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利信息化技术论坛将召开 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论坛举行 关于开展环保优秀品牌企业...
要闻频道

漳州一炼油厂被曝违法偷排 厂方人员阻挠执法殴打记者

2017年04月18日作者:来源:东南网

  对岸村庄,有一家生产酸化油的作坊,每天早上到下午生产,排黑烟,弥漫着一股酸臭味,有时对岸都能闻到。前日上午,自称是龙海紫泥镇一村民向本报爆料。

  这位村民所说的炼油厂,全称为漳州市俊龙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位于龙海紫泥镇西良村。

  遭厂方暴力围攻后,昨天下午执法人员和海都记者再进厂调查发现,废油桶乱堆放,油渣横流进土壤

  昨日上午10点多,龙海市环保局环境监察大队执法人员与海都记者到这家炼油厂调查时,突遭厂方人员围攻、恐吓,其中一位记者的眼镜被扯,一位记者的右手遭拳打淤青。

  暴力抗拒执法、采访事件发生后,龙海市环保局增派执法人员再次进入厂区执法调查,海都记者也再次进厂调查,结果发现该厂废弃罐体露天堆放,污水横流渗入土壤。

  对此,龙海市市长曾建成作出指示,要求有关部门严惩不贷。目前,龙海市环保局、龙海警方等已介入调查。

  爆料:

  村民称炼油厂偷排 海都记者前日暗访

  前日上午,一自称龙海紫泥镇某村村民向本报爆料,村对岸西良村,有一家生产酸化油的作坊,每天早上到每天下午生产,生产时,几根大烟囱冒着黑烟,周边弥漫着一股酸臭味,有时对岸都能闻到。

  爆料者还说,这家作坊的排污口在厂区的围墙外,几天前,他经过周围的农田,越过沼泽地,找到了排污口,并拍了视频和图片。视频和图片显示,岸边一处沼泽地,开了一个口子,有少量黑棕色的废水从里面流出,形成水沟,流到江里。

  为了证实爆料人的说法,前天下午4点多,海都记者驱车赶往龙海市紫泥镇暗访调查,并将上述情况反馈给了龙海市环保局环境监察大队,商定次日一同进入厂区调查。

  事件:

  进厂正常执法、采访 记者突遭暴力围攻

  昨日上午,海都记者再次与龙海市环保局环境监察大队取得联系后,与监察大队林副大队长等两名执法人员一同驱车前往该炼油厂。

  林副大队长敲门表明身份后进入厂区。当看到环保监察执法人员与海都记者一同进入厂区腹部,一名工作人员赶来阻挠,随后,又有十几名不明身份人员陆续赶来,团团围住环保局执法人员与记者,推搡、谩骂执法人员与记者。

  林副大队长出示证件,并向对方证实本报记者身份之后,对方仍不罢休,一定要本报记者出示记者证。

  海都记者告诉对方,记者证在采访车上,要查看需到厂门口的采访车拿。就在海都记者往厂门口走去时,十几个人仍围住海都记者不让往前,一边推搡记者,一边恐吓要“让记者死”,还扯掉了其中一位海都记者的眼镜。

  推搡到厂门口附近时,厂大门和值班室偏门被关闭,海都记者一再强调记者证就在车上,拿了就给他们看。可对方人多,执法人员与记者都被重重围住,出不了厂门。

  事态升级,厂区负责人大声吆喝“再给你们十分钟,拿不出证件我们就打了”。话音刚落,一位50多岁、身高一米六左右的男子,一拳挥向海都记者,一名海都记者右手被打,淤青渐起。

  最后,龙海紫泥派出所民警到场,控制现场局面后,将现场相关人员带到派出所调查。

  林副大队长说,在出示证件之后,对方态度还如此恶劣,并以这么暴力、野蛮的方式来对抗,是他从业这么多年以来未曾遇见过的。

  进展:再调查发现油渣流土壤 市长要求严惩不贷

  对暴力抗拒执法、采访一事,龙海市市长曾建成作出指示,要求环保部门严查该企业,如果该企业存在违法排污,该关停要关停,该查封要查封;对于企业暴力抗拒执法、围攻记者采访的行为,要求公安机关严惩不贷。

  昨日下午4点多,龙海市环保局增派执法人员再次进入厂区进行执法调查。

  海都记者也再次跟随执法人员进入厂区,厂区不大,在现场能闻见明显的酸腐味。该厂通过废皂脚加入硫酸后,进行蒸汽加热,然后进行油水分离,最后产出工业用油及废水。环评资料显示,该厂排出的废水呈酸性并含有高浓度有机物,如果直接排放将对九龙江中港造成重大影响。而九龙江中港即为厦门湾上游,距离出海口不过20公里。因现场肉眼无法判断排放废水是否达标,昨日执法人员取回水样,再做调查。

  此外,在调查过程中,执法人员发现在厂区内,该厂将数十个废油桶随意露天堆放在空地上,部分油桶内还有乌黑的油渣,部分则直接横流到土壤中,现场没有任何防渗设施。“这样堆放废油桶肯定是违规的,这样废油会渗透到土壤中,容易造成污染。”龙海市环保局环境监察大队王大队长称。

