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治频道
您当前的位置:中国环境网>法治

黑龙江检察院组织130人4个专班进驻四大煤城

检察机关督促企业和行政部门恢复生态

2019年02月28日作者:陈媛媛来源:中国环境报

  双鸭山集祥工贸有限公司的永兴煤矿,已将剩余煤矸石清理完毕,剩余渣土已进行覆盖处理,下一步由集贤县人民政府验收复垦。

  恒山区关闭矿井公示牌。

  ◆中国环境报记者陈媛媛

  在早春的松江平原上,沉睡了一冬的植物等待再次萌发。黑龙江省鸡西市宏旭丰煤矿的井口被一堵水泥墙封堵,被永久关闭。

  在长胜村村民的眼中,这座小煤矿的肆意开采,掏空了煤层,导致农田大面积塌陷;采矿废水直排,污染了周边耕地和沟渠;煤矸石随意堆放产生扬尘,对这里的生产和生活造成了严重影响。

  2018年,黑龙江省人民检察院针对小煤矿开展公益保护法律监督工作,组成4个专班,异地用警,进行“全覆盖”调查,助力煤炭行业淘汰落后产能专项整治。

  践行“公共利益代表”职责使命

  黑河市人民检察院的刑事执行检察局员额检察官邹文举没有想到,2018年,他会与小煤矿有如此多的交集。

  鸡西、七台河、双鸭山、鹤岗是黑龙江省四大煤城,年产量15万吨以下的小煤矿有387个,占全省煤矿数量的60%,产量却只占全省煤炭产量的10%左右。

  2018年以来,黑龙江省发生了几起煤矿事故。省委省政府强调,“坚决淘汰带血的GDP”,要以壮士断腕的勇气和决心淘汰落后产能,加强安全监管,惩治违规违法行为。黑龙江将煤炭行业淘汰落后产能化解过剩产能专项整治列为重点工作,淘汰关停年生产能力在15万吨以下的小煤矿。

  小煤矿多处于深山、农村、田间等偏僻偏远、人迹罕至的地方,各方利益交织,盘根错节,多年未能彻底解决。

  “我们到的第一个小煤矿,矿车锈迹斑斑,井口被铁丝网堵住,厂区的地面上还留着新鲜的车辙印,一旁堆放着十几米高的灰白色煤矸石,就像小山一样。煤矸石堆的边缘,露出了大量被埋藏半截的树木。”参与七台河调查的哈尔滨市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孙长国回忆道。

  同一年,各地检察机关积极围绕关于落实中央打好“三大攻坚战”一系列重大国家战略,发挥检察职能,加大检察公益诉讼力度,服务发展大局。

  “以维护公共安全、生态安全为切入点,以公益保护为着力点,切实打好‘监管失职问责+犯罪行为打击+公益损害恢复’三位一体组合拳,着力打造‘龙江公益检察模式’。” 黑龙江省人民检察院党组书记、检察长高继明说。

  鸡西市恒山区长胜村党支部书记纪松涛激动地说,“宏旭丰煤矿施工造成农田大面积塌陷问题,多次向有关部门反映,但一直无人问津,检察机关是第一个主动来调查煤矿问题的。”

  130人4个专班90天实地调查

  对外借助外脑之力,省检察院邀请了煤炭行业专家对专班干警进行集中培训。聘请的10名煤炭行业专业人员,异地交叉充实进各专班,全程提供专业咨询和保障。调查活动还依托科技支撑,每个专班都配备了无人机、GPS定位器、激光测距仪、无线图传执法记录仪等装备进行调查,着力把调查发现的情况转化为监督成果,把调查发现的依据转化为证据,把调查发现的问题转化为线索,把调查发现的线索转化为案件。

  小煤矿对公共安全和生态环境的危害是什么?违法违规集中表现在哪里?监管部门要负哪些责任……尽管在入驻之前,检察官们都了然于胸,但是入驻后,工作难度和强度仍然超出了他们的想象。

  很多小煤矿地势偏远,导航软件很难搜索到。“不深入煤矿,就不能掌握实际情况。”孙长国与国土部门沟通后,国土部门主动提出开展实地测量。七台河专班立即抓住机会,借助测量之机分赴各小煤矿进行实地调查。

