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利信息化技术论坛将召开 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论坛举行 2017新能源交通国际论坛举办
企业频道
您当前的位置:中国环境网>企业

“十四五”重在生态修复协同治理

今年全面消除城市黑臭水体后,水环境离“可渔、可游、亲民”还有差距

2020年06月30日作者:邓玥来源:中国环境报

  中国环境报记者 邓玥 截至2019年底,全国2899个黑臭水体的消除比例达86.7%,其中重点城市消除比例为96.2%,到2020年底,我国将全面消除城市黑臭水体。

  城市黑臭水体全面消除后,我国水环境治理将呈现哪些新特征?针对新的社会需求,水务行业将发生怎样的变化?

  日前,在E20举办的第十八届水业战略论坛上,不少专家和企业家认为,2020年以后,我国水环境治理将标准更高、投入更大,同时,跨流域、跨区域的综合治水任务成为主要特征。围绕这些新特征,水务企业将在各自跑道上发挥专业优势,创新服务模式和合作模式,满足人民群众对美好水环境的需求。

  离“可渔、可游、亲民”还有差距 

    水治理还存在3万亿-5万亿元投资缺口 

  此前,清华大学环境学院教授、国家环境保护技术管理与评估工程技术中心主任王凯军在环境企业家见面会上就曾表示,“十三五”之后,水环境持续好转,进入“十四五”阶段,水环境治理将逐步走向“生态修复”。不过,他认为,“十四五”可能是生态修复的起步,“因为我们仍然面临很多传统的水污染问题。”

  这次论坛上,王凯军详述了黑臭水体治理方面依然存在的难点。比如,管网建设不足,一些污水没有进入污水处理厂,而是直接或间接排入河道,污水实际收集率不高。

  他特别指出,城市污水厂进水污染物浓度低,导致一些地方的污水处理率虚高。

  数据显示,2019年,我国污水处理能力达到2.1亿立方米/天,污水处理总量达到700亿立方米。但与之形成反差的是,在城市污水处理厂平均进水BOD(生化需氧量)浓度方面,仍有70%左右的城市年均值不足100 mg/L。

  据王凯军推算,目前,仅污水管网就有一万亿元的投资缺口,加上雨水管网一共超过两万亿元,如要彻底实现河道断面水质达标,仍需投入3万亿-5万亿元。

  另一方面,王凯军曾表示,现阶段我国还是在消除劣Ⅴ类或者保证Ⅴ类、Ⅳ类等水质标准,对标“清水绿岸、鱼翔浅底”的目标还有距离。要做到“可渔、可游、亲民”,“地方政府采取一些更高的标准、投入更大,这是完全可能的。”

  更多订单跨流域、跨区域、跨专业 

    环境治理由点及面,需要集成和新模式,需要新串联、新制度,还需要新技术、新产业 

  “未来,水务行业面对的不再是一个城市、一个污水处理厂的问题。”北京首创股份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杨斌在论坛上指出,长江大保护和黄河大保护的提出,将使全行业面临全流域统筹、协同大治理的新挑战。

  E20研究院院长傅涛也认为,“过去,水务行业从点上切入,以点及面,聚小成大,积少成多,如今已经形成独立的资本板块和市场力量。未来,水务企业很难在一个点上进行经营,越来越多的订单表现出跨流域、跨区域、跨专业的特征。”

  除了国家战略层面的部署,傅涛还认为未来城市化的模式在发生变化,越来越多的区域性城市开始兴起也是重要原因。“企业的甲方开始变化了,以前的甲方可能是城镇、市人民政府,未来可能是粤港澳大湾区、京津冀、长江经济带11省市给出的联合订单。”

  “从污水处理厂到一条河,环境治理由点及面。但点和点之间需要系统,需要集成和新模式,需要新串联、新制度,还需要新技术、新产业来进行配套。”他表示。

  以长江生态环保集团为例,由于长江大保护涉及9个国家部委和11个地方省市,所以长江生态环保集团要对接、统筹多方政府部门,打通各环节。

  长江生态环保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赵峰在论坛上表示,在过去近两年的治水过程中,发现7872公里的管网中缺陷达33万多个,也发现了条块分割,协同不足,区域、流域、干支流、左右岸、上下游等缺乏统筹等问题。他感慨,“长江大保护不能只做一个片段性、阶段性的工作,而要以中医的理论系统治理我们的母亲河。”

  赵峰透露,集团坚持厂网一体、厂网河湖岸一体的城镇污水处理和水环境综合治理方案,还将聚焦“厂网河湖岸一体”水生态系统综合治理。2018年,集团首先选取长江中游的4个中等城市开展先行先试,2019年起,拓展至上下游的12个合作市县,继而全面铺开。截至今年5月底,集团已累计落地投资708.5亿元,预计今年落地投资额将累计突破千亿元大关。

  服务模式应以人民满意为核心 

    央企、国企和民企发挥各自专业优势,形成共创共建局面 

  面对政府综合治水的需求,北控水务集团有限公司执行董事、执行总裁李力认为,目前,由于环保产业细分领域很多,分散度太高,集中度太低,政府综合治水的“环境公共服务和管理”一直存在着被“离散化”和“碎片化”困扰,环境施治责任只有“分包方”,没有“总包方”的难点。

  他认为,“解决这个问题,出路在头部企业与政府及企业之间的合作上。”

  水务环境服务领域目前有五支力量,分别为中央企业、地方国企、市场国企、民营企业、外资企业。李力表示,未来,一方面环保龙头要与政府供需一体化,成为命运共同体;另一方面,环保龙头与骨干企业开创合作新模式,成为发展共同体,“总而言之,应形成一个“共创共建”的局面。”

  赵峰也认为,“‘共抓大保护’的这个‘共’字对我们很重要,中央企业、国有企业、民营企业的分工不一样,履行的责任也有所不同,各方专业人士做专业的事情,我们发挥着组织协调、带动引领作用。我们进来不是跟大家抢利益、抢蛋糕的。希望大家不要把我们当做野蛮人对待。”

  目前,长江生态环保集团建立了“长江生态环保产业联盟”,已拥有92家成员单位,业务范围涵盖规划设计、投资运维、建设、金融等各方面。联盟各单位“术业有专攻”,发挥各自专业的力量。

  据统计,当前进入环保领域的大型央企数量已超过50家,接近央企总数的一半。各省级地方国企平台公司已达24家。此外,已有超20家民营环保企业引入国有资本。

  央企、国企和民企能否真正合作共赢,还有待观察。不过,在前者扎根生态环境的长远战略,通过投资、资源整合主导一些重大项目,后者更多聚焦专业性强的细分领域和硬核技术的新格局里,傅涛认为,无论所有制有何不同,未来,水务企业还是要符合市场方向,以人民的感知为出发点,营造更高质量、更高标准、更美好的场景。“水务行业的本质是服务业,伴随人民对美好环境需求的提高,水务行业应回归到服务上来。没有让人民感知到幸福感,就不是好的服务,我们的服务模式应以目标客户的感知为核心。”


编辑:赵晓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