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文志频道

2021年09月15日作者:叱狼来源:中国环境报

  接群众信访举报:润天日化公司涉嫌废气无组织排放。当天下午,中队长白峻山和执法队员刘励,还有环境监测人员,前往现场调查核实。

  到了企业,他们查阅环评等资料,发现企业自去年5月投入生产运行以来,已经超过12个月,仍然没有组织环评验收,属于“未验先投”。陶姓女经理负责公司环境管理。向她询问,也得到了证实。

  对3条生产线检查,发现香水分装设备上,集气罩的罩面小了,对废气无法应收尽收,造成废气逃逸。

  他们在车间外一米,架设废气检测设备,采样,又到企业办公区制作执法笔录……

  (一)

  白峻山回到家里,已华灯初上。晚饭后,他洗了澡出来,妻子坐在客厅沙发上,皱着眉,有些不高兴,口气也不是那么柔和,“刚才给你洗衣服,那衣服上怎么会有香味儿?”

  白峻山苦笑笑,“下午,我们检查了一家日化企业,生产车载香水的。”

  “上个月,那次你回来,浑身臭烘烘的,像从猪圈里捞出来的。这次咋香喷喷的?你到底干嘛去啦……”妻子冷冷地瞥了瞥白峻山。

  虽说身正不怕影子斜,但误会要消除吧,白峻山正琢磨着,这时门铃响了,竟然是妻子的表姐。以往两家只有过年时才相互走动,表姐贸然登门,有什么事儿?

  把表姐迎进来,寒暄了三五句。表姐是个直性子,刚坐稳,就开门见山地问白峻山,“兄弟啊,你们是不是去润天公司执法检查啦?”

  白峻山纳闷地点点头。

  “哎呀,兄弟啊,这回,你可要帮帮忙。这个公司的郭老板,是我们家小叔子的丈叔,还有在什么检查笔录上签字的小陶,是我最要好的闺蜜家的女儿,还是我介绍她去这个公司上班的。下午,他俩急吼吼地找到我,说公司里有点儿香味,你们去执法了……”

  “停!停!”白峻山赶紧做出暂停的手势,“别急,你说清楚,这个公司是干嘛的!”

  “你们都查过了,还不知道?生产汽车香水的呀!”

  “说得对!生产香——水——!”白峻山开心地眯缝着眼,故意一顿一挫地拉长了音调。

  妻子立即反应过来,不过当着表姐的面,仍然一脸若无其事的样子,只是悄悄地瞪了白俊山一眼,又抿着嘴笑笑。

  “兄弟啊,我知道你们查废气,是该查查。以往,我们小区东面,有个企业,排出来的废气难闻得要命,闻多了会犯恶心。郭老板的公司是有点儿香味,但有啥不好啊,人家不是买了,还放在车里闻吗……香味儿又不是废气。”表姐这番话,听起来头头是道,妻子也连连点头。

  “姐,你说得有些道理,不过,你们可能不清楚,日化行业产生的废气味道有很多种类,甜味、苦味、酸味,还有香味,难闻的气味就是废气,好闻的,其实也是废气呀。”白峻山不紧不慢地说。

  “哟,照你这么说,人家把香水放到车里,就是花钱吸废气喽。”表姐不依不饶。

  白峻山听懂了表姐的话外之音,也明白了表姐此行的目的。“关键吸入量多少,微量,对人体并没有多少害处,主要为了增加愉悦感……”白峻山喝了一口茶,接着说,“这家公司,今天现场采样了,废气监测结果还没出来呢。”

  “啥时候出来?超标了要不要罚款呀?”表姐有点急。

  “说了您也别生气,罚与不罚,监测数据说话,超了自然要罚的。我们执法有记录仪,信息实时上传到省生态环境厅,还有部里执法局的。另外案情,我们局里还要经过案审、法审、集体讨论。查办分离,我不能干预,也没办法干预,这些环节没有任何余地。”白峻山语气坚定。

  稍作缓和,白峻山又说,“除了废气涉嫌无组织超标排放,这个公司没有环境影响评价验收,也违法了!”

