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境共治优秀企业品牌展示活动
您当前的位置:中国环境网>新坐标>生活>品味

今年秋冬季治气攻坚已经开场,一些变与不变正在悄然发生

你的城市进步了吗?

2019年12月06日作者:王珊来源:中国环境报第5版

  编者按

  京津冀及周边地区、长三角地区、汾渭平原2019-2020年秋冬季大气污染综合治理攻坚行动方案最近相继出台。回顾这三大秋冬季攻坚方案,文中披露的一组数据值得注意:

  2018-2019年秋冬季,京津冀及周边地区PM2.5平均浓度同比上升6.5%,重污染天数同比增加36.8%。长三角地区10个城市未完成PM2.5浓度下降目标,其中,5个城市同比不降反升,PM2.5浓度“北高南低”的空间分布特征依然明显。汾渭平原重污染天数同比增加42.9%,4个城市PM2.5平均浓度同比上升。

  今年秋冬季的攻坚号角已然吹响,哪些城市的大气排名在发生变化?背后又有哪些因素?请看报道。

  11月刚刚过去,北京的一场初雪如期降下,一扫前不久区域性重污染的阴霾,让人心情雀跃。

  生态环境部通报显示,三大重点区域10月PM2.5平均浓度同比下降7%,总计80个城市中,有47个城市PM2.5平均浓度降幅满足目标要求,达标率超过一半,秋冬季攻坚行动初见成效。

  哪些城市在进步?哪些城市在反弹?

  攻坚初见成效,但北京初雪前夜,中国环境监测总站联合中央气象台等单位的一场预报会商,也让三大区域对接下来的工作有了更清醒的认识。预报显示,12月中上旬,京津冀及周边区域可能会出现中至重度污染,秋冬季气象条件偏差的厄尔尼诺效应正在显现。

  结合上年秋冬季数据,在同样气象条件不佳的情况下,京津冀及周边地区20城均交了一份不合格成绩单。记者梳理生态环境部通报重点区域环境空气质量目标完成情况发现,2018-2019年秋冬季,仅北京、沧州、济宁3市完成了PM2.5平均浓度和重污染天气双降的目标,同比升幅最大的3个城市依次为濮阳、开封和廊坊。长三角31城完成PM2.5平均浓度下降目标, PM2.5平均浓度不降反升的5个城市分别为盐城、阜阳、南通、连云港以及六安。汾渭平原11城无一完成重污染天数下降目标,洛阳、三门峡、晋中和宝鸡4个城市PM2.5平均浓度不降反升。

  今年秋冬季攻坚甫一开场,一些变与不变正在各地悄然发生。曾经不降反升的洛阳,其10月PM2.5浓度依旧在汾渭平原同比上升幅度最大,三门峡却已位列同比降幅排名前3的名单中。曾经在长三角地区降幅最大的金华,成为10月同比反弹幅度最大的3个城市之一。而一度和北京、沧州作为京津冀地区仅完成“双降”目标的济宁,也成为10月PM2.5浓度不降反升的城市之一,濮阳则与三门峡一样,降幅显著。

  气象不利?散煤复烧? 根子在于“弦”没上紧

  京津冀地区20城PM2.5平均浓度不降反升的背后,部分地区散煤复烧、“散乱污”企业反弹、车用油品不合格、重污染天气应对不力等问题仍然突出,作为痛点写进了最新的攻坚方案。

  散煤缘何“死灰复燃”?部分地方不作为慢作为、承诺不兑现成为隐忧。国务院近日发布通报,点出相关地区采暖补贴迟迟不发放,取暖成本居高不下;供暖公司无证经营且多年违规收取“报停费”等问题。这些在群众供暖过程中的主体责任缺失与弄虚作假,都为散煤复烧埋下了导火索,也让秋冬季大气治理中“在保证温暖过冬的前提下,集中资源大力推进散煤治理”的要求没有落到实处。

  重污染天气应对不力又有何因素?去年秋冬季以及今年10月都“榜上有名”的洛阳,在6月和8月分别被生态环境部和河南省政府约谈,约谈指出洛阳“对蓝天保卫战缺乏持续攻坚的韧劲,抓落实前紧后松,导致重点任务推进滞后,重污染天气应对不力”,思想上“放松”、工作上“放任”是洛阳频频“上榜”的原因。此外,洛阳控煤工作流于形式,2018年煤炭实际消费总量超过控制目标约180万吨。

  成绩不理想且同样被约谈的濮阳,也曾因相关工作缺乏有效组织和协调,部门间互相推诿扯皮等问题导致污染防治攻坚战一些重要制度措施没有有效落实。鉴于此,濮阳市今年专门制定《濮阳市2019-2020年秋冬季大气污染综合治理攻坚行动方案》,厘清各项工作牵头负责单位与参与单位,对化工园区整治的工作,列出清单台账,准确标识,明确与淘汰产能对应的设备。知耻而后勇,顶层规划有了,责任厘清了,意识跟上了,濮阳也打出了一场PM2.5同比下降31%的翻身仗。

  各地在攻坚过程中应将“实”字挂心头

  对秋冬季大气攻坚而言,京津冀及周边地区任务紧迫,汾渭平原形势则更为严峻。“产业结构偏重,工业排放量大,燃煤污染特征明显,生活和冬季取暖散煤污染影响突出。”生态环境部环境规划院大气环境规划部主任雷宇说,再加上受太行山、吕梁山地形阻隔影响,意味着汾渭平原必须要以更大的力度、更实的措施抵消不利气象条件的负面影响,如减少煤炭分散使用、推进重点行业治污改造、加强企业达标排放监管等。

  “先天条件”不足,并不意味着“后天努力”徒劳无功。三门峡就是一个例子,被列入汾渭平原重点管控区域的三门峡,为解决制度层面问题,加大依法治气力度,出台《三门峡市大气污染防治条例》。同时,市领导亲自带队深入一线夜查散煤治理、重污染天气应急管控措施落实情况等,以遏制PM2.5浓度上升的势头。10月,三门峡的PM2.5浓度下降明显,在汾渭平原各城市中同比降幅排名进入前3。这恰恰说明,一分耕耘一分收获,先天不足,后天就要更加努力。

  长三角地区在降幅空间不大的情况下,存在PM2.5浓度“北高南低”空间分布特征,这与其重污染天气“北高南低” 的特征重合。这种特征的形成,与苏北、皖北的排放浓度明显高于区域平均水平的原因有关,也有污染物输送路径的影响。“作为全国工业密度最高的地区之一,长三角拥有着密集的交通网络,聚集着大量的工业园区及高燃煤企业,钢铁、水泥、建材等非电行业燃煤污染是当前的治理重点所在。”中国煤炭项目研究核心组成员杨富强表示。

  “大气环境质量改善既有‘人努力’的因素,也受自然条件影响。每一年的气象条件都在变化,出现波动在所难免,各地应切实落实好秋冬季攻坚方案,有效应对重污染天气。”国家大气污染防治攻关联合中心副主任柴发合认为,大气指标不会一成不变,付出努力就会收获回报,松了松弦空气质量就会反弹,攻坚过程中各地还是应将如何把各项措施做“实” 挂在心头。


编辑:lianwe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