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文志频道

让草原按照自己的哲学生息

——记画家陈继群的草原情

2013年09月18日作者:记者 张黎来源:

    

 

    中国环境报记者 张黎


    沉寂而辽远的草原,一眼望去,墨绿色的线条勾勒不出边际。青草中夹杂着泥土的芬芳四溢,那气味直沁脾胃。


    2013年的夏天,陈继群又一次来到这片熟悉的土地。他已经数不清这是第多少次来到草原了。每一次回来,看到草原的天空,草原的蒙古包,草原的牧民,他就仿佛回到了那些年插队的时光——多么清亮,多么悠闲,自由自在。任凭时光荏苒,始终难以忘怀。


    他把自己的感情寄托在这片草原上。尽管离开了,可是他依然用饱含情感的油彩,描绘着一幅幅草原的记忆。他的画里是草原,是马,是眼睛里写满故事的牧民;他的心里,是沉甸甸的草原保护发展之路。


    曾经给陈继群无穷灵感的大草原,诗意不再。草原上建起了工厂,废水废气被随意排放,危害着人类的健康。陈继群开始以一名画家的身份,思考草原的出路


    “乌珠穆沁”蒙语意思是“采摘葡萄的地方”。


    这片草原位于锡林郭勒盟东北部,比海南全省的总面积还要大。1967年年底,首批400名北京知青来到草原插队,刚从中央美术学院附中毕业的陈继群,正是其中一员。从此,他开始了与草原、与牧民一生不解的缘分。


    “冬天异常寒冷,经常大雪纷飞,夏天气候潮湿。因为草长得很高,所以每天早上都会下大雾,直到九十点钟才消散。”陈继群回忆着:“那时候草原就像被一床湿润大被盖着,草场非常好。”


    插队的陈继群当时住在一个牧民家,那是一位善良的老太太带着3个儿子1个女儿生活在一起。虽然摩托车已经在牧区很普及了,但这家人一直到今天,仍旧坚持骑马放牧的方式,这在牧区已经很少见了。陈继群说,他们所坚守的不仅是一个放牧的习惯,还有他们的传统文化。


    插队时,陈继群时常背着画夹骑马到牧民家,到草原深处练速写。长满皱纹的老妈妈,美丽的蒙古族少女,健壮英勇的草原男儿……都是他笔下描绘的对象,还有蓝蓝的天、白白的云、青青的草,这么多美丽的素材,他每天都浸润其中,满满地刻在了心里。


    13年后,陈继群回到了北京。可他的心还留在那片绿野间。


    他不愿到院校等单位工作,自己画画“解决生活问题”,陈继群成了职业画家。


    “多自由呀,想走就走,没有人管!”陈继群说。熟悉他的人都知道,所谓的“想走就走”,是回到他魂牵梦绕的乌珠穆沁草原。在草原,他不是“北京客人”,而是回家,家人就是草原上的父老乡亲。


    美丽的大草原留给陈继群无尽的思念,也给了他无穷的灵感。在他笔下,《涅林高勒河边》描绘着蒙古族姑娘骑着棕色骏马奔跑的场景;《我的老白马》描绘那只善良、温驯,日夜陪伴陈继群放牧的白马;《蒙古包外》是老妈妈与孙儿相拥的恬淡场面;《英俊少年》中蒙古健儿的潇洒英姿……陈继群用心中的无限激情画着魂牵梦绕的草原,画着磨难与理想撞击的插队时光。


    可是,慢慢地,草原变了。从1998年开始,陈继群发现草原不再如当年那样肥美,一望无际的草场上架起了网围栏,一家家的工厂建起来了,草原上冒起了黑乎乎的浓烟,大片大片被开垦成农田的草原,沙子爬上了墙……人们不得不赶着牛羊离开家乡,到相邻有草的草场上放牧。


    有牧民开始抱怨:工厂排出的有毒有害物质被植物吸收,渗透到湿地的腐殖土中,进入鸟儿和牛羊的身体,进入人类的身体,带来疾病。


    奔走在北京和草原之间,陈继群开始思考草原的出路:环境和生态问题已经凸显,画笔下还能是曾经的草原吗?他担心再也见不到绿油油的草地,更担心他的乡亲们过不上好的生活。而这些,显然不是作为一个画家的他该去忧虑的,可偏偏陈继群走上了保护草原的“不归路”。