  “哟哟,这可咋办?你可要帮着想想法子!”表姐更急了。

  “我倒是有个建议。”

  “说!快说!”表姐很干脆。

  “这次如果超标了,我们还要对企业废气进行复测,如果仍然超标,那要按日计罚,就是一天一天累加起来处罚,有多少天,就罚多少倍,罚款可能会是一个很大的数字哟……今天,既然你来了,我倒也愿意多花点儿功夫,帮扶指导企业尽快高标准完成整改,防止复测超标。”

  表姐听得很认真,“我理解,你们执法有规定要求,你提醒得对,如果你愿意指导企业整改,让他们少走弯路,也是好事儿……就是要辛苦你啦!”

  临出门前,表姐仍然惴惴不安地再三叮嘱白峻山:“那监测数据,啥时候才能出来?超不超标,别忘了告诉我呀!”

  (二)

  3天后,监测报告出来了:恶臭、二甲苯、氯甲烷等指标均达标,仅非甲烷总烃超标了。电话里,表姐听了,郁郁地嘟哝道:“我马上跟郭老板说,要赶紧整改,万一复测……”

  润天公司确实行动迅速,没几天,就组织专家自行验收、拟制了整改方案。白峻山和刘励主动登门指导,对废气管道、风速风量等不尽合理的地方,提出了优化建议。

  期间,交流中,个头敦实、雪染鬓发的郭老板反复打问案情进展。案件还没经局里的案审会研究,自然也给不出答案。不过白峻山还是向公司明确了两个违法行为:废气超标、未验先投。

  二十几天后,当《行政处罚事先(听证)告知书》送达企业,郭老板竟咧着嘴乐起来:废气虽说超标了,由于单一指标超标,而且超了8%,未到10%,符合上级文件“轻微违法行为不予行政处罚”的情形,免于处罚。

  不过,对于未验先投违法行为的处罚,公司被处罚23万元,同时竟然还要对陶经理个人处罚5.2万元,这让郭老板没有想到,可他转念一想,废气超标已经免罚了,也算够意思了。

  按理说,案件告一段落了。

  然而,星期六中午,妻子在公司加班,白峻山特意烧了两个菜送去。恰在这个时候,又接到表姐电话,说有紧要的事儿找白峻山商议。妻子说:“峻山现在在我们公司里,要不你来吧。”

  表姐来了,竟然还带着郭老板和陶经理。小会议室里,妻子热情地泡茶。落座后,白峻山发现,先前爱说爱笑的陶经理,像霜打的茄子,神情低落,面色萧索。

  表姐说:“兄弟啊,违法是郭老板公司的事儿,咋还罚小陶了?你看看,小姑娘大前天休假回来,看到罚单,一下子就傻眼了,连续几宿睡不着。”

  “理解理解,陶经理,未验先投,除了罚公司,还要对相关责任人实施处罚,这是法律规定的。前面调取你们公司内部分工,明确你负责安全环保部门……”白峻山解释。

  陶经理低着头,嘤嘤啜泣起来,“白队长,我很热爱环保的,去年参加过三次野外徒步捡拾垃圾活动。今年三月份,我看到有辆大货车冒黑烟,还拍了照片,举报投诉了,后来要给我举报奖,我都没去领。没想到啊,到头来,我竟在环保上挨了处罚,栽了跟头,将来我的个人诚信,可咋弄啊!”

