研发出来的,投入了四千万的研发费用做出来的。

  那么这个粉末活性炭的应用领域非常广,很多高浓度的污水、废水的有机污染物,深化也深化不了,沉淀也沉淀不了,那最后干脆吸附后再出来。一个是粉末活性炭本身的大规模应用,在全球应该是首家。第二个,应用以后,我们要让它很低的成本重新恢复,在再生的过程中,把有机污染物转化成二氧化碳和水,成为对环境没有危害的两个元素,然后粉末活性炭循环吸附,这个生产过程。

  刚才主持人还问了一个问题,我们最喜悦的是什么?就我们公司而言,我觉得最喜悦的就是中国环境报对我们的宣传,所以非常感谢刘总,我们这么一个技术已经有很长时间了,但一直也就才两个比较大型的项目,我们经过一些反思,我们可能还是在宣传方面(比较少)。

  欢迎各位大佬到武汉,我们凝聚在一起,共同把污水治理做好,谢谢大家。

   杨川:我是广东益诺欧环保股份有限公司的投资总监。益诺欧可能大家知道的不是太多,但是它是全球第一家做电镀重金属废水零排放的第一个案例的企业。那我们做的这一家企业很有名气,它是给施华洛世奇配套生产电镀首饰件的,这家企业在广东省最严苛的环保执法的环境当中,本来要躯干处境的,我们帮它解决了这个问题以后,它现在还成了我们的股东,一定要投这个企业,这个老板是香港很大的一个老板。那么这家企业现在离东江不远,因为东江涉及到当地的饮用水和香港的饮用水。现在广东省的环保厅仍然定期的去抽查,我们是没有往外排这个水的,所以在工业高难度废水方面,我们是有非常丰富的经验,当然这个经验如果大家有兴趣私下里跟我再交流。我们公司虽然成立得晚,但实际上我们在1986年的时候,我们上一代的专家,哈工大的专家,给中石油、中石化做污泥、污水处理,我们有很多难的积淀。上午有领导提到说很奇怪,为什么我们环保领域就没有一个革命性的技术。我感觉环保有一点点像中医,大家都可以随便读一下,但真正让你治病,很难的。

  我们的主题就是谈企业关于资本方面的东西,我觉得今天在座这么多中小企业,我提两方面。第一个,我觉得中小企业要想生存下去,下一步是一个大洗牌,它就面临两个问题,第一个技术,第二个资本。资本,前面都有人讲过了,大央企是携资本以令市场,大部分公共项目都可以获得国开行和农发的一期贷款,我们中小企业是没有这个资格碰这个的,所以我觉得中小企业应该像湖北这家企业一样,一定要在一个点上有你相当特殊的优势,这个特殊的优势,你有两条道路发展,要不你围绕技术优势点,慢慢的做大,做项目,还有一个你就是等待被并购,因为还是大家通过合并要联合,一个单独的小企业,恐怕要生存下去是有相当困难的,所以我们这个企业的优势,就是有它非常独到的技术,还是双核技术,就是除了系统解决方案,有丰富的经验,我们还在超滤膜上全球领先。为什么敢这样说呢?因为最高GE找我们做代工,我们有这个产品的优势和系统的优势。

  那么再转回来,大家都是干环保专业的,可能不一定听明白今天上午的绿色金融包括PPP,我前面讲了,并购你必须有技术优势别人才并购你,那么我先说PPP,我认为PPP现在讨论很热闹,但大家要聚焦一个问题,PPP最终的本质是项目能不能长期有现金流?如果没有,你就不要搞,如果你考虑这个地方政府五年后发工资都困难,那你企业会被拖欠死,这样你就跟大国企绑架吧,它有廉价资本,你做你外包的部分。第二个,绿色金融,中午吃午饭的时候我们和今天讲绿色金融的王院长聊了半天,我在2006年的时候,当时我在武汉一个太阳能公司任总经理,我2006年在两会的时候发了一篇文章,谈绿色金融,绿色金融和普通金融不同的地方,实际上有几个前置条件。第一个,一定要有政府的硬约束,比如今天大量的演讲当中,大家提到了一个总量的控制,政府一定要进行总量控制。为什么环保行业三前年不怎么样、现在厉害了?就是因为政府的硬约束下来了。第一个总量的硬约束,第二个购买的硬约束,所谓购买的硬约束就是我答应的PPP你们做完以后,由我支付的部分我一定会支付,如果这个支付不成立,那我公司最后也会运行不下去,这是两个最大的根本。那么在硬约束的前提下,可以创新我讲总量控制、自由交易,就是我们要有绿色证书,这个绿色证书就是我2006年那次文章,当时发改委马上给我打电话,说希望深化细化,我说这个是你们应该做的事情,所以当时没有往下进行。正好是十年之后了,时机也成熟了,我们可以策划一下去干什么。

