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环境网系列活动|环境共... 江西
法治频道
您当前的位置:中国环境网>法治>新闻

共抓大保护 司法有力量

——“司法护航美丽长江”集中调研宣传活动印象

2020年09月29日作者:王玮来源:中国环境报

  ◆中国环境报记者王玮

  “让长江留住绿水青山,让民族记住乡愁诗意”。9月25日,最高人民法院在江苏省南京市新济洲国家湿地公园召开新闻发布会,发布《长江流域生态环境司法保护状况》(以下简称白皮书)。这是中国法院首部关于流域司法保护的白皮书。

  伴随着这场新闻发布会的召开,由最高人民法院组织的“司法护航美丽长江”集中调研宣传活动圆满结束。一周来,调研组一行从长江上游重庆启程,沿江到湖北、江西,再到长江下游江苏。一路走来,长江壮美的身姿,两岸勤劳的人民,人民法院护航长江流域生态环境的不懈努力,无不令人印象深刻。

  努力构建“三河五湖”水域司法保护体系

  2016年1月,习近平总书记在重庆召开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提出了“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的重要指示,为水域生态环境司法保护指明了方向。

  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陶凯元在新闻发布会上介绍说,五年来,最高法深入贯彻落实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着力构建“三河五湖”水域司法保护体系,形成以长江、黄河、大运河两横一纵三大流域司法保护为脉络,太湖、鄱阳湖、洞庭湖、巢湖、洪泽湖五大淡水湖生态保护为发力点,上下游、左右岸、干支流区域司法协作为支撑,辐射沿岸,延伸周边的司法保护体系。

  在这个司法保护体系中,长江无疑是重中之重。为加强顶层设计,2016年以来,最高法先后出台过3份关于长江的司法服务保障意见。明确了遵循自然规律、坚持保护优先、促进绿色发展、注重区域协调的最新司法理念。坚持围绕精准对接长江经济带高质量发展、长江三角洲区域一体化发展等重大国家战略,积极提供环境司法服务保障。

  9月21日,“司法护航美丽长江”集中调研宣传活动在重庆启动。启动仪式上,重庆市、四川省、贵州省、云南省高院联合签署环境资源审判协作框架协议,明确四省市将破除区域限制、克服地方保护,协调处置重大事项,形成协同共治的环境司法保护新格局。

  早在2018年9月,在最高法指导下,长江经济带11个省市与青海省高院就签订了《环境资源审判协作框架协议》。这之后,沿江法院围绕上中下游不同特点分别签订司法协作协议。到今天,长江全流域及重点区域的司法协作模式已经初步形成。

  另据白皮书显示,截至2020年6月,长江流域各级人民法院已设立环境资源审判庭483个、合议庭(团队)468个,人民法庭(巡回法庭)252个,实现了对流域重点区域的全覆盖。长江流域19家高院中,有17家实行环境资源刑事、民事、行政案件“二合一”或“三合一”归口审理模式。

  此外,人民法院在完善协调联动机制和多元纠纷解决机制方面,也做了一些尝试。

  2016年12月,最高法与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领导小组办公室签署《关于建立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司法合作协同机制的合作框架协议》;2019年5月,湖北省高院与水利部长江水利委员、交通运输部长江航务管理局、长江航运公安局等单位联合出台意见,加强行政执法与司法审判协调联动,共同维护流域生态安全。

  努力依法公正审理每一起环境资源案件

  9月22日,在湖北省武汉市江汉区人民法院,调研组一行旁听了一起非法捕捞水产品案的公开庭审。这起案件发生在湖北长江新螺段白鳍豚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内,是截至目前长江航运公安局武汉分局破获的非法捕捞数量(1.2万余千克)最大的一起案件。

  白皮书显示,2016年1月以来,长江流域各级人民法院贯彻落实最严格制度最严密法治要求,正确把握流域以水为核心的生态特征,遵循流域的自然统一性和要素复合性,依法审理各类环境资源刑事案件80356件,民事案件287119件,行政案件122215件,公益诉讼案件4944件以及生态环境损害赔偿诉讼案件 91件。

  典型案例是法治文明的一面镜子。为依法推进长江流域重点水域禁捕相关工作,保护长江流域水生态安全,与白皮书一同发布的还有10个典型案例。其中刑事案件两件、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案件6件,以及在刑事公诉之外另行提起的环境民事公益诉讼和生态环境损害赔偿诉讼案件各1件。