  “是啊,说起小姑娘环保挨过罚,买房贷款、坐飞机……说不准都会影响哩。最重要的是,你让人家咋找对象呀?还有,将来有了小孩,如果影响到小孩读书啥的,那可麻烦大啦!”表姐这样一说,陶经理竟泪如雨下,哭得更厉害了。

  “阿姨,帮帮我吧,你说,影响了我的诚信,我可咋办啊!”陶经理带着哭腔央求着。她的音调不高,却饱含了一缕痛彻心扉的无奈与苦涩。妻子被这氛围感染了,竟也抹起了眼泪。

  白峻山挠挠头,一时间竟也不知道咋办,只是轻声说:“企业受到处罚,融资、参与招投标会受到影响,但个人不一样。对个人处罚,不纳入个人诚信,也不会影响其他方面……”但这样的解释,陶经理并不相信。

  (三)

  白峻山突然想到单位的法律顾问,让他来解释,也许更准确更权威。于是他立即拨通了高律师电话,讲明情况,寻求支援。

  手机开启了免提,“我以律师身份来说说这个问题。未验先投,对个人的处罚,是对相关人员履行生态环境保护主体责任不到位的惩戒,生态环境部门不会将处罚的具体情况对外公开,不会在全国信用网披露,不会对您的工作和生活以及您的家人带来影响,请放心……但是,如果您拒绝缴纳罚款,生态环境部门有权向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拒不执行的,将会成为‘老赖’,进而‘一处失信、处处受限’。”高律师说起话来不紧不慢,有理有据。陶经理听得明白,情绪也逐渐稳定下来。

  随后,陶经理又咨询了是否会写进个人档案等问题,高律师百问不厌,解疑释惑,陶经理脸上的焦愁才烟消云散了。

  电话挂了。郭老板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说:“好,没影响就好。不然,我心里真过意不去。这事,我有责任,当时,小陶提醒过我。但我觉得环保手续都有了,验收不验收无所谓,反正是公司自己组织验收,压根就没当回事儿。这样吧,这次,我吃个教训,你也吃个教训,对你个人的罚款,我掏五万,你掏两千,怎么样?”

  “这不合适吧?毕竟罚的是我个人呀。”陶经理低声犹豫着。

  “我觉得郭老板说得也合理,都长个教训。”表姐语气果断,大伙都露出了会心的笑容。

  随后,郭老板又聊起公司整改情况。白峻山听得明白,郭老板和陶经理想彻底整改,也在真心实意地整改。后来,白峻山想起“绿色伙伴”社团组织,他建议郭老板和陶经理也加入,对提高公司环境管理水平应该有好处。

  “这个组织是由多位企业老总发起的,他们热衷环保公益事业,不定期开展活动,相互传授环境管理经验,组织参观先进高效的治污模式和设施,研讨落实环保新法律新标准……”

  “我听说过,据说挺不错。只是不知道怎样加入,收费多少呢?”陶经理颇有兴趣地问。

  “没有门槛,自愿加入。他们开讲座、搞活动,都是用企业内部会场,从来不收费用的。”

  “好好,我也参加。”郭老板说。

  白峻山把社团组织联络方式给了陶经理,大伙又客套几句,握手告别。

  时光荏苒,转眼七八个月过去了。那天,白峻山、刘励正向执法局钱局长汇报工作。妻子给白峻山发来几张微信截图,是她和表姐的聊天记录。其中表姐的三段话,白峻山直接给钱局长和刘励读了一遍。

  “你替我向峻山说两声感谢。”

  “一个是,小陶说,参加那个啥组织,很有收获,学到了不少东西,对企业环境管理的确有用。”

  “还有一个,是喜事,在那个组织里,小陶认识了一个小伙子,交往了几个月,相互都很中意,要谈婚论嫁了……你们家峻山,也算个媒人呀!”

  钱局长听完,顿时忍俊不禁了:“有意思!俗话说,送人玫瑰,手留余香。不恰当地套用一下,你是‘送人罚单,手留余香’啊!”

  这时,刘励用胳膊肘捅了捅白峻山,挤挤小眼睛,又一脸正经地说:“白队,这么说,媒人我也算小半个吧?按照咱这儿风俗,新人要送媒人十八个猪蹄膀的,到时候,你可别吃独食哟!”

  刘励话音未落,钱局长和白峻山已冲着他哄笑起来。


本作品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联系电话:010-67175015
编辑:姚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