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保林:走文明发展道路 实现高质量发展

2018年04月26日作者:来源:中国环境网

 

原国务院三峡办副主任、环保部党组成员胡保林

  树立一个理念秉承四个坚持

  生态文明建设与绿色发展已经成为我们党治国理政的必然选择,也是唯一选择。要牢固树立人与自然和谐共生,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保护环境就是保护生产力的理念。

  生态文明建设要真正融入到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的各方面和全过程,而不是束之高阁的口号,或各搞各的成为“几张皮”,要使之成为经济社会发展进程中的主流并引领资源节约、环境友好、生态安全、社会和谐的可持续发展。

  这一理念必须融入各级领导干部政绩观的转变上、落实到各行各业工作转型和提档升级中,渗透到广大公众的行为范式里。不但要把生态文明和绿色发展作为“十三五”发展的核心思想和牢牢把握的方针之一,也要作为国家、地区和城市建设的长远战略和推进工作的行动指南。

  同时,要坚持节约资源保护环境的基本国策,坚持节约优先、保护优先、自然恢复为主的方针,坚持可持续发展战略,坚持绿色富国、绿色惠民、绿色发展的执政思想和绿色化的社会治理。

  着眼长远发展全局,将经济社会发展与资源节约和环境保护统筹起来考虑,特别应将资源禀赋和环境承载力作为当地经济社会发展的先决条件进行决策,坚定走生产发展、生活富裕、生态良好的文明发展道路,实现高质量发展。

  转型取舍有道抓重点

  广西与全国各地一样,当前仍面临着发展不足保护也不足的双重压力,在过去快速增长中付出的资源环境代价较大,一些不可持续的因素制约着发展前景。面对这些挑战,广西采取了很多措施促进发展转型,柳州、来宾、梧州、贺州四市在这方面作了很多新的、有益的探索,成效是显著的。

  但环境质量保持高位状况很不容易,进一步提升更难,突破这一瓶颈,就要破解深层次难题,解决结构问题:坚持绿色发展必须要加快推进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的绿色化,要把经济绿色化作为转型发展的核心。

  产业结构调整:一方面对现有经济体系进行生态化改造,加快传统产业升级。另一方面要创新开发绿色低碳技术和产品,增加绿色产品有效供给,大力发展绿色、循环、低碳的新经济模式,培育发展和接续知识技术密集,高端高效,能源资源消耗低、排污少、成长潜力大、综合效益好的战略性新兴产业、现代服务业、数字信息智能和生命生物以及节能环保等产业。各地应当根据自己的发展优势搭建特色产业平台,与其他地区形成优势互补格局,推动高新技术产业落地生根,努力提高经济增长质量和效益。

  能源结构调整:一方面是增加清洁能源比重,另一方面是降低能源消耗和提高能源利用率。

  交通结构调整(铁公机、车油路):加快推进多式联运无缝衔接提高运输效能和清洁低碳发展,优先发展城市公共交通和设施,在不断提高燃油车环保标准基础上扩大新能源运载器具的生产使用,提高燃油品质,提高路网水网使用效率和绿色出行比重。尤其现在大力推进电动汽车应用,但要格外重视全产业链的绿色化,电动车动力电池的生产回收等环节的环境问题依然严重。

  建筑(绿色设计):我国建筑量很大,建筑业的污染负荷很高,需要提高建筑节能环保标准,重视在源头上采用节约资源和保护环境的“全寿命周期”绿色设计。构建科学合理的区域开发格局、城市化建设格局、农业发展格局、生态安全格局。

  新型城市怎么发展?

  在新型城市发展上应有三新、三视野、三高境界。三新:以新理念、新思维、新要求进行指导;三视野:以更广阔的国际视野、更先进的科技视野、更包容的文化视野进行城市管理和治理;三高:以高标准、高质量、高水平来提高城市发展建设层次。

  理想的“绿色生态宜居新城区”什么样?

