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文志频道
您当前的位置:中国环境网>艺文志

每一个村庄,都有一串地名

2019年05月15日作者:杨家厚来源:中国环境报

  布湾,是布湾镇上的一个村庄,那里是我的故乡。

  村庄的北边,稍稍往西北方向一点儿有条响水河。响水河被一条黄土岗所拦,我们称呼这条黄土岗为鲇鱼岗,其上游形成蓄水湖,这就是黄湖。

  逢天旱,湖水开闸排灌,露出大半个湖底,下湖摸鱼又成了全村人的集体行动。黄湖里鲇鱼多且大,我小时候一直以为“鲇鱼岗”就是因此得名。

  一个春日里,早起和父亲一道去黄湖旁边的田里劳作,湖面上晨雾涌腾,滚圆的鲇鱼岗在浮动的浓雾里弯曲蜿蜒,犹如一尾硕大的鲇鱼在水中摇头摆尾。我回过神,手指口喊身边低身劳作的父亲快看,父亲只抬了抬头就又忙手中的活计。我以为长年只知道种田的父亲不能欣赏眼前的美景,就又提醒说,你看这雾中的鲇鱼岗,跟活了一样。父亲头也没抬地说:“比这更像的样子你没看到,要不然,也白叫鲇鱼岗了。”

  也是在那一天,父亲讲了黄湖的故事。黄湖原来不叫黄湖,有一年因为我们村和下游的黄庄抢水救秧苗发生了械斗,两个村子的壮劳力都受伤不少。经过布湾镇领导的调解,两庄村民达成一致:水是上游流来的,不能只给哪一个村浇灌。为了均衡,先给下游的黄庄放半湖水,剩下的湖水也能维持我们村的秧苗一段时间。为了提醒后人用水时能想到下游的黄庄村民,蓄水湖便叫作黄湖。

  随着我的足迹在布湾镇不断扩大,我渐渐发现,每一个村庄的名字都有着各自的缘由。砖窖厂,现在是一片麦田,能让人产生联想的,只剩

  下半截还没完全倒塌的烟囱;油坊,同样是一片麦田,听说曾经是集中存放柴油的地方;靶场,现在是连成一片的养鱼池,我们曾结伴在那荒草深处找寻着青绿锈斑的弹壳,那里曾是民兵实弹练习射击的场所。

  人在岁月沧桑里走过,地名却在不觉间留存下来。油栗岭,藕湾,叉沟,高陌,只要走进每一个村庄,我们都能听到这样的一串串地名。这些地名,意思简单,却各有千秋。它们讲述着村庄的神秘传说,承载着乡间的纯朴真情,名字里标识着村庄的地理物产,传递出乡亲们的智慧胸襟。

  


编辑:李莹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