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文志频道
您当前的位置:中国环境网>艺文志

梦想把自己活成一只熊猫

2019年08月08日作者:红 孩来源:中国文化报

  在北京,活跃着一批关注生态环境的作家。这得益于昔日《绿叶》杂志的主编高桦女士。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创办这个刊物时,得到了王蒙、曲格平、袁鹰、黄宗英等近百位文学界和环保、林业部门专家领导的鼎力支持。我当时看到这个刊名时,还没完全理解其中的深刻含义。后来,我有幸参与到这个群体,陆续加入了中国环境文学研究会、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还被原国家林业局聘为全国生态道德教育委员,使我逐步对生态环境保护有了全面的认识。

  在人与社会、自然的关系中,人与自然的关系是最原始的,也是近年来被广为关注的。我不好说,中国最早的生态文学作品是哪篇,但就白话文以来,最有影响的莫过于徐刚的诗歌《伐木者,醒来》。以历史的观点,我们无意去说过去砍伐森林搞国家建设就是错误,甚至是犯罪,但让伐木者醒来,从盲目地砍伐到有计划地砍伐,从有计划地砍伐到退山还林、退土还草,以至到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这确实是国家经济建设七十年的缩影,也是人们环境保护意识逐步提高的见证。

  十几年前,应上海学林出版社之约,我主编了两套书。一套为“名家笔下的灵性文字”十卷本散文大系,在人与自然部分中选编了《致高山》《致大海》《致小鸟》《致森林》《致故乡》五卷;另一套为“黑眼睛——大地上的生灵”生态文学丛书,收入了王宗仁的《藏羚羊的那些事》、方敏的《大熊猫的那些事》和张华北的《丹顶鹤的那些事》。本来,还想收入陕西一个作者写秦岭金丝猴的,可那作者最终没有完成,也就作罢。但从编这两套书,使我对中国各个地区的动植物分布有了大致的了解。譬如秦岭山脉,就有金丝猴、大熊猫、朱鹮等珍稀动物。

  对于大熊猫,我们是从来不陌生的。我第一次见到大熊猫,是四十年前我上小学时到北京动物园看到的。那天,天气很热,围观的人里三层外三层,我只从几个同学头际间的缝隙里看到大熊猫的影子。要说对熊猫的强烈记忆,就是二○○八年北京奥运会,由于奥组委把福娃作为奥运会吉祥物,一时间全国各地,特别是北京,大街小巷、商场、学校,到处都是福娃可爱的身影。至今,我家里还保存着大熊猫的福娃。

  在北京的作家中,有很多人成为野生动物的代言人。像我知道的:张抗抗代言东北虎,吉狄马加、王宗仁代言藏羚羊,陈建功代言扬子鳄,徐小斌代言朱鹮,舒乙代言雉鸡,大熊猫的代言人则是女作家方敏。方敏是记者出身,人精明、敏感,对许多新鲜事物充满好奇心。她关注大熊猫比较早,我们相识时,她几乎已经完成了长篇纪实文学《熊猫史诗》。因此,我在约她写《大熊猫的那些事》一书时,她爽快地就答应了。方敏多次去四川卧龙大熊猫保护区深入生活,她何时去的秦岭,我记不清楚了。

  近些年,有关大熊猫的话题一直被媒体所关注。大熊猫,作为友好使者,多次被派往世界各地。毫不夸张地说,大熊猫到任何一个国家,都是头牌明星,即使美国、欧洲那些发达国家,也同样是大熊猫的拥趸。我不知道,到目前为止大熊猫已经到过多少国家,但我知道,大熊猫代表中国人民传递过去的友谊足以让世界感叹!

  最近几年,几位关注生态环境保护的老作家,如:何西来、章仲锷、刘茵、石湾、赵大年等人相继去世。其他许多老作家也大都体弱多病,很难再到野外去采风。好在随着国家对生态环境保护意识法律和政策的逐步强化,特别是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的“像保护眼睛一样保护生态环境,像对待生命一样对待生态环境”“环境就是民生,青山就是美丽,蓝天也是幸福”已经深入人心。有许多的年轻人,包括中小学生,将生态环境保护开始成为生活的自觉。而在我接触的许多中青年作家中,也有相当的一部分人把生态环境保护当作自己终生的写作目标。如山西的哲夫,河北的张华北、冯小军,广东的杨文丰,北京的李青松,陕西的白忠德、韩新枝等。

  一周前,白忠德给我打电话,兴奋地告诉我他写秦岭大熊猫的散文集《大熊猫——我的秦岭邻居》已由西安出版社隆重推出,并定于近期在陕西佛坪大熊猫保护区举行作品研讨会,他真诚地希望我能参加。我说,到佛坪大熊猫保护区一直是我多年的愿望,只是我现在身体不适,很难亲自莅临大会。白忠德听后觉得非常遗憾,就说,那我明天把书给您快递过去,您看后给提提意见。

  白忠德的家乡就在秦岭深处的佛坪。他现在供职于西安财经大学文学院,按说,既然当教授了,就该专心教学,可他偏偏利用业余时间研究大熊猫,不断地把写大熊猫的作品发到全国乃至世界各地。白忠德说,由于秦岭大熊猫宣传没有四川大熊猫影响大,以至于人们一说中国大熊猫就以为那些宝贝只生长在四川。或许是乡情所致,白忠德十几年来一直把写作大熊猫当作自己的文学主题,学校里的老师学生都亲切地叫他“熊猫教授”。

  《大熊猫——我的秦岭邻居》一书是以散文集面世的,而在我看来更像是纪实文学或者说是关于秦岭大熊猫的文学故事。这本书,由大熊猫的史话开始,即从八百万年前到今天的演变,涉及大熊猫的考古发现、性格特征、生活习惯、族群保护以及熊猫外交等,既是写动物与自然、动物与动物之间关系的,也是写动物与人类之间关系的。我注意到,作者在着重写秦岭大熊猫时,还集中大量篇幅写科研人员如何不畏艰辛不怕牺牲到保护区深处去勘察、追踪、研究,有的人为此还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这本书的内容是翔实的,装帧是考究的。特别是内文中穿插了大量的相关照片,在很大程度上增加了内容的丰富性、考证性、新闻性,也使读者阅读效果大大增强。在每个故事的结尾,都会加入一段精彩的链接,如在《佛坪藏国宝》文后所加:“佛坪地处秦岭南麓腹地,境内山峦叠嶂,植被茂密,水流、气候条件温润适宜,野生动物资源极其丰富。虽只是一个小县城,但其‘熊猫故乡’名气却远播海外,吸引着众多海内外‘猫迷’来一睹大熊猫的芳容。”

  关于好散文,我曾说,在语言朴素的前提下,作者要给读者提供四种可能:多少知识信息的含量,多少情感的含量,多少文化思考的含量和创作技巧有多少变化。如果用这样的标准来审视《大熊猫——我的秦岭邻居》,我觉得这本书在知识信息和情感的含量上是相当丰富的。如果作者能把秦岭大熊猫放在更大的视野上去思考,同时在科普普及的意义上再把散文的随意自由融进去,我想这本书就会更加完美。不管以后怎么想,就当下的意义来说,白忠德的熊猫选择已经独树一帜,这足以让同辈作家心存羡慕了。正如白忠德在自序中所言,他始终梦想把自己活成一只熊猫。


编辑:李莹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