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利信息化技术论坛将召开 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论坛举行 2017新能源交通国际论坛举办
治污专家

生物天然气:新能源产业发展顶梁柱

2017年09月07日作者:来源:元易生物天然气

  改革开放之后,我国能源工业迅速发展起来,在经济取得重大飞跃的同时,许多问题也在慢慢显现。化石能源是非可再生资源,随着开采量的逐渐增大,化石能源开采难度逐渐加大,开采成本不断增加。更为严重的挑战还在于,由于化石能源的大量使用,中国的生态环境遭到破坏。在经济与环境的这场博弈中,如何寻找一个平衡?在能源结构转型的道路中,谁来挑起大梁? 

  为兼顾经济发展与社会科学持续发展,利用清洁新能源代替传统化石能源将是未来发展的必然趋势。中国的能源转型要不断降低煤炭等高碳化石能源比重,增加天然气等低碳化石能源的利用比重,并且积极发展可再生能源。在平衡能源消费与经济发展关系、促进新能源产业发展方面,生物天然气是我国未来新能源产业的发展的顶梁柱。 

  德国的生物天然气产业发展比较成功,并且德国有比较完善的政策体系,为我国发展生物天然气产业提供借鉴。早在2009年年初,世界上最大的生物气体装置在德国投产,所生产的生物天然气直接进入天然气管网,供德国用户使用。瑞典早在2004年实现将生物天然气输送至天然气管道,解决用户用气问题。德国与瑞典的成功案例告诉我们,发展生物天然气是具有可行性的。对于中国来说,发展生物天然气的优势及必要性主要集中在以下几个方面。 

  其一,原材料供应充足。生物天然气是由沼气提纯而来,生产沼气所用的原材料主要为畜禽粪便和农作物秸秆等。随着规模化养殖逐年增加以及工业企业的发展,畜禽粪便和工业废水排放量快速增加,为大中型沼气工程的发挥作用提供了充足的原料保证。同时,我国每年产生约10亿吨鲜粪和8亿多吨农作物秸秆,如果将这些鲜粪和农作物秸秆中的未利用部分进行能源转化,每年可生产约600 亿立方米生物天然气。 

  其二,缓解我国天然气的对外依存度。近几年来,我国天然气对外依存度呈现上升趋势。2015年,我国天然气进口比例高达32.7%,预计到2030年将达到50%。沼气提纯成生物天然气可以很好地解决我国天然气短缺的难题。前面提到,若将我国每年产生的鲜粪和农作物秸秆进行转化,产生的天然气约600亿立方米,这相当于2015年我国天然气消费量的31.06%、进口量的96.15%。所以,发展生物天然气能缓解我国能源短缺问题,减少天然气对外依存度,保障能源安全。 

  其三,有利于环境保护。生物天然气在其整个生命周期中是负碳的,从行动上响应习近平主席在巴黎会议上提出的在2030年左右要争取达到碳排放的峰值。如我国每年生产600亿立方米生物天然气,就相当于减少燃烧8000万吨标准煤,将直接减少二氧化碳的排放。有研究表明,在所有的生物燃料中,生物天然气是具有最高的全生命周期能效率、最低的二氧化碳足迹、单位土地面积生物能量产出最多、使用的原料范围最广等优点,所以,生物天然气的发展不仅能够解决农村乃至城市垃圾的问题,还能缓解环境污染问题。 

  相比较于其他清洁可再生能源,如风能、水能、太阳能,生物天然气除了具有以上优势之外,其还具有独特的优势。太阳能、风能、水能有一个共同的缺点是供应不稳定,受环境、气候等因素的影响较大,并且太阳能建筑占地面积大、成本高,风能转换效率比较低下。而生物天然气不存在这些弊端,并且其技术相对比较成熟,足以支撑生物天然气产业的发展。 

  在这场环境治理与经济发展的博弈中和能源结构转型的道路中,生物天然气能够独当一面,理应并且能够挑起新能源产业发展的大梁。发展生物天然气一举两得,不仅能够治理环境、减少污染,并且能够从战略上增加天然气的供应,保证能源安全。所以,对于转变能源发展结构,促进新能源产业的发展,应该将发展生物天然气提上日程,在优先发展生物天然气、充分发挥生物天然气的基础上,促进其他新能源的发展。无论从技术上还是从稳定性上考虑,生物天然气都是当之无愧的新能源产业的重心。 

  生物天然气虽然存在着诸多优势,但是由于现实情况的一些约束与障碍,使得我国生物天然气产业尚未形成规模化生产。究其原因,导致生物天然气尚未形成规模化产业的原因主要有以下两点。 

  第一,生物天然气成本居高不下一直是制约生物天然气产业发展的一大瓶颈。中国还没有出台有关于生物天然气的相关政策,生物天然气不能像其他能源一样享受国家相关补贴,使得生物天然气产业尚不能发展商业模式。若没有国家政策支持及相关补贴,生物天然气在全生命周期的生产过程中可能会缺乏经济效益。在这种情况下,人们发展生物天然气的动力就会不足,难以形成商业模式。第二,沼气提纯并入天然气管网存在市场壁垒,虽然如今从需求和技术的角度来看,生物天然气并入天然气管网已经具备条件,但是有关于生物天然气进入管网的规章制度尚未建立,使得原本前景广阔的明星能源在新能源市场上难以全面展开。 

  生物天然气有其发展的独特优势,有挑起新能源产业发展大量的潜力与能力,但是其存在的一些障碍使得这个顶梁柱难以开展,针对此障碍,可以从以下几点解决问题。 

  首先,完善生物天然气进入天然气市场的相关规章制度,消除生物天然气进入天然气管网的壁垒,为生物天然气发展提供相应的政策支持,将生物天然气纳入天然气范畴,而不是纳入沼气范畴。其次,让生物天然气享受与传统化石天然气一样的优惠政策。在有关于能源终端补贴、税收政策等方面提供优惠,缓解生物天然气发展经济效益差的问题。最后,将沼肥列入有机肥补贴的范畴之内,完善沼肥市场补贴,在整个生命周期中增加生物天然气的经济性,使生物天然气更加具有商业价值。 

  显然,在能源结构转型的道路中,生物天然气能够独当一面,理应并且能够挑起新能源产业发展的大梁。并且我国生物天然气开发潜力巨大,如果国家能够提供相应的政策保障,积极采取措施,在国家政策的扶持下,确保生物天然气产业健康发展,充分发挥其优势,生物天然气将会是我国新能源产业未来发展的顶梁柱。(开梦丹为中国石油大学(北京)硕士研究生。冯连勇为中国石油大学(北京)教授) 

  转载:中国石油中心 


编辑:姚伊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