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文志频道
您当前的位置:中国环境网>艺文志

补上“生命教育”这堂课

2020年03月18日作者:张黎来源:中国环境报

  2月24日,对于深圳市新安中学(集团)5个校区、9500多名同学而言,这天的“开学第一课”,与往年不同。

  屏幕那一端,戴着口罩的新安集团第一实验学校校长袁卫星将带来一场特殊的班会大课。

  “今天这堂课,我主要来和同学们谈谈生命。” 在与新冠肺炎战斗的胶着期,袁校长把宝贵的第一课,聚焦在了尊重自然、敬畏生命的话题。

  “法国作家雨果有一句话,大自然是善良的慈母,同时也是冷酷的屠夫。这句话怎么理解呢?我想,它说的是:如果我们善待大自然,她就是善良的母亲,给予阳光雨露;反之,则可能引来晴天霹雳、灾难危机。”

  作为教育工作者,有着17年生命教育研究历程的袁卫星向孩子们传达出,生命因独特而弥足珍贵,人类应该意识到,任何生命都有价值,我们和所有动植物都不可分割。

  眼下,新冠肺炎疫情仍紧紧牵动着每个人的心。揪心、担心、痛心之外,我们不禁思考:如此严重的疫情,是天灾还是人祸?我们该如何向孩子们述说这场灾难?又该如何避免类似的疫情再发生在我们的下一代身上?

  或许,是时候引导孩子一起面对这场“生命保卫战”了。

  不可缺位的“生命教育”

  “生命教育?我还真不太知道,感觉我也说不清楚。”来自北京的10岁孩子的家长胡曼有着这样的困惑。在她看来,孩子已经上到三年级,似乎从来没有接触过这样的教育课程。

  “我们学校目前也没有特别安排生命教育课,但是可能相关的内容教育会潜移默化融入其他学科中。”北京市东城区某区级重点小学班主任告诉记者。

  尽管不少专家学者呼吁了很多年,但“生命教育”对很多国人来说,依旧显得陌生。

  何为“生命教育”?

  目前学界普遍认为是美国杰·唐纳·华特士(J. Donald Walters)在1968年时最早提出“生命教育”(Education for Life)的理念。在华特士出版《生命教育:与孩子一同迎向人生挑战》一书中,拓展了学校教育的内涵,认为教育是融书本学习和人生体验于一体的过程,应该让身、心、灵兼备的生命态度成为未来教育的新元素。

  记者搜索发现,人力资源与社会保障部2012年推出的职业培训课程《生命教育导师》中,对生命教育给出了这样的定义——“生命教育,即是直面生命和人的生死问题的教育,其目标在于使人们学会尊重生命、理解生命的意义以及生命与天人物我之间的关系,学会积极的生存、健康的生活与独立的发展,并通过彼此间对生命的呵护、记录、感恩和分享,由此获得身心灵的和谐,事业成功,生活幸福,从而实现自我生命的最大价值。”

  同样有学者指出,20世纪90年代以来,我国开始全面实施素质教育,倡导以人为本和尊重、关心、理解、信任每一个人。从某种意义上讲,这是开展生命教育的开端。

  2004年,党中央、国务院出台相关文件,号召要把生命教育作为思想道德建设的重要载体,科学有效地开展生命教育活动,并将生命教育纳入全民素质教育内容中。

  2010年,教育部颁布的《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中,明确提出要“重视生命教育”。

  2016年发布的《中国学生发展核心素养》,把“健康生活”列为六大核心素养之一,并明确“珍爱生命、健全人格、自我管理”三个要点,明确了生命教育在国家人才培养中的重要性。