  我举个例子,我昨天来的时候一个朋友接我,开的电动车,我举个小例子,当我总量控制,按道理我不允许你再增加产生不管是废气还是废水的工厂也好、消费者也好,增加可以,你必须买一个指标,就是我把绿色证书叫做“粮票”,我买一辆电动车,就得到一张绿色证书,你想排污,你必须得到绿色证书。我们现在就解决几个问题,比如说污水里的COD、VOD的总量要控制,雾霾不可怕,可怕的是雾霾里面的构成,如果还是农村烧的秸秆,我们不怕,我们怕的是什么氮什么这些有毒的重金属,那么就是说我们在这个比如说甚至汽车燃烧出来,那么我这个汽车就有一个。比如说现在有五家企业在争夺一万张绿色证书,就把这个绿色证书炒起来了,在交易上。这样就会导致更多的人愿意去买绿色证书,因为可能就给它节省了。我原来的想法,我们用太阳能产品也是一样,就不会用燃气的热水器了,因为补贴会让他的这个开始购买的价格降低,这样的话大大的刺激环保市场,这是第一个,市场的自发运营。

  第二个,就不是市场自发运营了,就是大家讲的政府的投入,今天我们有演讲嘉宾在谈,你财政部是不是给我们环保企业降税呀?还有讲绿色金融的,我要给各大银行下一个什么绿色指标,我觉得都不现实,中国需要减税的企业太多了,这是第一。第二,你凭什么给商业银行下这个指标呢?我商业银行就是个企业,我只听投资人的,那房地产项目回报高我就投房地产,我凭什么要投你绿色?所以这种,我认为是乞讨式的模式,什么呼吁,都没有太大意义。

  但是我觉得是这样,政府的投入,很重要的一点,可以杠杆化的使用,就是说作为GDP跟各地挂钩,总量控制,我政府一定要有一些投入和采购,他们我的建议是什么呢?包括我也给你们农发行、国开行提个建议,就是可以拿出一部分钱,不投具体项目,而是作为一个增新的担保基金,出来后我们就可以给环保的项目融资了,因为喉头有政府的背书和担保,这个融资的利息成本立刻下降,因为老百姓我可以存款了,我觉得买这个银行理财产品比那些什么乱七八糟的理财产品更正规,那么它可以撬动中国庞大的富裕资本,因为中国的资本太丰富了,这是第一个。第二个,还可以撬动海外的低息的资本,比如说日本的钱零利率,那你用这个背书去发债,钱就不成问题,只要有了银行和政府的钱拿出一大笔来做背书,投一百个项目,可能有十个项目、五个项目出了问题,但是这个损失平均下来可以覆盖掉了,那么我们绿色金融就变成了有效的机制去推动了。

  还有很多内容,大家有兴趣的话我们在下面交流。

  河南绿探:我是来自河南的一个企业,名字是“绿探”。为了天更蓝、水更绿、改变人居环境,这是我们的文化。那么做这个行业非常的辛苦,我们主要是做农林废弃物的综合利用,就是把农林废弃物作为能源化利用,当时我一直很纠结,这个企业从2009年开始做,一直搞研发,我们推出来100多项专利,那么这个也完成了国家的六项的科技攻关项目,省级的十几项。那么近年,我觉着我们中小企业一个是国家的政策,一个是资本金融,这是对我们最重要的两大项。那我们这个行业呢,初衷做的时候,我感觉老百姓种庄稼,一个玉米老米高,就要一个十公分的玉米穗,其它的全浪费。那么这个行业,又牵扯到各部委、各部门,比如说我们的精准扶贫战略,农民如何增加收入。再一个,就是我们农村的环境,现在新农村城镇化、美丽乡村建设,所有的废弃物往哪里放?

