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文志频道

绍兴,文化的原乡

2019年09月23日作者:柴祥群来源:中国文化报

  

  绍兴水乡

  我实在找不出一个恰当的词来形容绍兴的文化。绍兴的文化有种浓得化不开的质地。她不仅是领秀江南的窗口,还是水乡、桥乡、酒乡、名士乡的集成。绍兴古文化的遗存,如同一个没有围墙的博物馆,在古越大地上尽情地绽放,让人仿佛置身于春天的花园,不识此花彼花,不知今夕何夕!人被熏风一吹,仿佛三两绍酒涌头,沉醉于东风了。

  我过去没有想到能和绍兴达成命运的联结。从雪乡到水乡,从骏马秋风步入杏花春雨,短短几个月的融入,游荡的灵魂一下回到了原乡。灵魂一词被用得泛滥,也宽泛了灵魂本来的含义。我只能用原乡一词来形容绍兴的文化。对个人而言,家乡是目前的居住地,故乡是曾经的居住地,原乡则是祖先居住过的地方。没有迁居过的人是没有故乡的。

  绍兴的文化历史从两次衣冠南渡追溯,中原文化的存续,在这里得到了原汁原味的彰显。中原文化与古越文化,仰韶文化与河姆渡文化在水系发达的这片热土上合璧,幻化成崇文与尚武,厚德与布新,柔美与粗犷的巧妙融合,更显出韧性与刚性,底蕴与峰尖相得益彰,形成了孤标卓绝的古越文化,深深地植根于这方山河。

  在经济高速发展的今天,绍兴的文化越发显得厚重而让人无限萦回。她像一个饱经风霜的老祖母,脸上的皱纹尽显时光的年轮,历史的沧桑随意和不时地展示于古桥纤道、乌瓦粉墙的标志中。她不像一些新兴的经济城市,如浓妆艳抹的少女,多姿多彩地绽放着无忌的青春。绍兴,默默地站立在时代的一隅,历史的年轮更显示出她的雍容与沉稳、华贵与傲娇、风华与缄默。她独立寒秋的背影,也反衬着时代飞速旋转中文化的落寞、无奈与期待。

  穿梭在绍兴的街巷阡陌,稽山鉴水,文化的背影从未远行。她与时代同步、与时人同在、与时光同生。沉浸其中,我思虑更多的是,绍兴作为文化的原乡,灵魂的原乡,如何归位与领跑,如何雄起与复兴。

  绍兴的文化多姿多彩,她的斑斓和峥嵘、她的流远和宁静、她的厚重和华彩、她的底蕴和亮色,让人很难用一种颜料、一种笔体把她完美地勾勒出来。她既沧桑又现代、既沉郁又昂扬、既雄霸又细腻、既婉约又豪放。我还没有走遍绍兴的山山水水,但已经被深深笼罩其中而不能自拔了。

  要全面理解感悟绍兴文化,单从时间的经度上着眼还不够,要从历史的陈酿中钩沉,找寻那些风干的叶片,叠拼起来,才能窥其一斑。请溯着时光之流出发,用时光的经线和人物的纬线编织历史的画卷,以简洁的目光和逻辑回顾穿越时光之旅,抚摸那些时代、那些人物、那些让我们沉湎其中的光辉故事。

  绍兴文化的河汉群星璀璨,可以用景物、风物、人物3个关键词串起来。

  从景物来讲,五镇之首之会稽,百里映象之镜湖,曲水流觞之兰亭,惊鸿照影之沈园,山水盆景之东湖,让我这个异乡客很诧异于上天的慷慨。

  从风物上讲,则以丰沛相称。江上听雨之乌篷,杏花深巷之古街,柳韵塔影之石桥,白玉长堤之纤道,万瓷源头之越瓷,软语弦歌之越剧,琥珀漾春之老酒,给人以观感之美和五官之惠。

  从人物上来讲,更是灿如星辰。孝德天下之虞舜,安澜九州岛之大禹,胆剑雪耻之勾践,中华商圣之范蠡,倾吴救越之西施,孝女蹈江之曹娥,筑堤伏波之马臻,东山再起之谢安,金龟换酒之贺监,清白人生之仲淹,铁马秋风之放翁,挑灯看剑之稼轩,池头清梅之王冕,知行合一之阳明,狂放歌哭之文长,夜船归航之张岱,无绍不衙之师爷,龙泉鸣壁之秋瑾,教育救国之元培,民族脊梁之鲁迅,鞠躬尽瘁之恩来。他们每个人身后,都是一段沉甸甸的历史,一个活色生香的时代,一袭华美的文化长袍。

  文化植根何处?绍兴即是原乡。


编辑:姚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