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文志频道

跟着黄河游临汾

2019年09月02日作者:陈特安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黄河壶口瀑布景区“彩虹门”景观。 吕桂明摄(人民图片)

  初秋,我来到山西临汾,有幸在黄河之畔一睹母亲河风采。

  滔滔黄河,“源出昆仑衍大流,玉关九转一壶收。”《壶口考》有云:“予观壶口形式,因上流宽广,至此收束归槽,如壶口之口然”,故名壶口。

  走近壶口,只见它犹如空中倒悬着的一把巨壶,金光闪闪,壶口吐出万丈光芒。看那擎天水柱,气势雄浑,狂涛直泻,宛如骏马奔腾。洪波急溅如满天繁星,晴空洒雨似天女散花。人间胜景,于斯为盛。我顾不上衣衫透湿,赶紧按下相机快门,抢下难得的镜头。壶口瀑布乃天下奇观,身临其境,的确悦目奋志。

  黄河奔流至此,两岸石壁峭立,河口收缩狭如壶口。瀑布上游黄河水面宽300米,在不到500米的距离内,被压缩到20至30米的宽度。1000立方米/秒的河水,从20多米高的陡崖上倾注而泻,形成”千里黄河一壶收”的气势。

  我们随后探访了孟门山。在距壶口瀑布下游5000米处,“十里龙槽”下方,有两块梭形的巨石,巍然屹立在巨流中,形成两个河心岛,这就是被称为“九河之蹬”的孟门山。孟门山“南接龙门千古气,北牵壶口一丝天”,与龙门、壶口组成“黄河三绝”。相传这两个小岛原为一山,但因阻塞河道、洪水四溢,大禹治水时,把此山一劈为二,导水畅流。此二岛,远眺如舟,近观似山,俯视若门。又传说古时,孟家兄弟的后代被河水冲走,曾在这里获救,故将此二岛称为孟门山。

  看着孟门迎着汹涌奔腾的水流昂首挺立,任水滔天,终年不没,心头不禁浮现“四时雾雨迷壶口,两岸波涛撼孟门”的佳句。孟门虽不足称“山”,但它的奇特景致引人入胜。清人南鹏在诗中就写出其妙:“闻说孟门小,来看大似拳。生就书案景,拟在画中悬。”黄河孟门不但风光迷人,有“孟门夜月”之美,而且对黄河发展史研究有重要的科学价值。

  跟随东道主的脚步,我们来到文化色彩浓厚、风景秀丽奇特的云丘山。云丘山坐落在吕梁山南端河汾的夹角地带,处于临汾市乡宁县与运城市稷山、新绛的交界处。云丘山古曰昆仑,享有“河汾第一名胜”之誉。

  在云丘山,有一种独特的自然景观——冰洞。截至目前,云丘山发现了十多口冰洞,像这样多点分布的冰洞群是十分罕见的。洞外还是初秋的炎热,洞里却有着不肯消融的冰凌。我们来到悬崖下的一个冰洞,带着头盔,穿着棉大衣,顺着冰洞的曲径行进。冰凌造型奇特,晶莹透彻,令人仿佛置身于秀丽辉煌的冰宫中。

  下了山,来到塔尔坡村,这个古村拥有1000多年历史,是民居建筑的活化石。古民居院落很有特色,保存了原始生态的古窑洞,以土崖挖洞的穴居、石料构筑的窑居和夯土版筑的抬梁结构瓦房为主。

  漫步在塔尔坡古村里,几棵古老挺拔的老槐树映入眼帘,最大一棵是千余年前的唐槐,直径达1.3米以上,两个人都抱不过来。另一棵叫“抱龙槐”,槐树怀中还抱着一种名叫“对节木”的树。据介绍,这种“对节木”就是大名鼎鼎的“降龙木”。听过杨家将故事的人都知道,宋朝与辽国打仗期间,辽军摆出了有毒的天门阵,宋军将领杨六郎无法破阵,听说穆柯寨的降龙木能解天门阵的毒,就派杨宗保前往穆柯寨借降龙木。这一借,不仅借来了能大破天门阵的降龙木,还给杨宗保借来了一个英雄媳妇穆桂英。

  三晋大地这块迷人的热土因母亲河的哺育而生机勃勃,此行临汾让我这个炎黄子孙真切地感受到山川的秀丽与历史的厚度。


编辑:姚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