  最高人民法院环境资源审判庭庭长王旭光在发布会上介绍说,这10个典型案例在责任承担上,均涉及对非法捕捞行为人的刑事责任追究;所涉水域涵盖了长江上中下游全流域,包括鄱阳湖、洞庭湖、赤水河,以及长江口中华鲟湿地自然保护区、长江上游珍稀特有鱼类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国家级水产种质资源保护区等重点水域。保护对象除中华鲟、胭脂鱼等珍贵、濒危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外,还包括螺蛳、白鱼、鲫鱼等常见长江水生生物品种,以及相关水生野生动物栖息地。

  为什么这次发布的10个典型案例都是禁捕方面的?对此,王旭光解释,长江流域生态保护,尤其是十年禁捕,是中央决策部署的战略性工作。长江水生生物作为长江生态系统的主体,对于维系物质循环、净化水域生态环境十分关键。依法审理好相关案件,推进长江流域水生态保护工作,人民法院责无旁贷。

  “这其中要特别注意依法保护退捕渔民合法权益”。王旭光特别强调,长江水生态保护需要将禁捕和退捕工作同步推进,特别是2021年1月1日起,国家在长江流域实行为期10年的常年禁捕政策后,以长江渔业为生的渔民面临转变谋生方式所带来的一系列问题,人民法院需要牢固树立以人民为中心的司法理念,依法妥善审理涉及退捕安置补偿所引发的民事、行政案件,保障退捕渔民合法权益。

  努力实现惩治犯罪与修复生态相统一

  2016年11月30日,媒体报道中化涪陵化工超标排污造成环境污染隐患问题,画面中超标排放的磷石膏废弃物堆积成巨大渣场,渣场产生的渗滤液不断外流,而渣场不远处就是长江。画面触目惊心,引发社会广泛关注。

  2017年12月,重庆三中院促成原被告双方达成调解协议,被告按规定进行技改减少排放,开展复绿及环境整治,建渣场渗滤液处理设施,赔偿相关费用803700.80元。

  时隔近4年,站在中化涪陵化工生态环境修复基地现场,调研组一行看到整个堆场绿草茵茵,格桑花、波斯菊争相绽放,一派生机盎然的景象。

  负责现场解说的重庆市三中院环资审判庭庭长陶米玲告诉大家,当年虽然案件调解结案了,但修复问题却不能完全依靠“一份调解书”,重庆三中院坚持问题导向,在司法实践中探索建立生态环境修复案件执行督促机制,最终这起耗时长达两年,耗资上亿元的案件执行取得很好效果。

  根据这起案件成功经验,重庆市三中院进一步总结提炼,于2020年5月印发《生态环境修复案件执行督促机制实施办法(试行)》,明确了适用范围、启动方式、执行督促等内容,为实现机制常态化、制度化奠定了基础。

  王旭光说,特别是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召开以来,人民法院坚决贯彻“把修复长江生态环境摆在压倒性位置”,注重落实生态环境修复。沿江各级法院坚持修复性环境司法理念,立足长江流域不同区域环境要素的修复要求,积极探索适用增殖放流、劳务代偿、替代履行等生态修复方式,将生态环境修复义务履行情况作为量刑情节,对积极主动修复生态环境的被告人依法从轻处罚或者宣告缓刑。

  “保护优先,修复为主”。沙岭山生态环境司法保护基地的设立,则体现了司法“保护优先”的理念。

  在鄱阳湖北部的滨湖地带,分布着一些主要由松散沙粒组成的沙丘,一些学者称之为“沙山”,这便是沙岭山的由来。丰富优质的矿砂资源也引来不少违法分子觊觎。

  据江西省庐山市人民法院党组书记、院长田中松介绍,去年6月19日,在审理完第一起沙岭山非法采矿案后,考虑到沙岭山的生态环境还未遭到严重破坏,为更好保护这里的生态环境,他们决定在沙岭山设立生态环境司法保护基地。

  9月23日,在考察完鄱阳湖生态环境状况后,调研组一行来到这个基地。调研组里的一位全国人大代表,也是最高法特约监督员,随手捧起地上一把细黄砂说,“这不就是金山银山嘛。”大家都会心一笑。

  正如陶凯元在新闻发布会上总结所说:人民保护长江,长江造福人民。

 

本作品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联系电话:010-67175015
编辑:霍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