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文志频道

桂月,想起一棵桂树

2019年09月12日作者:罗瑞花来源:中国文化报

  农历八月的夜空高远、湛蓝,中秋的月亮如一轮金色的盘子,高高地贴在天幕上。在月光的清辉中,花园妖娆的木芙蓉黯淡了颜色,只剩下稀疏凌乱的影子,倒是那一棵棵圆圆的桂树,如一幅幅剪影,独立、浑厚。

  我一直喜欢长长的暑假后的开学时光。校园的桂树上缀满了奶白色的花朵,每一朵都张开笑脸迎接师生归来。捧着新书的孩子青春洋溢,满是憧憬和期待,风,翻动着书页、树叶,墨香、花香飘散在空气里。昨晚刚巧下了一场秋雨,初升的太阳照在油亮的叶子上,桂花儿睡醒了,眨着眼睛打量着新来的孩子们。

  中秋夜,我不由想起墨溪学校那棵桂树。

  墨溪中学建在一个山岗上,与罗家祠堂毗邻,环境清幽。校舍简陋,四面用土墙围着,土墙下有几棵野生的苦楝树,枝桠伸出墙外,苦楝子掉落在墙外的土路上和禾田里。校园后面和墙根下的闲地被老师们辟成了菜园,种着各式各样的菜蔬。两栋木屋参差错落,一栋是教室,一栋是教师和学生的宿舍。操场很大,长满了粗硬的马鞭草和穇子草,周围农家的小孩子喜欢到学校来玩,早晨或傍晚总会把毛葺葺的小鹅赶到操场来。小鹅见不得绿,伸出嫩嫩的喙子用力去啃,结果被草扯翻了,其余的鹅伸出脖颈,嘎嘎笑它。

  再简陋的校园也挡不住浪漫的情怀。不知哪位老师和学生在宿舍前,紧挨着屋檐种下了一棵桂树。种树的人精心养护着它,使它在人来人往的宿舍转角处成活下来,并茁壮成长。后来,种树的老师调走了,种树的学生毕业了,桂树留在校园,开枝散叶,高大挺拔,住在二楼窗口那间房子的老师,伸手就可以折到桂枝。

  我毕业后分配到墨溪学校,那时两栋木屋已被岁月剥蚀得斑斑驳驳,楼板腐朽了,木屋漏雨严重,楼梯踩上去咯吱吱作响,土围墙也坍塌了几处,不时有小鸡小狗进来溜达,偶尔还会进来一队小猪。只有这棵桂树高大茂盛,生机盎然,散发着清香,为师生带来荫凉。

  九年义务教育的春风吹拂大地,墨溪乡民举全乡之力兴办学校,师生暂时寄住到隔壁的罗家祠堂。当两栋歪斜的木屋被拆除后,大家发现,那棵桂树伫立在整个校园的中间。乡领导和施工队认为,这棵桂树既影响建筑材料的堆放,又不利于整个校园的规划,必须砍掉。

  在乡村,砍掉一棵树是一件很随意的事,但要砍这棵桂树,却遭到了全校师生的反对。乡领导说:就你们这些文化人矫情、名堂多。校长说:家门口的树,早瞧晚看的,已亲如家人了,怎么能砍呢!乡领导说:桂树在那里,不方便倒车,建筑材料只能放在校门口,施工队要求加工钱,这钱你出?校长说:我们可以利用课间时间帮施工队搬砖。就这样,墨溪师生用义务劳动,保住了这棵桂树。

  当两栋崭新的红砖瓦房并排矗立起来、操场中央的桂树亭亭如盖的时候,大家都感到,牺牲一学期的课间时间搬砖是值得的。一片叶,一朵花,一缕香,很普通,而当无数如汤匙的花瓣簇拥在叶腋,无数翠绿的叶子攒聚在枝头,无数伸展的枝条优美地构成一棵树,独立在操场中央,撑起一片浓荫,酿出一树浓香,风一撩拨,馥郁整个校园的时候,美,真是令人难忘。

  这棵桂树是墨溪孩子成长最好的伙伴,是每届学生毕业照的最美背景。它圆润的身姿、素雅的清香,不仅留在我的职业生涯里,也镌刻在我的生命里。

  校园和桂树是很相宜的。绿叶间一朵又一朵奶白色的小花,拥挤着,带着几分羞涩与喜悦,不华丽,却热闹,宛如校园里的孩子,叽叽喳喳,活泼可爱。

  而我,一个不愿惊扰人、喜欢安静的女子,就快活地生活在孩子们中间。


编辑:姚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