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应对气候变化和低碳... “全国低碳环保主题动漫、... 水利信息化技术论坛将召开
评论频道
中国电动汽车百...

周宏春:分享经济为绿色发展添砖加瓦

2017年03月17日作者:来源:环境经济杂志

    近几年,分享经济迅速升温,在租车、互联网金融、房屋短租等领域出现了快速发展的态势,再加上门槛低、成本小、发展速度快等特点,受到不少创业者的青睐。“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与分享经济比翼齐飞成为一种新常态。

  分享经济本质上是利用社会闲置资源产生更大的价值,其快速发展的基础是信息化技术支撑下的移动互联,社会闲置资源在数字化的平台上得以对接实现供需匹配。

  发展分享经济是绿色发展应有之义

  分享经济的主要特征

  分享经济有三大主体:资源需求方、资源供给方和共享平台,三者缺一不可。

  闲置资源是物质基础。有人有房但不常住、有车却不常开,这些闲置的资源因折旧而贬值;有人希望在某个时段住在某地或驾车去某地,想用车而又不想买。所以,资源闲置与需求并存是分享经济的基础。

  连接平台是必要场所。平台是连接供需双方不可或缺的空间或场所,而沟通、评价、客服和支付等成为分享经济的平台标配。平台可能是一块空地,如集市、庙会,也就是信息、物品或知识分享的场所,而分享经济以人与人之间的信任为前提,信任犹如平台的“背书”,可以让平台发展得更快更好。

  成功对接是关键。我国过去的“当铺”或现今的庙会,买卖双方经过议价,实现供需双方有效对接,不仅可以充分利用闲置资源,还可以为资源所有者带来经济收益。大数据的快速分析及智能移动终端的普及,使得Uber会主动将订单送给最近的司机,而乘客则以最快速度坐上专车,减少候车时间,快速实现供需双方匹配。

  获得回报是必然结果。分享经济的网络效应,使交易成本随着参与人数的增多而下降,因为“闲置资源、闲置时间”决定了生产要素的机会成本较低,所要求的回报率也较低,所以消费者支付的费用比传统模式中的“买”要低得多,这是一种双赢模式。

  分享经济,是一种打破时间、空间、信息的新型资源配置方式或商业模式。交易成本的下降,对生产者而言,将导致传统企业边界收缩,形成产品个性化需求;对消费者而言,不必为满足“偶尔用”而购买商品,只要支付租赁费即可,推动商品“以买为主”向“以租为主”转变,产生“消费者剩余”,增加消费者福利。供求双方的选择更加自由,进而提升经济发展的质量和效益。

  此外,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移动互联网(简称“云大物移”)的发展,减少了信息不对称,降低了交易成本,资源所有者通过暂时让渡使用权获取收益,使用者也少花了钱。

  发展分享经济的重大意义

  我国经济发展已经步入新常态,人口红利逐渐消失,资源环境约束趋紧,转型发展需求迫切。分享经济作为一种全新业态,其发展意义主要体现在以下方面。

  有利于闲置资源的配置和高效利用。借助社会化的互联网平台,个人的房屋、车辆、资金等闲置资源能够在全社会范围内进行供需匹配,降低交易成本。

  《中国分享经济发展报告2017》显示,2016年中国分享经济市场交易额约为34520亿元,提供服务者约6000万人。预计未来几年分享经济仍将保持年均40%左右的高速增长,到2020年分享经济交易规模占GDP比重将达到10%以上,到2025年占比将攀升到20%左右。

  滴滴公司发布的《中国智能出行2015大数据报告》显示,分享经济通过释放社会化运力,有效缓解了高峰期出行的难题,仅快车、拼车和顺风车,每日就为城市减少114万辆车出行,或相当于增加114万辆次的运力。

  Uber资料显示,杭州因拼车出行而减少的碳排放量,相当于每3天增加1个西湖面积大小的森林。2016年的一项调查显示,44.1%的网民表示,分享经济的发展将会进一步优化资源配置,增强社会可持续性。

  有利于加快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社会建设。分享经济将物品、服务所有权与使用权分离,资源使用者通过租赁降低了购买支出,资源所有者通过让渡使用权获取收益,这种经济模式为提高资源利用效率、降低污染物排放强度、实现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开辟了新路径。

  有利于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分享经济不仅能利用闲置资源,还能充分发挥人的智慧和潜能。在出行、众包物流等领域,互联网平台提供了大量的专职、兼职岗位。据有关统计,在滴滴专车、快车平台上,兼职和全职司机达到700万人,他们利用闲暇时间服务社会和他人,同时获得一些额外收入。

  2017年1月22日,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发布的《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中国网民达到7.31亿人,手机网民达到6.95亿人。庞大的网民和手机用户群体,使分享经济的发展拥有得天独厚的条件。2016年的一项调查发现,50.7%的网民表示,人才共享将是分享经济的发展趋势。

  有利于绿色文化的传承。中国传统文化崇尚节俭,这不单是一种生活方式,更是一种人生态度、价值取向和价值观念。

  《左传》引用的古语为,“俭,德之共也;侈,恶之大也”。《荀子·天论》中有:“强本而节用,则天不能贫;本荒而用侈,则天不能使之富”。《道德经》云,“吾有三宝:一曰慈,二曰俭,三曰不敢为天下先”。李商隐的《咏史》说,“历览前贤国与家,成由勤俭破由奢”。李绅的诗句“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广为流传。