  就在不久前,教育部办公厅、工业和信息化部办公厅联合印发《关于中小学延期开学期间“停课不停学”有关工作安排的通知》,其中特别强调要注重加强生命教育。

  而在袁卫星看来,偶然接触的“生命教育”,使他开始反思,自己一直从事的“教书”职业,是否做到了真正的“育人”。

  “2003年,我班上一名心理脆弱的学生在他的日记本上写下了遗书性质的文字,被同学及时发现并报告。作为语文老师和班主任,我在课前30分钟决定临时取消当时的授课,改上‘善待生命’主题课。”

  袁卫星表示,这堂课,他用台湾一个罹患软组织恶性肿瘤,并被截去一条腿的9岁男孩周大观的童诗《我还有一只脚》贯穿课堂。“课堂所呈现的生命的韧性和弹性,所探讨的生命意义和价值成功地挽救了这个学生的生命。”

  当下青少年学生轻视生命、残害生命的现象时有发生,消极生命、遮蔽生命的人群也不乏少数,生命困惑、生命障碍的问题令人担忧,生存技能、避险知识等普遍缺乏。因此生命教育是解决青少年个体生命现实问题的必要途径。

  袁卫星认为,青少年如何善待生命,怎样更好地生活和获得身心的全面发展,是当前教育所要共同关注和解决的重要问题。

  疫情危机亦是生命教育的契机

  卢梭曾说,“我们的教育是同我们的生命一起开始的。”可见,教育本身就怀有对生命的敬畏和尊崇,尤其在疫情当下,生命教育的迫切性不言而喻。

  不少学者也借此呼吁,当下理应成为值得珍视的德育契机。

  如何结合疫情,上好“生命教育”这堂课?

  在重庆市江北中学校长但汉国看来,眼下的“停课不停学”,正是开展生命教育的好时机。

  在自然生命层面,可以利用新冠病毒开展科普知识教育,让学生学会自我防护基本技能,增强保护野生动物意识;在社会生命层面,可以利用许多感人的抗击疫情事例,引导学生认识生命的意义和价值;在精神生命层面,可以在隔离中开展心理健康教育指导,让学生学会情绪管理和自我调控,培养学生的人文情怀和崇尚科学的精神,思考人生幸福的含义和人生价值的意义。

  厦门大学学生工作处袁国柱撰文指出,面对疫情,应引导学生认识生命本质,以个体的生命为着眼点,在与自我、他人、自然建立和谐关系的过程中,促进生命的和谐发展,用鲜活的例子告诉他们,责任、担当和奉献是生命的价值体现。

  “我们应该给自己补一堂应时应景的生命教育——围绕‘生命与安全’去关联每一个空间中的隐性危机;通过‘生命与健康’去了解身体之外的机能反应;基于‘生命与养成’把丢弃的习惯和素养重新温习;聚焦‘生命与交往’去了解每一种沟通对话的仪式感;审视‘生命与价值’去反思应尽的责任以及超越生死的理解。”江苏省常州市武进清英外国语学校教育集团总校长奚亚英说。在她的教育理念中,生命,是一堂真正的人生大课。

  更多教育学者发出同样的呼声,疫情为我们敲响了警钟,该去学会敬畏生命与自然,引导学生认识自然界其他物种的生命存在和发展规律。善待生命,不仅是要善待自己的生命,还要善待他人的生命;不仅要学会与他人和平共处,更要学会与自然共融共生。

  家校携手,理念转化为行动

  “生活即教育”,新冠肺炎疫情拷问了国人的生活信仰和生活习惯,在一定程度上也影响到了孩子们的现实生活和精神世界。学校、家长、教育界如何一起努力,把握契机,找到适合学生身心健康发展的出口?

  为此,袁国柱建议,高校要精心策划,加强宣传,帮助学生打破未知,充分了解各类信息,学习科学知识,认识生命的生老病死过程,逐步消除恐惧。

  “疫情发生前,我校已经专门编辑出版了一套学科与生命教育的校本教材,每学科都有一本,把学科课程与生命教育密切结合起来。”但汉国说,他建议将疫情中的热点问题与学科特点结合起来,开展有针对性的生命教育。

  宅在家的日子里,当家庭变成课堂,家长又可以做些什么呢?

