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文志频道
您当前的位置:中国环境网>艺文志>视觉>书画

文人心境 时代新象

——沈威峰花鸟画艺术短评

2019年09月05日作者:范迪安来源:美术报

  ■范迪安(中央美术学院院长、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

  中国花鸟画历史悠久,积淀丰厚,在表现题材、章法、风格流派、笔墨意趣等方面都形成了独具艺术特色和文化内涵的视觉图像,其中的水墨写意花鸟画更是作为花鸟画艺术的主流,彰显出鲜明的文化精神。处于新时代的写意花鸟画,如何继承与发扬传统并从中汲取补益,丰厚的传统资源又如何在新环境下绵延拓展,成为当下花鸟画家所面临的新挑战,亦成为中国画艺术在当下时期的新课题。花鸟画的发展一方面需要顺应传统学脉,精研经典形制格式,体悟古人笔墨,质沿古意,继承精粹,另一方面更需要当代画家有新的探究意识,尤其在艺术形式、艺术语言上要有所拓展和创新,进而达到文变今情、具古以化的境界。就此而言,沈威峰先生多年来坚持花鸟画的艺术探索,在传承与开拓两方面同时用力,形成了独特的笔墨语言,也抒写出个人的心迹情怀。人到盛年的他,到达了学养与画艺相融汇通、创作上锐意进取的重要时期。在他这本新的画集里,就汇集了他的代表作和近年的新作,令人看到他别具一格的艺术风格和开卷清气扑面的艺术气象。

  沈威峰出生于古城扬州,后来又生活、工作于苏州和南京,江南地区历代画派名家辈出,尤其是吴门画派、金陵画派、“扬州八怪”和近代海上画派等相继兴起,使这一带成为极具江南意气的人文荟萃之地。灵动舒朗的人文气息熏染造就了沈威峰的性情志趣,氤氲俊秀的地理环境为他营造了得天独厚的艺术创作条件,他承吴门之余续、亦将“扬州八怪”等流派不羁的笔墨个性和风格传统进行发扬。他从小耳濡目染,沉养于姑苏丰厚的文化氛围与传统灵气之中,这样的人文滋养与审美灌注致使他在花鸟画创作上具有一种先天的地域文化基因,这是一种暗含于心、发于造化的内在涵养,从而形成了他笔下华美清丽而又自然恬静的诗性意境。

  在花鸟画题材的选择上,可以很明显地感受到沈威峰的创作观念始终是个人情怀对于天地造化与自然万物的应和。他谙熟传统花鸟画的题材类别,作为研究传统的课题,他也娴熟于传统花鸟的造型表达,但他将花鸟画题材与造型的拓展作为自己更倾心的追求,由此除了表现传统题材外,更注重表现田间地头、园蔬果苗等充满自然气息与朴素生活的花鸟世界,将这种有生活气息的花鸟世界视为自己与自然交融的一种文化怀想。他笔下的花鸟并非寂野深山中的灵花圣草,造型塑像之际,传达的不是“闲抛闲置野藤中”的愤懑,更不是“千山鸟飞绝”的荒寒荣枯,而是反映了时代生活气象并且落入寻常百姓家的花鸟形象,充溢着生活空间与田园场景的气息。可以说,沈威峰的作品一方面秉承了传统上的梅兰竹菊四君子高逸雅士文人画内涵,但更多的是表达了一种浓郁的生活氛围,他描绘了诸多汀花野竹、水鸟渊鱼、瓜园蔬果、丛艳折枝,还将注意力停留在家园院落的四季花丛,以及回还往来的燕雀蜂蝶,这些都使他的花鸟画创作展现出时代的新象。

  荷塘是沈威峰特别下功夫表现的题材之一,也是他向往的精神空间。他临水赏荷,近察观荷,积累了大量荷塘荷花素材,更把握了荷塘清翠、荷花繁盛的整体气象,为此,他在传统表现的基础上取法西洋,在空间上以透视的方式进行布局,使得在画面前后远近的安排上形成了虚实相生的开放空间,使笔下的荷塘多呈现出妍丽浓缛的基调,以清润碧玉的莲叶衬托红若胭脂的荷花,加上浓重的墨叶与苇草交相呼应,形成了宽阔的视野,浓郁热烈的色调,精神饱满的荷花造型,将映日香远的荷花盛景表现得淋漓尽致。

  在风格语言上,沈威峰始终以清新雅丽的笔调描摹自然造化。江南婉丽秀润的环境熏染了他,在这样一种亲近自然的艺术生活中,不管山水、花鸟还是人物都有一种重视自然生机和田园意趣的风格特点。同样是花鸟画,在北方所呈现的是繁茂宏大的场景,抑或是予以某种象征意味和身份意识的作品,唯独在江南地区,画家在逸笔草草间散发出一种沁人心脾的亲和与洒脱,蔬果鱼虫、青藤古木皆入画纸,蕴含着万物无限的蓬勃生机与对于美好生活的赞扬。因此沈威峰的笔下少有北国大漠或原野萧疏,也没有过分象征的传统图式,而是与造化自然紧紧相扣的风神秀韵和盎然生机,如闻欢歌,如临其境。

  除此之外,沈威峰的作品迹简意淡而雅正清婉,充满了文人意气,在传统与现代性相交融中呈现出其个人特有的审美旨趣。他用笔果断、活泼、放松、朴拙,下笔之际讲究笔情墨趣,表现出既生动又流畅,既真实又舒展的自然万象,在墨分五色、绘事后素的传统意义上加以色彩的巧妙运用,将墨与色有机地融合于笔端,二者的平衡恰到好处,墨彩的浓淡间构建了画面空间的纵深,呈现出灵动的生命情态。另外,除了大尺幅的作品之外,他还多作蔬果两三或折枝花鸟,以近距离的镜头拉近与物象的距离,聚焦视点,造型活泼灵动,笔法率性恣意,草木蔬果间寄予对生活与笔墨的感悟沉思,于钩花点叶、泼彩点染中见生趣,在一花一鸟、水墨淋漓间臻于化境,在简意的经营布置上囊括天地的格局,从而达到强烈的个性表现。

  对于一位身处江南的花鸟画家,沈威峰将吴门的传统积淀转译为笔墨当随时代的新风意韵;将对于自然生活的体悟转为笔端淋漓的虫鱼百态、草木花荣;将文人画之精神底蕴与自身个性相契合,达到与天地万物互语的心灵状态。与其说他在刻画房前屋后、家园风土,不如说是在建构自我的内在境地,在这样一方灵秀的土地上滋养孕育出其独特的性情与天资,他也同时将这种能量转化为艺术创作的无限激情。

  此次沈威峰作品的集结成册,是对他个人艺术创作的审视和总结,亦是他日后对写意花鸟画创作探讨与思考的窗口,他在花鸟画的创作中进行更多的探索和耕耘,也有着更为长远的发展,赋予传统以新意,在新时代的大环境下形成自觉的笔墨表达,构建了宽广丰厚的写意花鸟画新格局。

  2016年9月

    

  风韵清珠

  137.5×70cm

  纸本

  2019年

  款识:风韵清珠。

  己亥之春。

  正缘威峰画。

  钤印:沈氏威峰(白)、已已生人(朱)、守真(朱)、过犹不及(朱)、化笔墨为烟云(白)

    

  咏蛙

  179.5×96cm

  纸本

  2019年

  款识:独坐池塘如虎踞,绿荫树下养精神。春来我不先开口,哪个虫儿敢作声。毛泽东主席诗句。沈威峰。

  钤印:沈威峰印(白)、崧父(朱)、永受嘉福(白)


编辑:姚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