  七台河市宝泰隆矿业公司总经理刘树江,有3处应淘汰关停的小煤矿。本来还在观望的他一上来就领教了专班检察官的专业和敬业。“他们要来管道图,一处一处查找,我跟他们说,马葫芦(下水井)20多年没有打开了,他们非要让我打开检查,了解煤矿废水排到哪里了。”

  为查清小煤矿实际情况,各专班从煤矿企业电力消耗、铁路运输、银行账目、纳税登记、火工品供应等客观性证据入手,共审核有关文书资料25000多份,并以大数据思维进行分析比对,查明问题,夯实证据。

  鸡西专班主动联系科研机构拍摄卫星图片,对比林业部门提供的小煤矿占用林地数据,结合现场勘查和专家意见,一举调查清楚鸡西所有小煤矿非法占用林地的所有事实。

  按照“一矿一卷、一部门一卷、一案一卷”的调查设计,此次调查活动形成煤矿卷宗652册。在小煤矿关闭整治公益保护调查问题线索移送专题会上,卷宗垒满了整整一堵墙。其中,违法违规问题卷宗157册,涉嫌犯罪问题卷宗19册,公益诉讼案件6件。

  至此,一批之前没有被重视、多年难以解决的问题浮出水面。其中环保方面主要涉及:行政部门未依法履行环评监管职责;未对小煤矿煤矸石防尘治理和建设拦矸坝提出要求;未依法履行监管职责,生产废水不采取沉降和加装污水处理设施,直接排放的行为,致使矿区环境和地表水受到污染。

  2018年6月,大庆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检察院检委会专职委员张金江走进省检察院,参加集中培训。与以往不同的是,培训主讲人是煤炭行业专家。会后,张金江才知道,自己将作为专班组长,参与地方小煤矿关闭整治公益保护法律监督调查工作。

  “2018年7月11日,省检察院抽调哈尔滨、大庆、黑河、哈铁检察机关业务骨干共130人,组成4个工作专班,异地用警,同时进驻四煤城,进行‘全覆盖’调查。”黑龙江省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张坤明介绍。

  一批多年未能解决的问题得以解决

  检察机关以不达目的决不罢休、不捣黄龙决不收兵的气势和韧性,让小煤矿主、行政执法机关纷纷放弃幻想和侥幸,主动配合工作。

  不少单位在调查、沟通过程中就已经积极整改到位。逐步认识到关闭小煤矿是大势所趋之后,刘树江第一个主动提出关闭自己的小煤矿。

  “春节前夕,鸡东县宝泉无烟煤炭有限公司负责人对下属的宝运、宝发、宝兴煤矿侵占林地案件,跟我们多次打电话沟通,并制定了造林计划,准备在开春后积极恢复植被。”参加鸡西调查的黑河市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魏庆林介绍说。

  记者在双鸭山集祥工贸有限公司永兴煤矿看到,该企业已将剩余煤矸石清理完毕,剩余渣土已进行覆盖处理,下一步由集贤县人民政府验收复垦。

  针对土地资源、林业资源、生态环境、污水排放、大气污染等监管领域的相关行政机关违法行使职权或者不作为问题,2018年12月21日,检察机关对致使社会公共利益遭受侵害的6件典型案件,在同一时间、同一程序公开宣告检察建议,督促行政机关依法履职。

  被建议单位代表在宣告活动上做了表态发言,对这种面对面宣告检察建议的方式都诚恳接受,并表示要在两个月的时间内整改完毕。36名省市县(区)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人民监督员参加并见证了整个宣告过程。

  “检察建议让我们看到了之前看不到的地方,推动了监管部门尽职履责。”双鸭山市生态环境局副局长马云说,由于基层环保部门执法监管力量不足,将很多精力放在对重污染行业的监管上。环保局更名为生态环境局后,调整了相应职责分配,今后将提升污染监管水平,对有问题的煤矿加大生态治理力度。

  “行政机关是维护公益的第一道防线,监管部门如果乱作为,造成公共利益损害,检察机关作为法律监督机关,可以运用法律监督手段,推动行政监管机关履职尽责,检察机关是公益保护的最后一道防线。”最高人民检察院第八检察厅专职书记时磊总结道。


编辑:霍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