  从生活环境的角度来看,衡量一个城市的优劣,就是和谐:包括干净、美丽、宜居、富裕和特色。任何一项做不好,都不能视为和谐。为克服城市病,应合理配置城市资源,均衡人口和产业分布,科学调整优化城市空间,实施绿色规划下的绿色发展结构布局。长远来看,实现代际间公平:既能够满足当代人的需要,又不损害后代人满足其需要的能力。

  要实现这一理想状态,要站在社会经济发展相平衡与资源环境能承载的角度,考虑当前和未来需要,与建设资源节约型和环境友好型社会相结合。生产、流通、分配、消费、排放、处置的全过程都要节能减排、清洁环保、循环低碳,对人体和环境无威胁无损害,污染物达标排放并不超出环境承载和自净消纳能力。

  全面建设绿色生态宜居城市目前还面临很多挑战,需要加强示范区和示范工程建设,积累摸索可推广、可复制的经验。当前,应实行“环境优先原则”,新账不再欠,老账加快还,加大环境管控和治理的力度,清理好生态环境本底,为城市发展扩展环境容量并提供良好的环境支撑。

  绿色发展需要保障机制

  一是要坚持绿色发展的执政思想和绿色化的社会治理。建设生态文明,推进绿色发展是新时期党和政府肩负的重大使命,既是对领导能力、执政能力的新考验,也为提高治国理政水平提供了新舞台。既要促进发展又要做好保护,妥善把握好二者间的“度”,体现了执政难度,也显示了执政水平。

  这就要求我们切实改变过去那种只重视GDP价值和经济效益而严重忽视环境生态价值和生态效益的现象,切实改变只重视增长速度而忽视发展质量的粗放方式,切实改变只重物质消耗而忽视科技创新的传统模式。要把为广大公众提供更多的生态产品和绿色供给作为新的服务、新的保障和新的机遇,要让生态红利惠及广大公众,让绿色成果被群众共享,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优美生态环境需要,这是绿色理政的根本。

  必须严格生态环境保护责任考核和追究。实施好体现生态文明和绿色发展要求的目标体系、考核和奖惩办法,压力传导到位。要把生态环境质量只能更好、不能变坏作为地方党委和政府生态环境保护的责任底线。在环保责任追究上,要真追、敢追、严追、终身追责。

  二是要加大环境治理力度,筑牢生态安全屏障。坚持抓好污染防治和污染减排,核心是改善环境质量,重点是解决生态环境领域突出问题和危害群众健康及公共环境安全的突出问题,提高环境风险防范效能,推进环境问题源头防治工作,切实落实国务院下发的大气、水、土壤三个污染防治行动计划,打好蓝天、清水、净土环保攻坚战和保卫战。

  按照保护优先原则,做好山水林田湖草的保护和生态修复工作,加大生物多样性的保护力度,维护生态系统稳定及其整体服务功能,坚守好生态安全底线。

  三是要建立健全系统的政策、制度、法制、体制、机制、宣传保障。

  推进生态文明和绿色发展政策创新和制度建设,完善和实施最严格的环境保护制度,形成系统完整、科学规范、便捷高效的制度体系;推进环境法制建设,特别是生态文明建设入宪法的后续立法工作,健全环境司法、环境公益诉讼和环境救济制度;加大环境执法力度,强化生产者环保法律责任,消除“违法成本低,守法成本高”现象;全面建构生态文明建设体制机制,加强环保科技支撑和资金保障能力;改革、健全、深化适应生态文明建设和绿色发展要求的统一协调、分工明确、运转高效的生态环境管理体制;推进环境保护区域流域协调监管和协同联防联控工作。

  要多渠道、多形式,深入持久地开展宣传教育活动,在全社会形成简约适度、绿色低碳、文明健康的生活方式和消费模式,牢固树立崇尚生态文明的社会新风尚,建立公民环保行为准则,要使每一个人都成为建设美丽家园的参与者和贡献者,进一步推动环境信息公开,构建主体多元化的合作监管模式,形成人人参与、人人建设、人人监督,政府、企业、公众、社会组织等全民参与的社会行动和共治体系,为生态文明建设奠定坚实的社会和群众基础。

  (本文根据其柳州、梧州报告内容整理,未经本人审阅)


编辑:宋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