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文志频道
您当前的位置:中国环境网>艺文志

王中建:做科研工作要耐得住寂寞

2019年08月15日作者:唐卫民来源:中国绿色时报

 

  

王中建在观测记录土壤水分数据。 黄志刚摄

  唐卫民

  二十春秋风雨无阻,七千日夜勤勉有加;

  陪伴青山默默无闻,献身林业一生无悔。

  这是湖南慈利森林生态站王中建二十年如一日默默坚守岗位的真实写照。

  作为湖南省慈利县的一名平凡林业职工,王中建却有着不一样的故事。

  1998年,正值而立之年的王中建由慈利县林业局安排到湖南慈利森林生态系统国家定位观测研究站(简称慈利森林生态站)担任监测员。慈利森林生态站地处武陵山脉腹地慈利县零阳镇两溪村女儿寨小流域,为研究、评价长防林工程、退耕还林工程生态效益提供基础数据。

  从那年起,他就扎根山沟、以站为家,克服重重困难,每天准时、认真观测记录着每一个科研数据。20年来,他共采集科研数据20多万个,为湖南省研究长防林工程、退耕还林工程生态效益作出了巨大贡献;为国家林业和草原局编写2013年、2014年和2016年《退耕还林工程生态效益监测国家报告》提供了基础数据;协助带出硕士研究生、博士研究生多名。

  营造科研有利环境

  女儿寨流域群山环绕,总面积4300多亩,山林面积4000多亩,地形变化大,山高岭峻、沟壑纵横、荆棘丛生,猛兽毒蛇出没、蚊虫肆虐。

  1998年,湖南省林业厅和林业科学院在此选址建站,是想为湖南省研究长防林工程的生态效益提供野外基础数据。生态站所建24个地表径流观测样地就分布在这偌大的山林内。当时的女儿寨,山多地少、农户密集居住,经济相对落后,村民文化素质普遍较低,对新生事物认识不高。在林内建设科研观测样地,有一部分村民很反感,因而经常发生村民在科研样地内砍柴砍树、挖蔸挖药或偷偷将牛羊拴在样地里吃草等破坏样地植被和环境的行为,且防不胜防,严重影响了观测数据的准确性。王中建虽然非常气愤,却又无可奈何。对此,他寝食难安。后来经过认真思考,他采用3种措施巧妙地解决了这一难题。一是他不管对方对生态站持何种态度,都一一上门和他们谈心,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希望他们理解和支持国家的科研工作,同时他也渐渐熟悉了当地居民;二是他待人更加热诚,村民有困难时主动伸手帮助;三是对个别蛮横无理、依旧将牛羊拴在样地里吃草的村民的行为,王中建发现后毫不留情地将牛羊牵到生态站,让村干部通知本人牵回去。经过上门拜访和多次做工作,终于让大多数村民能够自觉维护科研环境,许多村民还和王中建成了朋友。村民生产、生活影响科研的问题终于得到顺利解决,一个有利科研活动的社会环境逐步形成。

  生态站初创时期,生活条件十分艰苦。王中建晚上睡的是简易小床,屋里没有一件像样的家具;吃水要到很远的地方去挑;很长时间里,除了从家里带来的腊肉,一日三餐再见不到别的荤腥;每天除搞好工作外,还要挤出时间洗衣做饭、开荒种菜、上山打柴。为改善伙食,他学着养鸡养猪;为改善生活条件,他自己添置了床上用品、桌椅板凳、锅碗瓢盆和电视机。工作和生活环境一点点得到改善。

  刻苦钻研成专家

  王中建以前是乡镇林业站的一名技术员,现在面对森林生态效益监测这项全新的工作,简直无从下手。但他凭着一股不服输的精神,虚心向县林业局的老同志、省林业科学院的专家请教,硬是通过学习和钻研,掌握了各种生态监测方法和原理,并自学了《气象学》。

  为了弄懂一个概念、一个专业术语,他翻书籍、查电脑,经常忙到深夜。那几年,整个女儿寨每天晚上最后熄灭的,就是他房里的那盏灯。通过学习和钻研,他终于在较短时间内掌握了森林生态效益监测的一整套理论知识,掌握了各种仪器的使用方法,熟悉了生态观测的各种流程,完成了从一个林业科研的门外汉到行家里手的华丽转变。

  以站为家坚守深山

  从1998年建站到2018年离站,王中建和爱人一直默默奉献着。

  1998年,到生态站仅一条狭窄崎岖的土路(手扶拖拉机路),晴天一身灰,雨天一身泥;物资进出靠肩挑,走路崴脚跟;电视收不到,寻呼机没信号。因为交通不便,王中建回家全靠步行,且回去一趟需要很长时间。为了不影响观测数据的及时性和准确性,他就以站为家、长期坚守,除了购买必需的生活用品,王中建几乎不出深山。