  在这场疫情与生命的较量中,家长可以借机对孩子进行公德教育,开展家风、家训、家规教育,增进学生对家族、家庭的认识,强化家庭责任和感恩精神。

  天津师范大学学前教育学院副教授陈开颜表示,“疫情期间,有很多感人事迹和英雄人物,我们要给孩子讲述这些生命的意义和价值。”

  陈开颜说,要借机培养孩子的社会责任感和使命感,在他们幼小的心灵播下善良和勇敢的种子。

  网友萱萱妈也向记者分享了自己的亲子陪伴法,“可以读一读关于生命、关于自然的绘本故事,还可以找几部如《美丽人生》等影片全家一起看。哪怕是在小区里寻找春的痕迹,草的嫩芽,感受生命的力量,其实没那么复杂。”

  记者留意到,从3月8日起,名为《一起抗疫·勇敢成长》的在线青少年生命教育公益课上线,包括特级名师袁卫星、著名哲学家周国平等10位大咖将从不同维度,与孩子们谈谈生命教育那些事。

  也有学者呼吁,生命教育应该触手可摸、触及灵魂,具有更加广阔的实践舞台,建议疫情结束后,结合公益项目,让青少年实地、具体感知生命教育,将教育内涵真正呈现出来。

  就在今年1月的北京“两会”上,北京市政协委员、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佟新建议,中小学应开设生命教育课程,并作为必修课贯穿义务教育全程。袁卫星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呼吁形成以专设课程为主导,专设课程与其他课程教学及各类教育活动有机渗透、相互配合、共同推进的生命教育实施机制。

  一线课程

  宁波·华泰小学教育集团

  “生命&幸福”,学生一起研究

  这一猝不及防的“暂停”键能给孩子一种怎样的教育?宁波市鄞州区华泰小学教育集团将疫情中的信息万象,整合进孩子们学习的《生命&幸福》PBL课程,让孩子们在家也能像在学校一样,成为积极主动的学习者、探索者。

  重庆·巴蜀小学

  《“生命的律动”主题教育周》

  重庆巴蜀小学开发了公开课 “生命的律动” “爱与责任”等主题课程周,每周围绕一个主题,系统展开教育。

  北京·十一学校一分校

  上一堂最好的生命认知课

  北京十一学校一分校二、三年级的同学们,利用这段相对充足的时间倾听英雄的故事,了解人与自然相处的秘密;他们在痛苦中学会珍惜,在感动中学会感恩;他们开始思考生命的意义,体会生命的价值。

  常州·武进星河小学

  抗“疫”中的生命学:七大主题“光合课程”

  江苏省常州市武进区星河实验小学构建了“学会劳动、敬畏生命、责任担当、科学启蒙、自我领导、成长在线、自律自护”等七大主题的“光合课程”。

  校长寄语

  我想说的是任何时候我们都应珍视自己,敬畏一切生命。敬畏不是示弱,而是对自然规律的尊重。地球的命运就是人类的命运,当地球上的一切生物被杀害殆尽时,人类就会是最后一块多米诺骨牌。

  海亮教育集团 叶翠微

  是巨大的灾难给我们上了深刻又惨痛的一课,并给我们布置了沉重又长远的作业——关爱生命、关心人类、关怀自然如何从我做起,从现在做起,从小事做起。

  今天,我们一起必须补上并学好“生命教育”这门人生最重要的课程。

  华师大附属杭州学校 马骉

  这次疫情,让很多生命凋零,我们不妨对自我与生命作一番沉思。海德格尔说的“向死而生”,由死亡反观生命,是一种由“死”出发而执着于“生”的逆向思考方式。从终点思考而又立足当下,可以让步履更从容,让生命更充实。守岗位之责即成大美之基;克己之私,舍我存他,方构大美之境。

  深圳市第七高级中学 李德雄  


编辑:姚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