  最重要的一个,我把我自己定位了一个“新能源”,很荣幸我们环保部把生物制固体燃料做了一个清洁能源的公布,更荣幸的是2015年质检总局发布了锅炉制造许可证里边说生物制锅炉加带高效能附带除尘就行了,那么生物制能源,第一,含油量很低,第二碳排放我认为它是零,很多人说不是零。那么农作物生长的时候,光合作用吸收二氧化碳,它燃烧排放,那么我们不管是任何一个化石能源是从地底下挖出来的,是无中生有,那么在这一块,最重要的一个,就是老百姓太辛苦了,把它的废弃物变成能源来利用,换成他的收入,企业也得到了一些高资格的领导,比如说我们全国政协副主席赖宁主席到那去了,上午秘书长去了,下午他又亲自去了,河南省的省长也去了。

  在应用领域里面,我们能源方面,供暖是很大需求,再一个工业发展的热源、热风、热水、蒸汽都需要,那么我们烧煤,2014年取缔了2000多个煤矿,现在烧什么?现在政策非常好,当然我们这个行业牵扯到农业部,我们废弃物利用农业部出了很多政策,但是不对我,住建部也出了很多,在这里呼吁一点,政策要集中化,在环保这块,上午很高兴参加这个会,给了我一个更明确、更有士气的想法,比如说我们的吴司长讲清洁能源的利用属于环保产业,原来我把自己定位一个高大上的能源企业,其实能源不是国企就是央企,我到那里什么都不是,今天我也属于是环保产业,因为节能减排可再生,再一个是清洁能源的利用,我们将五年的规划里边,准备在300个乡镇建300个绿色煤矿,就是生物制能源做固体化利用,它有液体、有气体,但是我觉着固体化是分散加工、分散使用,那么这300个绿色煤矿会带动我的制造产业的农机设备的普及,这需要大量的资金跟进和金融资本。

  第二个,我们想在五年内建150个热站。我的客户很多是市里边、县里边的书记县长亲自找到我,秸秆焚烧的时候他们动用了大量的警力、财力去堵,这是一方面。总共投资,我们几万个乡镇才建300个,那么县区不同燃气的地方很多,像内蒙说我们投了16亿,整个天然气管道就没接通一个县,这样投下去投入太大了。但是我们有很多荒漠治理的沙流,每年要减值,没地方用的,扔没地方扔,我们做成颗粒是非常好的。这是对企业简单的介绍。

  两个方面的需求。一个是产业政策,现在是柳暗花明,非常好,但落实的几方面,下边的政策,我的生物制燃料这块,我们有一个惠农科技,专门运营煤矿的,我的燃料的紧缺,就是控制燃料的数量,就是一个环保制度严不严格的晴雨表,这两天很紧张了,燃料供不上,那证明我们的巡视员下来了,锅炉都封了。过来年又松了,那可能是又走了,锅炉允许烧了。但我们在锅炉燃烧上,一个锅炉就有50多项专利,生物锅炉燃进系统是我的发明专利,那么最关键的,现在有政策上很多误解,下边地方就不知道生物制锅炉究竟什么样的合格,那么很多煤锅炉一再造就乌烟瘴气,我们环保部门极力去压制,一刀切,比如说我们的政策说禁止生物制直燃、秸秆直燃,那么我们省下了文件就是禁止直燃生物制锅炉,所以说我们所有的,只要是生物制锅炉不让烧,那么我们当地还好,做了很多工作,像我们的教育、卫生、医院全部供暖用生物制锅炉。像大的行业,像中粮这些国企也在用,实际的成本比煤还便宜。再说一句,这个金融方面,资本,我想提一个,这个国企跟民企为什么要分这么清楚?国家是一个家,民企也是儿子,国企也是儿子,一个大儿子一个小儿子,那么对我来讲,毕生的精力全投入到我的企业里,你说这资产是我的吗?也是国家的。对我们环保企业涉及到方方面面的问题,没有资金,我们真的做不到,五年,我刚才说的规划,很小的一个带动就需要300亿的投资。

  我们有一些投资商跟我们,跟了两年没投,说不成熟。但最后一个养猪的投我,因为它整个在吉林、内蒙投资几十亿做能源管理,全秸秆,它天然气做不到。还有一个,今天我们农行的领导在这儿,我们报产业基金联报三次没过,最后跑到省里,省行领导说,哎呀高总,你行业太好了,但是呢,我们总行有政策,民企一般不可能支持。可能说得不当,谢谢大家。

  班建:每一位嘉宾说得都非常精彩,而且超出这么长时间,这说明一个是我们企业家或者说需要更多去发声的一个渠道和机会,所以请大家将来有些什么想法或者有些什么愿意分享的时候,可以很主动来找我们中国环境报,我们会很愿意倾听。另外一个,也说明我们报社将来应该更多的主办这样的沙龙,让更多的企业来说出更真实的声音。虽然我们超时了,在座的所有企业都听得很专注,说明大家能从中间受益、能学习。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