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全球摄影网“森特•安... 中国环境网系列活动|生态文... 中国环境网系列活动|环境共...
要闻频道
您当前的位置:中国环境网>要闻

危难时刻 他们挺身而出

2019年04月01日作者:童克难来源:中国环境报

  编者按

  江苏响水“3·21”特别重大爆炸事故发生后,除了生态环保铁军奋战在一线,还有众多专家夜以继日提供技术支持,一批企业尽己所能全力配合事故处置工作。记者今天讲述的,就是其中的一些人、一些事。

  “特殊时期更要为政府分忧”

  中国环境报记者童克难 通讯员韩冬良

  响水“3·21”特别重大爆炸事故发生后,生态环境系统的工作人员第一时间赶赴现场进行应急处置。面对复杂艰巨的任务,他们沉着应对、科学施策,应急处置工作有序开展。

  在这个过程中,除了生态环保铁军的努力付出,还有一批有担当、肯奉献的企业,他们尽己所能,全力以赴地配合着事故处置工作。

  “能用的尽管用,尽量用”

  “感谢你们,危急时刻不计得失为应急处置工作提供支持。”在响水县裕廊化工污水处理厂,生态环境部副部长翟青对企业负责人陶晓东说。

  虽然因检修和升级,设备已经停运了一年时间,但这个距离爆炸核心区约三公里的企业却成了此次环境应急处置过程中的一个重要“战场”。按照方案,封堵在核心区爆炸产生的废水以及受污染最重的新丰河的废水,将通过管线抽送到这里进行暂存。

  “爆炸发生后,24日集团公司在宜兴开会强调安全生产问题。我是在会上接到工作组的通知要借用我们的池容。”3月25日晚,陶晓东第一次与工作组专家见面,他当即表态:“能用的尽管用,尽量用。”

  在爆炸中,企业包括照明设施在内的很多基础设施已经损毁,水电也已经中断。企业一边向场区增派技术人员对设备进行抢修,一边购买发电机现场发电用于工作。

  截至目前,场区已经暂存大坑内强酸废水1.7万立方米,其应急池作为处理新丰河污水的缓冲池,也开始接纳废水。

  “我们都是亲密的战友”

  “之前与裕廊虽然有联系,但并不多。这次应急处置,我们和裕廊包括工作组成了真正的‘战友’。” 与裕廊化工有限公司污水处理厂一墙之隔的,是北控水务陈家港水处理有限公司。

  北控水务集团东部区苏皖业务区分管运行的副总邱宜新介绍,接到应急处置任务后,公司第一时间从盐城市等周边调配了技术骨干人员,进行恢复生产,为废水处理做足准备。

  在此次事故中,公司有3名工作人员受伤,两人不幸遇难。“悲痛过后,最主要的是帮助政府做好后面的工作。”邱宜新说。

  此前,裕廊化工污水处理厂与陈家港污水处理厂已经完成了管线的连通。按照专家组的建议,陈家港污水处理厂改进了工艺流程。3月29日晚,暂存在裕廊化工污水处理厂的新丰河污水已经开始向陈家港污水处理厂输送,待处理达标后外排。

  “企业虽然受损,但特殊时期更要为政府分忧”

  和陈家港污水处理厂一样,联化科技(盐城)有限公司在此次事故中也有损失,公司分管环保和安全的副总陶国利本人也头部受伤。

  “企业虽然受损,但特殊时期更要为政府分忧。”3月25日,陶国利在厂区陪同工作组查看应急储存条件时当即表示,监测出的特征污染物因子企业有处理的经验和能力,会第一时间恢复生产,全力以赴做好配合处置工作。

  “虽然方案调整后,我们成了备选企业,但也随时做好了应急处置的准备。”在之后的采访中,陶国利表示。

  陶国利所说的方案调整之一,就是工作组在3月28日决定,将原本不承担应急处置工作的江苏之江化工有限公司(二期)的应急池和雨水池作为核心区爆炸大坑废水的另一个暂存点。

  因为一直在停产检修状态,加之爆炸影响,厂区内之前只有3人值班。“接到任务,我们马上调配了6个人过来,买了发电机把雨水池中的水抽干,给污水腾出池容。”公司负责人孙苗兴介绍,3月29日一早,公司厂区内所有雨水都已排干,并顺利开始接收核心区爆炸大坑的污水。

  “没有困难,有困难我们自己克服,尽量不给你们添麻烦。”在现场,孙苗兴对工作组说。

  “昨天是睡得最早的一天”

  中国环境报记者童克难

  3月29日晚11点40分,清华苏州环境创新研究院环境风险与应急中心主任林朋飞躺在床上习惯性地看了一下时间,又把闹钟往后调了半个小时。

  “昨天是这周睡得最早的一天。”3月30日一早,林朋飞的精神明显比前几天好了很多。响水“3·21”特别重大爆炸事故发生后,他和同事作为专家组成员赶到响水县的时候,是3月23日的深夜两点半。

  3月24日凌晨,他的同事带来了清华在国家水专项支持下自主研发的一套粉末活性炭投加装置,作为必要时投加粉末活性炭进行污染水体吸附预处理“神器”,每天可以满足两万吨以上受污染水体的预处理需求。

  一周以来,他和同事几乎每天都是凌晨才能回到宾馆。

  “啃下了一个硬骨头,这也是对应急处置方案以及整个团队的肯定。”林朋飞说。

  时间回到3月29日晚十点,林朋飞和负责现场处理的几个专家在陈家港水处理有限公司漆黑的夜色中拍下了一张具有纪念意义的照片。

  这张照片背景有一个亮灯的红色按钮,它的亮起标志着新丰河的水开始抽往陈家港污水处理厂进行处理。

  新丰河是本次事故受污染相对较重的一条河,联通的三排河、新农支渠直接连接事故爆发地,这条河也是环境应急工作组最为关注的一条河。

  为形成科学妥善的受污染河水处理方案,来自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生态环境部华南环境科学研究所以及南京环境科学研究所和清华苏州环境创新研究院、北控水务的专家组成联合攻关小组,联合进行了受污染河水处理的技术方案论证。

  林朋飞毕业于清华大学,师从知名专家张晓健教授。跟随导师,他经历了全国大大小小几十起环境应急事件,建立起了一套科学的处置技术和方法,积累了丰富的事故处置经验。

  充当一线攻手的同时,林朋飞还充当了后援团的“二传手”。

  “由于此次事故污染物成分复杂,处理难度高,所以我们第一时间建立了微信讨论群,不仅将张晓健教授邀请进来,还邀请了污水处理领域国际知名专家、清华大学的黄霞教授进行讨论。”林朋飞说,遇到难事不是一个人在战斗,这也是清华的传统,不论多晚两位清华教授都在第一时间和他进行技术交流。

  3月30日,响水是个大晴天。匆匆聊了几句,林朋飞和专家组成员一大早又奔赴现场,新丰河水进入污水处理厂后,他们要监测每个环节的指标,确保稳定运行。

  “还不能松懈,达标排放是下一项重要的工作任务,后面还有更难的爆炸坑废水需要处理。”林朋飞说。


编辑:宋阳