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文志频道

骨子里的爱

2020年08月12日作者:袁斗成来源:中国环境报

  刘大强感觉头昏脑胀的时候,心里掠过了一丝后悔。

  已经是秋天尾巴了,瑟瑟的秋风吹来了寒意,帐篷溜进了湿气和露珠,无孔不入地往人身体里钻。刘大强昨天就开始咳嗽,浑身像散了架一样,如同一根弱不禁风的芦苇。

  可刘大强来无定河湿地稻田附近宿营,有个不小的目标——想拍几张不一样的天鹅照片,拿到那个大奖。十万元奖金可不是个小数目。

  站在陕北浑厚的黄土地上,高亢、激昂与悠扬交织的信天游在刘大强心头唱响。可是,纵然丘陵沟壑纵横,但视线所及之处绿影婆娑,再也不是刘大强印象中黄沙漫漫、尘土飞扬的场景了。

  刘大强听说,这些年,无定河湿地是榆林治理水土流失的成功样本。每年秋天,成群结队的天鹅从远方迁徙而来,在这里栖息,千姿百态、风情万种。他还听说,稻口附近有个村庄的树林中,有几对天鹅夫妻组成了小家庭,很有意思。

  这不,刘大强这才来到了草丛杂乱、荆棘密布的青龙坝,搭了帐篷,开始蹲守。

  前两天的拍摄非常顺利,刘大强抓拍到几组满意的照片,但要在强手如林的影展脱颖而出,还差点火候。刘大强计划再多守几天,可一摸额头像火一样烫,手机和充电宝也都没电了,无法同外界联系。但刘大强转念一想,即使打电话求助,也是远水解不了近渴。再等等,或许睡一觉,出出汗,这病也就好了。

  迷迷糊糊中,刘大强感觉自己仿佛离开了地面,身体晃晃悠悠地仿佛在移动。不知过了多久,他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洁白墙壁,还有一张关切的面孔。

  “醒啦,你可昏睡了一天一夜。”一个胡子拉碴、浑身散发着恶臭的男子激动地喊了出来。男子告诉刘大强,是他发现刘大强晕倒在大坝上的,然后背他到了小屋,喂了药和姜汤。

  刘大强挣扎着站起来,表示着感谢。男子大大咧咧地说:“这么客气干什么,身子要紧。”这时,刘大强又闻到了男子身上传来的一阵恶臭,差点呕了出来,于是告辞,说什么也要回到帐篷。

  男子备了些药品,一定要送刘大强进山。刘大强哭笑不得,尽管他渴望丰厚的奖金入袋,但这个一身脏兮兮的男人,估计十天半月没洗澡了,他虽然感激,但不想跟他打太多交道。

  刘大强重新架起了相机,没想到一旁的男子也拿出一台望远镜,观察水塘的天鹅动静。

  这时,天气稍微好转,几对天鹅悠哉游哉嬉戏、觅食,有一对还唧唧哦哦的甚是亲密。

  说时迟、那时快,刘大强摁下了快门,把爱情鸟生动定格。这时,那位男子却大叫起来:“还我天鹅,还我天鹅。”

  刘大强一愣神,男子居然朝他扑过来,咬牙切齿地说:“明明是三对新婚夫妻,现在少了两对,肯定是你吵到了它们才飞走的。”

  雨点般的拳头打在刘大强身上,男子高声嚷嚷着要刘大强赔偿,说自己早就注意到刘大强不怀好意,悄悄跟踪才救了他。

  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看在帮了自己份上,刘大强把钱包里的现金全部扔给了男子,连帐篷也顾不上收拾,想赶紧离开是非之地。没想到男子亦步亦趋追了上来,把钞票扔在半空中:“我不要钱,你要不还我天鹅,我跟你没完。”

  男子看上去五十多岁了。刘大强不敢过多纠缠,一口气跑出好远还心有余悸。

  照片也没拍多少,离截止日期只有两天了,刘大强只好把那张在争吵中拍到的《爱情》,也是他最得意的照片寄给了组委会,回到单位上班。

  过了不知多久,就在他差点把这事忘了的时候,一个电话让刘大强的心飞了起来:你的作品获得头奖,请参加定于元旦举办的颁奖盛典。

  刘大强如期赶到了位于榆林城中心的那家大酒店。酒店内外,早就布置好了规模盛大的天鹅主题影展,刘大强心中十分激动,心想自己的付出还是值得的。自己能在高手如云的同行中脱颖而出,还宣传了家乡美好的生态环境,可谓一举多得。

  终于等到了颁奖时刻。音乐声中,意气风发的刘大强三步并作两步登上了领奖台,眼前白花花一片,可他知道,台下的人都在看着自己,也许正讨论着自己,羡慕着自己。

  就在刘大强胡思乱想之际,司仪引领着颁奖嘉宾站到了他面前。

  怎么这么眼熟?对!这不就是那个在青龙坝偶遇的农民吗?怎么主持人刚才说他是策划、支持这个影展的某公司董事长余辉?

  只见余辉也盯着刘大强看了几眼,嘴角含着微笑,握紧刘大强的手赞叹:“真是一组好作品,拍活了天鹅的爱情和家庭。”

  这不是在做梦吧,刘大强一时忘记该说什么,等他反应过来,西装革履的余辉在别人的簇拥下离开了。直到晚会结束,刘大强与会务合影,才得知余辉策划、赞助影展,是希望唤醒所有人保护天鹅、呵护自然的意识,建设美丽家乡。刘大强把跟余辉遭遇的事情告诉了会务,会务却平静地说:“他呀,一到秋天就放下公司的事,到湿地当义务巡逻者,把天鹅当成了生命的一部分。”

  晚上,刘大强怎么也无法入睡,在网上查到了一则故事。

  当年,有位男孩捕获了一只天鹅,被向来疼爱他的父亲打了一顿,以后不再与父亲主动说话。后来,父亲和偷猎天鹅的盗猎者打斗,不料却被穷凶极恶的犯罪分子捅了数刀,没抢救过来。男孩懊悔万分,刹那间懂了父亲和父爱,可惜父子俩已阴阳相隔。后来,男孩大学毕业,开起了公司,生意越来越大,还成了一名狂热的民间保护者,不仅为环保捐款捐物,而且对天鹅情有独钟,大伙送他一个绰号:鸟痴。

  刘大强看完报道,记住了那个名字:余辉。

  第二天,会务准备送刘大强去车站,房间已空无一人,只留下了那张十万元支票和一张纸条:请捐给保护区,算是我为家乡的生态文明建设出份力。

  作者简介:袁斗成,四川泸州人。作品散见于《百家故事》《佛山文艺》《江门文艺》《南方都市报》等。


本作品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联系电话:010-67175015
编辑:姚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