  可以说,分享经济符合资源节约、环境保护的国策要求,是符合绿色发展理念的新经济模式。发展分享经济,对实现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绿色化,建设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社会,早日迈进生态文明新时代,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

  分享经济助推绿色发展

  人力资源共享

  人力资源的有效共享,是未来互联网分享经济的一大发展趋势,特别是对于具备专业知识和技能的人才,网络共享将有效提高人力资源利用效率。

  在人力资源共享中,每个人的能力和时间都可以得到变现,供给方根据自己的兴趣、爱好提供个性化服务,发挥自身价值。猪八戒网就是人才共享平台之一,日趋严峻的就业形势让很多人才逐渐倾向于岗位自由或身兼数职,兼职招聘则是当下最直接的表现形式。

  “但求所用,不求所有”,是我国人力资源共享的一种重要理念。人力资源共享可分为3类:一是技术工人兼职,共享的是人的知识或技能;二是聘请外地专家指导本地企业,改革开放后的“假日工程师”最为典型;三是邀请国内外专家参加论坛,属于智慧共享。

  环保设施集中运营管理可降低环保成本

  环境保护具有“外部性”特点,是“市场失效”的领域,政府只要加以正确引导,可以将治污集中在一定的专业区域或工业园区,解决企业因规模过小导致污染治理设施达不到经济运行规模要求的难题。但要强调,环保设施集中运营若要成功,关键要做到执法严格、收费合理、企业诚信、政府引导。

  美国环保局研究表明,环保设施市场化运作成本要比公营(政府或事业单位运作 )低10%~20%。环境保护仅靠政府投入是不够的,在政府公共财政能力有限的情况下,应引入民间资本,把政策优惠转变为治污企业的盈利,通过市场化运作,提高治污设施运营效率。

  此外,技术装备也可以共享。一是后发国家可以享受技术专利保护期后的外溢效应,如我国购买和使用了国外的一些环保技术和专利,但需要避免技术依赖或“锁定”。二是设计思路和工艺共享,从水泥干法生产线到垃圾焚烧厂的设计,乃至生态设计思路的提出与实践等无不如此。三是治理装备共享,如多家印染厂集中建设污水处理厂、工业园区的废物集中处理等,只要中小企业付出一定佣金,就可以共享废物集中处理设施的便利。

  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可采取共享模式

  自启动新能源汽车“十城千辆”计划以来,2009年到2015年我国累计生产新能源汽车49.7万辆。2015年,我国新能源汽车产量为34.05万辆,占全球产量60%以上。

  新能源汽车虽然呈现良好发展态势,但骗补、汽车安全等问题也逐渐暴露出来,政府不仅要制定更加科学、严格的市场准入制度,在创新动力电池使用模式方面也刻不容缓。

  动力电池是新能源汽车的核心和关键,可以采用“租赁共享”模式,即利用国家和地方已建好的加油站、充电桩集中场所附近,建设动力电池“更换门店”,由专门人员在固定的地方给动力电池充满电,电动汽车驾驶员可到门店更换电池,以充满后的电池电量扣除存量后支付费用。这样做,既可以提高已建充电桩的利用效率,还可以减少充电等候时间。

  分享经济需要制度保障

  建立诚信体系至关重要

  从现状来看,银行系统已经有了很好的信用记录,可以逐步共享给其他相关机构。通过信息共享与制度创新,构建以资源、要素、功能、利益共享为特征的发展模式,实现资源利用更加有效、环境更加友好,推动“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五大发展理念更好地贯彻落实。

  大数据有助于完善信用记录,增强市场自身的信用约束。在市场交易成本降低、企业成本不变的情况下,传统的企业边界存在被市场挤压的倾向,“劳动者—企业—消费者”的传统商业模式逐渐被“劳动者—共享平台—消费者”的共享模式所取代。

  以出租车为例,在出租车公司尚未形成、私家车开始普及的阶段,公众对出租车服务的需求只能通过非正规的出租车个体户来满足。信息不对称带来的高昂交易成本,使得由出租车个体户构成的市场难以扩大。而出租车公司的出现,带来了标准化、正规化的服务,降低了交易成本,激活了市场需求,出租车公司取代了出租车个体户占据市场主流地位。

  高度重视信息安全

  建设信息安全综合监控平台,强化信息安全风险评估体系,应成为分享经济发展的战略重点。

  当前,政府信息资源开放共享机制缺位,适应大数据发展的个人信息保护、数据资产保护等体系还没有建立,为此,政府应着力将基础设施分级分类,继续深化在网络基础设施及信息资源方面的安全防护,企业则应该加强合作形成合力,带动安全信息产业的发展。

  加强大数据环境下的网络安全问题研究和基于大数据的网络安全技术研究,落实信息安全等级保护、风险评估等网络安全制度,建立健全大数据安全保障体系。政府应明确数据采集、传输、存储、使用、开放等各环节的范围边界、责任主体和具体要求,切实加强对涉及国家利益、公共安全、商业秘密、个人隐私、军工科研生产等信息的保护;应在保障信息安全和个人隐私的前提下,按照国务院办公厅文件精神,逐步开放手中掌控的价值巨大的资源和数据,为互联网发展创造广阔的空间。


编辑:姚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