  在寂寥无比的深山里,王中建感到格外的孤独。人非草木,孰能无情?他独居一隅,心里时刻牵挂着山外的亲人。

  2000年,王中建的爱人为了让丈夫能安心山区、献身林业工作,毅然放弃了自己的职业,带着不满3岁的女儿来到他身边,为他洗衣做饭并协助观测工作,每月仅享受着县林业局补助的几百元生活费,这一干也是18年,将自己最美好的年华献给了丈夫钟爱的事业。而本该在城里享受优质教育资源的女儿也只能送到乡村小学上学,王中建每天用自行车朝送晚接。因路途较远,年幼的女儿常常受不了颠簸哇哇大哭,有时还在自行车上睡着了。每每看到这样的情景,王中建都心疼极了。

  2005年5月的一天,王中建的女儿感冒了,因当时有两个研究生在站上做实验,那段时间几乎天天下雨,王中建带着学生整天忙于测量和做实验,没有及时带她看医生,结果拖了一个星期才上医院,女儿因感冒治疗不及时导致心肌炎。孩子住了一个多月的医院,全是她爱人照顾,作为父亲的他没有陪过一整天。

  2008年,女儿不到11岁就上初中了,尽管王中建心里有太多的不舍,但条件使然,王中建还是让她和农村娃一样寄宿在学校。

  从2004年开始,中科院生态环境研究中心、中国林业科学研究院、湖南农业大学等科研院所和高校相继有研究生到慈利森林生态站做林业或林业生态实验、撰写毕业论文。学生的吃住在站上,生活、学习和实验都要他操心,这虽然是工作职责以外的事,但王中建总是尽心尽力配合他们。为他们寻找样地、协助实验,并做好后勤保障工作。正因为王中建为学生们创造了良好的生活和科研环境,使得他们能够安心、顺利地开展研究,写出了高质量的毕业论文,先后有多名硕士生研究生和博士生研究生顺利毕业,并参加了工作。

  守住初心终不悔

  1998年王中建来慈利森林生态站之前,湖南省林业科学院和慈利县林业局的领导找他谈话,语重心长地对他说:“……生态效益监测也是科学研究的一部分,基础数据的取得一定要实事求是……长防林工程生态效益如何,全靠你的数据了!我们相信你!”王中建郑重地点了点头。

  从此,他开始了20年的无悔坚守和诚实工作。每天8点、14点、20点准时观测记录各项气象数据和采集水文站泥沙含量水样。雨季,只要下雨产生了地表径流,他就要冒着随时被毒蛇攻击的危险上山测量地表径流数据。雨后初晴、烈日当头,王中建每次上山测量,都要背负装了许多塑料瓶、量杯、尺子、记录本和雨鞋的篓子,拿着柴刀,行走在崎岖陡峭、荆棘丛生的山路上,每到一个样地再花费20多分钟的时间进行取样和清理。一天下来,衣服都要汗湿几遍、身体疲惫不堪。尤其是女儿寨处于雷雨区,经常出现雷电交加、大雨倾盆和山洪暴发的情形,王中建多次冒着被洪水冲走的危险下沟去采集水文站泥沙含量水样。严冬时节,无论是在呵气成雾的早晨,还是在滴水成冰、野兽吼叫的夜晚,他都克服重重困难按时观测记录各项气象数据。

  为及时、准确地进行科学观测,他几乎放弃了所有走亲访友和娱乐的机会,专注于工作和学习。以至于亲友、单位同事开玩笑说他“六亲不认”“生活没有情趣”。面对这样的戏言,他总是一笑了之。

  20年7300多个日夜的坚守,他将整个身心都投入到工作中去。因为他知道任何一个数据失实都会影响科研结果。    时间在推移,王中建一直在坚守着初心,牢记着自己的承诺,从满头青丝到两鬓斑白,他把自己最美好的年华奉献给了大山,奉献给了林业科研事业,作为一名共产党员,他从未后悔过。

  2018年6月底,王中建因是借调身份,故不得不回原林业站工作,年近五旬的汉子眼含热泪、恋恋不舍地离开了他为之奉献了20年青春与汗水的生态站,告别了林业生态监测工作。20年来,他常说的一句话就是:“生态站就是我的孩子,我一定要小心呵护她,使其茁壮成长。”离开前,王中建将自己20年的工作实践总结的观测流程、仪器使用方法和工作心得悉数传授给接任者,并情深意切地说:“做科研工作一定要安得下心、耐得住寂寞;要实事求是,不可弄虚作假;要稳得住、乐于奉献。”


编辑:李莹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