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文志频道

织就精密管理网络,守护祁连生态

2021年06月30日作者:肖琪来源:中国环境报

  “今天天气不好,下雨了,我和同事准备去其他管护站交流学习。”祁连山国家公园油葫芦管护站站长德康说。在祁连山国家公园青海片区,像这样的标准化管护站共有40个。

  近年来,祁连山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工作在这里全面展开。青海片区建立了祁连山国家公园青海省管理局、海西州海北州工作协调办公室以及4县市管理分局,实现自上而下的网格化管理;建立了“村两委+”机制,推动社区共建共管共享;标准化管护站率先投入使用智能巡护管控系统。

  完善体制机制,推动共建共管

  车驶入青海省祁连县,最惹人注目的是远处连绵不断的雪山以及近处此起彼伏的草场。在蓝天白云的映衬下,一幅山水祥和的景致扑面而来,偶然间还能看到旱獭探出头来,一溜烟跑向下一个洞口。

  祁连山是我国西部重要的生态屏障,也是我国生物多样性保护优先区域。作为我国首批设立的10个国家公园体制试点之一,祁连山国家公园总面积5.02万平方公里,分为青海和甘肃两个片区,其中青海片区1.58万平方公里,占31.5%,涉及德令哈市、天峻县、祁连县、门源县4县市20个乡镇119个村(牧)委会,整合了青海祁连山省级自然保护区、仙米国家森林公园、祁连黑河源国家湿地公园3个自然保护地。

  范围之广、涉及部门之多、生态保护任务之重,都给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工作带来了挑战。

  在祁连山国家公园青海省管理局副局长韩强看来,国家公园体制试点从一开始就得到了高度重视,“祁连山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工作领导小组采取‘双组长’制,由省委省政府的主要领导挂帅。”

  在高位推动之下,试点工作得以围绕着体制机制改革、科研体系建设、基础能力建设以及管护队伍建设、监测管控体系建设等方面有序展开。

  “我们要将这里打造成生态保护高地、生态科研高地和生态文化高地,这就需要充分调动各方的积极性,形成国家公园精简、统一、高效的保护管理架构。”韩强介绍道。在4县市管理分局之下,9个管护中心和40个管护站点共同建立起一张精密的管理网络。

  “村两委+”机制是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在社会参与方面的积极探索。具体而言是以国家公园内的社区村两委为依托,以社区群众为主体,建立“村两委+”的联点村。一份共管协议书,让村两委和党员充分发挥引导带领作用,建立起宣传、自然教育、保护、发展的共建共管共享机制。

  加强科研监测,搭建管理平台

  德康所属的油葫芦管护站是40个管护站点中的一个。不下雨的时候德康会跟同事们一起,在早上8点进山,开启一天的巡护工作。他们不仅承担着野生动植物监测任务,还担负起生物多样性调查及社区共管等工作。

  “巡山时,经常能看到岩羊。”对于德康来说,在山里见到野生动物早已不是稀罕事。

  今年3月,祁连山国家公园青海省管理局完成了一只雪豹的救助放归工作,在雪豹GPS跟踪调查以及个体行为学研究等方面取得突破性进展,成为我国第一例救助放归与科研监测相结合的案例。不仅如此,红外相机还拍摄到5只雪豹、6只兔狲、6只荒漠猫同框的珍贵画面以及罕见豺种群的画面。

  这些宝贵资料,填补了许多国内研究的空白。而资料的获得,都与天空地一体化监测管控体系的建立有关。

  “在科研监测方面,我们建立了祁连山国家公园大数据管理平台,系统实施了生物多样性监测调查,内容包含巡护管理数据、野生动物监测数据、祁连山国家公园自然资源及社会经济调查数据等基础数据。”韩强介绍道,现有监测管控范围已达4000平方公里,今后两年还将再翻一番。此外,保护区还建立了两处生态监测站,同时与11家科研机构、14个专业团队建立了合作关系,实施各类监测调查项目32个。

  如今,科研基础设施设备正逐步配套完善。德康也有了个巡护新“帮手”——手机上的巡护终端App。“进山后,巡护终端会记录我们走过的线路,一路上看到的野生动物也能随时拍照,随时上传系统做好记录。”

  推进生态治理,修复生态功能

  在祁连山黑河流域山水林田湖草生态保护修复工程所在地,眼前的景象让人惊喜:远处曾经堆满石棉尾矿的河两岸,现已被生态修复林所覆盖,而近处流水缓缓流过梯田式小水坝,无声地诉说着这里的变迁。

  “我们在南部水源涵养区关停退出祁连山自然保护区青海片区所有探采矿项目的基础上,完成了458处矿山矿点的生态修复。在中部绿洲区,对黑河流域进行综合治理,治理河道13.9公里、水土流失面积134.5平方公里。”祁连县生态环境局局长杨文真介绍道。

  2017年,祁连山青海片区山水林田湖生态保护修复试点项目启动。祁连山国家公园青海省管理局积极做好生态保护工作,进一步推进矿权退出,并做好生态环境修复。

  祁连山国家公园青海片区共涉及矿业权78宗。韩强补充道:“截至目前,这78宗矿权已经全部停止作业,所有项目设施设备也都有序撤出。而省自然资源厅正在委托第三方机构开展矿业权地质环境调查工作,为下一步矿权分类处置提供数据支撑。”

  伴随着矿业权的全部注销和小水电的全部退出,以及生态修复的开展,祁连山国家公园得以展现出自然的面貌。“生态治理修复项目的有序实施、生态环境整治任务的基本完成以及生态移民搬迁取得的积极进展,重建了祁连山黑河流域被破坏的生态功能。”杨文真告诉记者,“这不仅改善了区域的水源涵养状况,也有效遏制了土地的退化进程。”

  如今,祁连山黑河流域环境质量在加快提升,生态保护工程也将助推祁连山生态环境质量持续向好。


本作品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联系电话:010-67175015
编辑:姚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