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利信息化技术论坛将召开 2017新能源交通国际论坛举办
企业频道
您当前的位置:中国环境网>企业>曝光台

宁夏中宁县对超采毁山破坏生态竟“高度近视”

2021年12月30日作者:温笑寒来源:中国环境报

  中国环境报记者 温笑寒 生态脆弱是黄河流域的突出问题,黄河流域生态脆弱区分布广、类型多,恢复难度极大且过程缓慢。在生态脆弱区,如何正确处理生产生活和生态环境保护的关系,成为宁夏回族自治区建设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先行区的必答之题。

  第二轮第五批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通报典型案例中指出,宁夏回族自治区中卫市中宁县北部山区非法采矿问题突出,严重破坏生态环境。

  地处贺兰山余脉,越界开采仍存在

  “中宁县位于内蒙古高原和黄土高原的过渡带,北部山区位于黄河北岸,从山脉归属上属于贺兰山余脉。”记者在中宁县走访时,当地同志介绍道。

  这样的说法也得到了相关材料的印证。

  《贺兰山生态保护治理专项规划(2020-2025年)》中明确提到,规划范围包括宁夏境内贺兰山自然保护区、生态关联区和生态延伸区。而在生态延伸区的范围中,中宁县黄河北岸部分地区名列其中。

  2017年以来,在第一轮中央环境保护督察问题整改的契机下,一场生态保卫战在贺兰山正式打响。4年来,贺兰山生态保护区的生境通道逐渐形成,长效管护有序开展,生态环境得到显著改善。

  然而,在位于贺兰山余脉的中宁县,越界开采等行为仍然存在,中宁县14座持证在产矿山中,共有6座存在越界开采行为。

  督察组发现,平塘湖沟白土岗子石料厂矿业权面积仅16.65亩,矿业权范围以外越界开采范围已达207亩。铜铁沟陶瓷黏土矿矿业权面积仅为6.9亩,但目前这个矿实际开采面积超矿业权范围达182亩。

  除去明显的越界开采,矿山还采用违规增加开采深度的方式进行非法开采。铜铁沟陶瓷黏土矿违反开采许可证关于矿山开采深度为3米至10米的规定,将矿业权外面积为30多亩的山体整体推平,实际开采深度达35米左右。

  超采如此明目张胆,面对督察组的实地检查时,一些矿山的经营管理者却耍起了滑头,对于严重超采矢口否认:“矿山的确存在超采的情况,但只是超采几亩地吧,超采情况并不严重。”

  然而,这一切都瞒不过督察组的眼睛。“矿山的开采情况,天上的卫星看得一清二楚。”督察人员告诉记者,生态环境部卫星环境应用中心专家对督察工作给予大力支持,通过调阅卫星遥感历史影像比对确认,矿山的具体情况督察组已经比较清楚。

  此外,督察组还与矿区负责人现场勘测矿区开采范围和深度,最终确定了矿区超采面积的具体数字。

  开矿毁山,生态环境破坏严重

  中宁县北部山区年平均降雨量仅为200毫米左右,植被多为旱生灌丛带,以沙蒿、猫头刺等植物为代表,且植被覆盖率仅为15%,属于典型的干旱剥蚀、风蚀地貌,生态环境极为脆弱。

  与脆弱的生态环境相对应的,却是当地粗放的矿产开发利用方式。采矿活动对山区地貌、植被、岩土、水域等自然资源造成直接影响,本就脆弱的生态环境遭到严重破坏。

  非法开采情况比较突出,各矿区的景象令人瞠目结舌:

  在铜铁沟陶瓷黏土矿开采区域,矿区对山体进行“挖神仙土”式的垂直开采,完整山体被人为齐齐切下,形成宽约170米的巨大陡坡,犹如一道黄土丘上无法愈合的创口,原有的山体自然景观遭到严重破坏。

  在平塘湖沟白土岗子石料厂开采区域,被违规占用的570亩天然牧草地变了样子:坑洼不平的地面,肆意堆放的废石,扑面而来的扬尘,远处是湛蓝的天空,而近处却是一片狼藉的物料、废料与凌乱摆放的矿石加工设备,几乎没有任何植被。“摊大饼”式的违规占用生态脆弱的土地,对已风蚀严重、草地稀疏、极为脆弱的草原生态造成破坏。

  在中宁县马道梁北部历史遗留矿山,已注销的矿业权面积仅为2.8亩,但破坏山体面积达240余亩,现场一个又一个巨型矿坑,成堆的废渣绵延堆砌,原有的自然环境满目疮痍、千疮百孔。

  ……

  数据显示,截至督察组进驻时,中宁县北部山区仍有超过4000亩历史遗留矿山尚未完成生态修复。

  大量违规占用生态脆弱的土地堆放石料和装备,落实“边开采边治理”要求不力,编制的矿山开发利用方案普遍未落到实处,种种行为导致中宁县北部山区的生态环境遭到严重破坏。

  问题面前,当地政府竟“高度近视”

  地处贺兰山余脉重要的地理位置,拥有脆弱的生态环境,在大面积、长期的非法采矿行为与生态环境破坏问题前,中宁县却“高度近视”,长期监管不力、把关不严。

  中宁县铜铁沟陶瓷黏土矿、平塘湖沟白土岗子石料厂等矿山企业违反《矿产资源法》规定,非法越界开采矿山。然而在今年办理矿业权证延续手续时,上述企业依旧通过中宁县相关部门的审查批准,如期续权。


本作品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联系电话:010-67175015
编辑:赵晓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