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应对气候变化和低碳... “全国低碳环保主题动漫、... 水利信息化技术论坛将召开
评论频道
中国电动汽车百...

分享经济遭遇成长的烦恼

——契约精神和诚信机制缺失影响分享经济发展

2017年03月17日作者:雷英杰来源:环境经济杂志

    最近,北京市公安局开展内部专项行动,专门打击私自给共享单车上锁的行为。某医院的两名女护士就因给“小黄车”上锁,被行政拘留5日。

  从全球来看,渐行渐热的分享经济一路走来并不顺畅,期待之高与担忧之甚难分伯仲,动力之强与阻力之大让人目不暇接。由于分享经济发展历程不长,理论研究严重不足,实践也处于探索中,人们对分享经济的认识还存在一些明显的误区。

  误区一:分享经济是免费经济。分享经济的本质是通过资源利用效率最大化创造新的价值,并获得一定收益,这既是对资源供给方的回报,也是保证分享经济可持续发展的动力。

  误区二:分享经济是对传统行业的颠覆。分享经济是一种新的业态,也是一种新的发展理念和模式,任何一个行业都可以通过分享来创造更大的价值。

  误区三:分享经济不安全。从理论上看,分享经济的开放透明和全程可追溯性为实现安全发展提供了有利条件。从实践上看,分享平台安全保障机制也在不断完善,发展初期出现的一些安全问题,更多的是暴露或放大了原本就存在的问题。从未来发展看,分享经济将有助于从根本上解决安全问题。

  误区四:分享经济会造成新的社会不公平。有人认为分享经济会加大数字鸿沟,并带来一些不公平竞争,但这是技术创新扩散过程中的必然现象,也是制度创新滞后的阶段性问题。从长期来看,分享经济在扩大供给与需求、促进经济增长方面的作用将越来越明显,同时也为众多弱势群体参与社会创新系统提供了前所未有的条件和机遇,有利于促进社会公平与进步。

  根据《中国分享经济发展报告2017》和《分享经济:生活方式引领的新经济革命》,本刊梳理总结了制约分享经济进一步发展的5点问题。

  第一,缺乏契约精神。

  共享单车诸多运营商在一线、二线城市加速布局的同时,共享单车丢失率高、被城管收缴等话题也频频见诸报端。

  “分享经济的核心本质,就是基于一种公民之间的契约精神,是建立在社会伦理和诚信文化基础之上的。”南京大学城市研究院副院长胡小武说,“共享”模式需要更好的社会环境支撑,其中社会诚信机制的建立和培育非常关键,一定要推动市民法治观念以及诚信素质的提高,使之与分享经济的发展相匹配。

  第二,行政体制壁垒障碍。

  目前,我国分享经济涉及交通、金融、教育、餐饮等10个主流行业,超过30个子领域,跨界资源整合是分享经济发展的内在要求。但是,由于我国政府管理体制存在部门分割的弊端,大大影响了分享经济的发展。

  比如说,分布在我国城市和山林的寺庙,就像欧洲的教堂一样,本来属于公众分享的公共资源,却被一些部门用于商业化旅游,成为其牟利的资源。在国家行政学院经济学部副主任张孝德看来,要适应分享经济发展需要,我国行政管理体制面临着从“部门行政”迈向“公共行政”的改革。

  第三,政策制定强调规范的多、鼓励发展的少。

  近年来,国家出台的许多重要文件都明确提出要发展分享经济,但从一些部门与地区出台的具体政策来看,往往是强调规范的多、鼓励发展的少。而去年在交通出行领域陆续出台的监管新政,更是引来业内一片唏嘘,网约车新政一度站在了风口浪尖上。

  以各地出台的网约车管理细则为例,多数城市从车辆标准、司机资质、平台条件、申请程序、保险要求、顺风车限制等方面细化了国家层面的有关规定,有些城市对司机户籍、车辆轴距、排量、准入年限,甚至揽客区域都进行了过度限制,许多方面严重背离分享经济的发展规律与内在要求,也与国家包容创新的政策导向相偏离。

  第四,适应分享经济的新管理体制尚处于空白。

  分享经济具有典型的网络化、跨区域、跨行业等特征,强调集权、层级管理、区域条块分割的管理方式已经滞后于创新发展,而适应分享经济新管理体制尚处于空白。

  其一,准入机制问题,即分享经济企业准入机制远不如传统行业健全。比如说,出行领域的专车司机、短租领域的个体房东,无需获取许可证,更多是通过在线注册的方式,由平台进行审核。

  其二,税收监管问题,即针对分享经济平台及个体的税收机制尚不明确。对于分享经济平台按何种税率纳税,个体参与分享经济除了平台抽成外,是否需要为所得收入纳税,这些还有待明确。

  第五,相应立法、监督管理跟不上分享经济发展的步伐。

  分享经济尚处于起步阶段,有的领域存在低成本扩张,野蛮发展,冲击了原有的利益格局,使得监管部门统筹协调难度大、监管的灰色地带多,现有政策已不适应新业态发展的要求,消费者权益得不到有效保障。

  可以说,按现有法律和制度要求,多数分享经济发展模式都有“违法”嫌疑,甚至随时面临被叫停的风险,如股权众筹在我国还处于法律与监管的模糊地带。分享经济的发展对现有政策、制度、法律提出了新的挑战,正在倒逼监管部门研究、制定适应分享经济发展的政策体系,创新和完善监管方式与手段。

  尽管路途坎坷,但分享经济发展大势已然形成,出行、住宿等领域已经培育出身价上百亿美元的全球型企业,更多领域的“独角兽”“十角兽”企业还在茁壮成长。

  分享经济作为一种新的经济模式,改变了过去粗放的投资思路,正向着个性化与精细化的道路发展,充分利用互联网技术,盘活闲散资源的利用空间。

  正如马化腾所说,分享经济正为中国经济增长注入一股强大的新动能,把服务业变成经济增长的主引擎,助力中国经济实现“动力转换”。


编辑:姚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