    陈继群每到牧区来,都会给牧民们带来蒙、汉对照的普法手册以及保护草原的读本和宣传品。同时,他还带动很多科学家和民间环保组织一起,开展草原生态调查


    “陈老师又到牧区来了。”对于陈继群的到来,东乌旗的牧民感到十分兴奋。陈继群一行不但给牧民们带来了他们委托携带的物品,还有对他们更为有用的东西——蒙、汉对照的普法手册以及保护草原的读本和宣传品。


    “如果破坏草原的各种行为得不到有效遏制,多年以后内蒙古草原那种‘风吹草低现牛羊’的景象可能永远不复存在。”站在牧民的院子里,陈继群说,人为造成的草原破坏行为,再怎么治理也难以恢复原貌了。


    这些年草原的变化引起了陈继群的注意,他开始做一些调查和记录。他联系到很多科学家和民间环保组织,与他们一起共同开展内蒙古现存草原生态调查,甚至到蒙古国和俄罗斯进行草原的对比考察。


    在他眼中,只有更广泛、更深入地了解草原生态,才能真正保护草原。


    上个世纪90年代,陈继群为了卖画,通过网络与国内外有关人士进行交流,而创办了“曾经草原”网站,他的油画都放在《白马画室》栏目里。从2000年起,“曾经草原”网站上不仅仅是他的画廊,还增加了一些关于草原环境保护的科普内容。


    “锡林郭勒大草原一望无际,高高的野草随风波动,天似穹庐,笼盖四野。其其格依偎在妈妈怀里,十几驾牛车一起向美丽的夏季牧场搬迁……”


    在其其格的梦境里,游牧曾经是一幅美丽的图画。但是自从草场承包后,其其格家也有了自己的固定草场。草原被划分成很多块,分给牧民,据说是为了让勤快的人有更好的收入,可是延续千年的游牧却被迫停止了。她家里还挂上了“牲畜超千头,生活达小康”的奖状——草原上到处在鼓励多养牲畜。


    和别人家一样,其其格家在冬草场上盖了房子。可是羊群来来回回地在房子四周走,房子周围的草越来越矮,草叶下面出现了沙子。每天,羊群要走很远的路去远处吃草。


    今年,远房叔叔来其其格家乡的草场放牧了。叔叔的家原来也是在大草原上,后来大片草原被开垦成农田,现在则变成了一片沙漠,沙子已经爬上了墙,人们不得不赶着牛羊离开家乡。


    前几天,家里的牛羊在河边喝水,回来后死了,其其格隐约觉得这和最近在自家的草场上开的银矿有关。不知道以后牛羊要到哪里才能喝到干净的水……


    这是乡土教材《其其格的故事》讲述的事情。这本由自然之友编辑出版的小册子,陈继群为其画了大量插图,并把它翻译成为浅显易懂的蒙汉文对照的连环画。


    《其其格的故事》在锡林郭勒大草原免费发放,不仅吸引了小朋友,连牧民也爱不释手。


    1000册远远不够,陈继群和朋友筹资加印了8000册,开车去大草原,分发给那里的小学生和牧民。


    为了增强牧民依法保护草原的意识,几年来,陈继群与中央编译局等单位合作,策划翻译出版了16集蒙古文、汉文对照的法律法规单行本,其中有《草原法》、《环境保护法》、《矿产资源法》和《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等。


    很多牧民学习了国家法律以后,增加了保护草原和自己权益的理念,开始有了规范自己行为、保护家园的诉求,依法确立自己草原主体的身份,参与到依法保护草原的行动中来。


    现如今,陈继群的“曾经草原”网站在牧民中的知名度很高,由于宽带已经进入了牧区,上网很方便,牧民可以很方便地了解法律,了解草原之外的世界。陈继群组织编写的普法手册更让牧民们受益匪浅。


    他的行动也影响了其他知青,许多当年插队到内蒙古的知青不仅捐款出书,还主动出车送书到牧区。他们甚至还接到了来自新疆、青海的短信,索取普法手册,送给当地的蒙古族群众。


本作品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联系电话:010-67175015
编辑:宋阳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