  龙海市环保局局长柯燕辉称,目前环保局执法人员已介入调查取证,将按照程序执法,目前龙海警方已对相关责任人逐一做笔录以固定证据。

  起底:老板曾被另一媒体曝光 几度扬言与记者同归于尽

  事后,海都记者从龙海紫泥派出所获悉,带头鼓动围攻的中年男子为郭龙松,他是该炼油厂的实际管理人员,该炼油厂全称为漳州市俊龙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

  龙海市环保局方面称,漳州市俊龙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于2006年投入生产,主要以废皂角、硫酸为原料,生产工业用油,以前年产工业用油1500吨。去年4月,对该公司环保治理项目通过了竣工验收。随后,该公司扩大生产规模,扩建后工程设计总规模为年综合利用废弃白土1万吨,年综合利用废弃皂角2万吨,生产工业用油7500吨。去年9月,该公司扩建项目通过了环保验收,今年4月10日,该公司取得了排污许可证,有效期5年。该公司扩建项目投入运营后,主要污染源包括废弃皂角水解酸化产生的污水、锅炉燃煤烟气等。

  公开资料显示,漳州市俊龙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法人代表为郭俊辉,与昨天带头暴力围攻的郭龙松为父子关系。郭氏父子在紫泥镇世甲村还有一家鱼粉厂,2012年9月6日及7日,当地另一媒体曝光该鱼粉厂涉嫌污染环境,记者采访时,一度受到时任该鱼粉厂厂长郭龙松的指责与谩骂,几次声称要与记者同归于尽。

  □快刀短评

  N巴西木

  你若不违规,心虚什么?

  “让记者死。”

  “再给你们十分钟,拿不出证件我们就打了。”

  真的很难想象,如此简单粗暴地阻挠采访,会接连出现在同一家族企业里。

  昨天,和龙海环保部门执法人员同去调查的本报记者,遭到厂方的威胁、恐吓和殴打。龙海市环保局环境监察大队林副大队长说,在出示了证件后,厂方依旧态度恶劣,这是他从业这么多年来从未遇见过的。

  当然,我也很纳闷。其实,执法人员和记者是接到一位村民的爆料后,按正常程序,同去厂区调查取证的。至于排放废水达标与否,要等检测结果出来才有定论。不是吗?可谁知,画风大变,最后升级到了暴力不合作。这样一来,公众也就更想知道,一家企业如此遮遮掩掩,在心虚什么?暴力抗拒执法和采访的底气又从何而来?

  此后,执法人员和本报记者再次进入到厂区,呃,映入眼帘的一幕是这样的:废弃罐体露天堆放,污水横流渗入土壤。龙海市环保局环境监察大队王大队长称,这样堆放废油桶肯定是违规的。在水样检测结果还未出炉前,我想,也许是厂方不熟悉首次写进《新环保法》总则第一条的“保障公众健康”?

  而早在2013年6月,“两高”就出了司法解释,明确环境污染犯罪的四种情形应酌情从重处罚,其中第一条就是“阻挠环境监督检查或者突发环境事件调查的”。这公布了两年多的条规,也不知道吗?

  再者,记者履行采访权,其实是公众知情权的延伸,合法的新闻采访理应受到保护,殴打记者、阻挠采访,无疑是在挑战公众底线。

  所以,接下来,我们等待的结果,不仅仅是一纸检测数据。(海峡都市报记者 苏禹成 林深圳 黄一红 周杨宁 )

  “炼油厂内阻挠执法殴打记者”追踪:该公司已被责令停产整顿

  闽南网8月8日讯 龙海紫泥漳州市俊龙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被曝违规排污,4日上午,龙海市环保局执法人员和本报记者欲进厂调查,却突遭厂方暴力抗拒执法和围攻。事发后,龙海市市长曾建成要求有关部门严肃处理此事,因妨碍公务,该公司负责人郭龙松,被龙海警方行政拘留7天。

  昨天,海都记者从龙海市环保局获悉,俊龙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因存在油桶随意堆放等影响环境安全的问题,该局已责令这家公司立即停产整顿。

  龙海市环保局环境监察大队王大队长介绍,俊龙公司原料油桶、废油桶在露天泥地上随意堆放情形较为严重,极大影响周围环境安全。因此,环保局责令该公司先停产,然后完善并加强原料油桶堆放场、渣场堆放设施的建设与管理,废油桶必须在水泥硬化的地上堆放,并且堆放场所要加盖顶棚、四周要设防水围堰,以防止废油渣等下渗污染土壤,或经雨水冲刷扩散,造成环境污染。此外,环保局还要求该公司提高清洁生产水平、减少能耗排放,建立污染源排放与环保设施运行台账,加强管理、完善厂区雨污分流设施。“整顿好,我们审查通过了,俊龙公司才能恢复正常生产。若整顿期间,该公司违规生产,环保局将对其按规进行严肃处理。”龙海市环保局环境监察大队王大队长说。(闽南网)


编辑:宋阳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