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文志频道
您当前的位置:中国环境网>艺文志

蝴蝶飞到哪去了?

2020年08月12日作者:高国镜来源:中国环境报

  鸟是人类的朋友,蝴蝶也是人类的朋友;就连我的小孙子,也想让蝴蝶做他的朋友。

  那天有一只花蝴蝶,飞到我家院里,小孙子看着那蝴蝶,感到格外新鲜、好奇,他尝试了各种方法去抓,但往往刚一扑过去,蝴蝶就飞走了,左右包抄也没用,最后蝴蝶翩翩然飞到了墙外。

  我让孙子背古诗:儿童急走追黄蝶,飞入菜花无处寻……可孙子那一刻对唐诗并不感兴趣,注意力全在那飞舞的蝴蝶上。“爷爷,爷爷,您给我讲您和奶奶小时候抓蝴蝶的故事吧?” 孙子急切地说。

  看着孙子期盼的脸庞,一下子勾起了我许多的往事。

  那时花多,水也多,蝴蝶也就多。七九河开,八九雁来,九九蝶飞——节气刚过九九,那阳坡上便会出现蝴蝶的影子。那是从冬日里飞来的蝴蝶,跌跌撞撞,翅膀金黄,仿佛春的使者、春的姑娘,带着一缕春光飞进了历经寒冬的山乡。

  那时,人们打开窗户,总免不了有蝴蝶飞进小窗,有的不小心迷了路,一头扎进了屋里的水缸,有的调皮好奇,落在了山里人用古法晒的黄酱上,甚至有的会落到村姑的蝴蝶结上,让人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

  泉边是蝴蝶聚集最多的大本营。泉边的花儿层层叠叠地开着,蝴蝶则绕着泉水翩翩地飞着,有红蝴蝶、白蝴蝶、黄蝴蝶、蓝蝴蝶、粉蝴蝶、灰蝴蝶、黑蝴蝶、绿蝴蝶……当然最多的是花蝴蝶。此外,还有一种蝴蝶,灰色的,带着麻点,体量还没有成年人指甲盖大,却爱聚集,密密麻麻的,飞起又落下,仿佛一幅很有张力的画。

  我们最喜欢的事就是,大人们在泉边洗衣服,我们“猫”在泉水边或藏在树后边,反反复复唱着歌谣,呼唤和引诱花蝴蝶:

  “蝴蝶蝴蝶落落,

  大水大水泡泡……”

  成群结队的蝴蝶仿佛真听召唤,没头没脑地落到水里才知上当,一劲儿地挣扎,想飞也飞不起来。一旦再飞起来,没有脾气的蝴蝶,好像也有了脾气,不再和我们“玩”了。

  有一种大蝴蝶,平时很难看到。这大蝴蝶比巴掌还大,像是穿着绫罗绸缎,显得很高贵;这大蝴蝶的翅膀是黑色的,却闪着蓝光,带着花点儿,飞起来翩翩然然,楚楚动人。这样的蝴蝶,被我们称为蝴蝶王、凤凰蝴蝶。

  要逮着一只这样的大蝴蝶,不是很容易。但这种蝴蝶身子比较笨,我们几个小伙伴会想法把它追到草丛里,把它的气力逐步耗尽,等到它飞不起来了,我们再扑上去,它只能“束手就擒”。

  其实我们抓到蝴蝶也并没有什么用,只是捏在手里,笑嘻嘻地看它们乱舞。望着那仿佛在颤抖、呻吟、求饶的蝴蝶翅膀,我们有时候也会大发慈悲,手下留情,玩一会儿就将其放飞。却不曾想,蝴蝶的翅膀是否会因此而受损?即使重回蓝天,它们的生命是否会存在危险?

  有时候,上学路上也能发现蝴蝶。它们特别喜欢穿花衣裳的女孩子,往往落到女孩的衣服上、红领巾上。有人说那蝴蝶不要脸,扑头盖脸的,便不断地抓蝴蝶,想送给老师;可捏着蝴蝶给老师送去的时候,老师却劝告说:快,把蝴蝶放飞了。蝴蝶飞舞着才好看。

  是的,现在回想起来,蝴蝶的确飞舞着才好看。成群的蝴蝶,在阳光中飞上落下,五彩缤纷,五光十色。白蝴蝶飞在绿色的麦田里,黄蝴蝶飞在绿色的菜花中,仿佛古诗里的意境。记得有一次,我们惊飞了一大群白色的蝴蝶,那画面如同满天飞舞的雪花,有种震慑人心的美。

  时间匆匆而过,我们长大了,快要变老了。想起儿时的蝴蝶,真的有些难过。我们为什么这么残酷地对待那无助的精灵呢?

  记得当年我们逮蝴蝶,每个人都拿着一个或几个玻璃瓶子,把抓到的蝴蝶一只只塞到瓶子里去。有时候一个瓶子里会放进几十只、甚至近百只,那些蝴蝶密密麻麻、挤挤缩缩地在瓶子里挣扎,想飞却飞不出来,最终被活活憋死。

  现在,蝴蝶成了回忆,成了稀罕物,孙子甚至问我蝴蝶到底长得什么样?蝴蝶都飞到哪去了?

  蝴蝶飞到哪去了?我到底该怎么回答他呢?是告诉他因为我们小时候不知珍惜的玩闹,还是如今喷洒越来越多的农药?

  我拿出来一块收藏的玛瑙石,上面的图案是一只金黄色的蝴蝶,飞舞在一片金黄色的、星星点点的菜花中。我对孙子说:你看,这石头上不就有黄蝴蝶和黄菜花吗?

  孙子瞪大了眼睛,望着那石头,天真地说:爷爷,爷爷,是那蝴蝶飞到石头上去了,还是蝴蝶化成了石头啊?

  我无言,只好笑笑问孙子:你说呢?

  作者简介:高国镜,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作品《石头与人生》获全国“孙犁散文奖”,散文集《太阳照耀我们》获第五届“冰心散文奖”,在《中国作家》等数十种报刊发表各类诗文数百万字。


本作品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联系电话:010-67175015
编辑:姚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